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8的文章

永慶後時代

王永慶過世的消息在寢室裡傳開來時,我的腦中突然整個愣住不敢相信。因為在我的印象當中,對於王永慶的印象並非大家認識的那位以節儉而出名的商人,而是一個老當益壯值得效法的長輩。記得那是國小老師對我們說的,他以王永慶為例來告訴我們做人最重要的就是一份替人設想多一點的心,也是說明要活就要動的模範人物。你有看過哪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家多半出席公開場合穿著的都是運動服嗎? 我所受到的衝擊,是因為那位老人家曾是我對時間劃分的認識。每個人對於歷史的劃分方式都不同,有些人是以重大事件或是某個紀念日來當作界線,而我是以人來當作一個時代的結束。就像是在電視當中看到熟悉的老演員辭世的消息,這時你會想到過去在電視前看到他大展才藝的種種畫面,他的離去等於向你宣佈那些回憶都將無法再度出現,在你的過往記憶當中劃下個分界點。我所感覺到的就像是這個樣子,那個老人曾代表我的小學記憶,如今我的回憶當中將缺乏一個顯著的可記憶的目標。 王先生的過世,這對台灣具有強烈的改變因素。當我們看到喪禮上面出席的那些政商重要人物,我們應該要注意到的是,這些人都是極具強烈企圖心想要擠上台灣及世界舞台的人物。雖然一個台塑不會因為帶頭的大老闆過世而一蹶不振(台灣與美國不同,並非以董事長的個人領導魅力作為公司的評判依據),卻因為台面上缺乏足以和其他大老闆平起平坐的人而環遭敵人。王永慶的過世如同一聲巨大的槍響,一方面向世人宣佈一代的企業家離開人世的訊息,另外一方面則是告訴所有準備已久的選手該繼續往前跑的時候到了。 如果將王永慶視為台灣早期時代的代表人物,那麼他同時也代表早期時代的做事標準。在王永慶之後的時代,在所有人向上晉陞一級的時代,許多還在底下奮鬥的中小廠商及個人創業的公司同時獲得了參加未來商業舞台的門票。一個全新的企業經營方式雖不能保證可以成功,但總是一種值得去嘗試的作法。王永慶的勤儉經營方式在過去也曾是非主流的競爭手法,那麼在這個時代的非主流方式未必不能在未來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台灣在這一年面臨到經濟衰弱的時期,未來的日子將會比現在更糟一點,但再怎麼糟也不會比起四五十年前那麼糟糕。當一群人抱怨自己找不到工作時,他們也不過是順著潮水流動的人群。真正要看的,是大家是否有膽量在這個即將來到的全新舞台上去試試身手,我想看到台灣出現更多勇於自我表現突出的年輕一輩來帶起台灣的活力;我們就像在凶狠惡浪上載沉載浮的溺水者,前方的木板只能

收錄書籤

社群式書籤共享網站,黑米大米(左圖)與Del.icio.us(右圖) 當我們看到喜歡的網頁時,我們通常會使用我的最愛功能(IE)或者書籤(Firefox)來紀錄,等到哪天要重新觀看時直接在本機電腦點選一下就可以連上去看。而在社群式網站出現後,收錄書籤的這個動作就變成和別人互動的方式,你可以利用書籤共享網站提供的工具將喜歡的網站上傳到網路上,而非傳統地單純存到電腦當中。你也可以設定這個網站是否要跟別人一起分享,透過彼此喜歡的網站書籤交換,來拓展自己的網路地圖。 這種書籤分享的功能可以除了到該書籤網站觀看之外,還可以將你收錄的項目展示在你的網頁或部落格當中。以本站為例,你可以在每張網頁右邊的欄位下方找到「小泉RSS」與「美味書籤」這兩項。由於我有訂閱RSS的習慣,在使用 Google Reader 的時候就可以把自己喜歡的訂閱項目標記為分享,讓大家知道我閱讀到哪些新聞或部落格文章;而美味書籤的部份,則是使用 del.icio.us 這個網站來負責收錄網站工作。 如果要我比較「RSS閱讀分享」與「社群式書籤」的功能差別,我想是在於使用者對收錄資料的主動性。RSS訂閱就是屬於被動式的資料閱讀分享,你只需要作過第一次的主動訂閱RSS的動作,以後資料就會自動送到Google Reader當中。為什麼稱為被動呢?因為你並未主動去搜尋你有興趣的資料,而是當資料送到你面前時才開始分享出去,這樣的動作我就稱作是分享。如果用這個想法,那主動分享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最簡單的一種行為就是搜尋的這個動作,當你搜尋一個關鍵字時,你就在篩選出你想要的資料,然後開始在每個超連結當中進行跳躍來找尋你要的資料。當你看到喜歡的資料時,你就可以使用社群式書籤的工具來加入該網頁,來將這筆資料送上網路供人點閱,這樣的行為我則認定是主動行為。 談論到這種社群式網站,像是Youtube、Flickr、anobii、書籤分享網站,其實都是一種自我的表現與助人行為。當你搜尋到一筆資料時,你大可將這個資料複製剪貼到文字編輯器當中保留,比起儲存網址在電腦或是網站上面要更安全且使用方便許多,為何要將你的搜尋結果放到網路上呢?這可能就跟同理心還有炫耀意味,想向別人展現出自己在資料蒐集的準確性與涉略資訊的廣度跟專精。這種表現的方式讓人們會持續反覆這個動作,想要在網路上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來增加在網路上的歡迎程度。這種

軍中漏網鏡頭

合格的牛奶 星期四是個可以喝到紙盒包裝牛奶的日子,平常則是喝米漿粉泡出來的米漿。因為最近毒牛奶的事件太嚴重,雖然我們認為國軍不太可能那麼容易死,不過還是會多少在意一點。 同袍甲:「啊!」(指著自己的牛奶盒)     「為什只有我的蘋果牛奶沒有合格標籤!」 同袍乙:(撕下自己的標籤,貼上同袍甲的牛奶)     「你看,你的牛奶也合格啦~」 我:「…」 黑夜的襲擊 來到另外一個隊上後,餐盤雖然會有人幫忙洗,但是筷子的部份要自己保管和清洗。平常上下餐廳時大家就把筷子拿在手上浩浩蕩蕩整齊前進;部隊前進時講究擺手,前擺四十五度到前者的腰際,後襬十五度向後,配合步伐跨出去。大家多半喜歡把筷子的尖端擺在上面,大概覺得這樣自己看得清楚比較不會弄髒。吃完晚餐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路上又沒有任何燈光,所以就會製造出一些悲劇… 同袍某:「更!你的筷子捅到我的屁眼了啦!」 我:「…會痛吧!」 海角幾號? 自從看過海角七號,我和同學常會一搭一唱地說… 「你為什麼要欺負我…我一個男生,離家那麼遠…在這裡當兵,又那麼辛苦,你為什麼要欺負我~」(長官要求出公差時) 「雖然,我單槓都拉不上去…可是,我真的不差」(體能輸人時)

無盡的公差

週六的後校開放終於算是圓滿完成,這當中許多的辛酸血淚還真不是主持人一句辛苦就可以帶過。如果笑要讓各位了解,不如就從一些我們的公差勤務開始說起吧! 這個禮拜的公差勤務已經將油漆的部份結束掉,所以剩下來的事情應該是一些相當簡單的小事情…吧!因為我們被調到另外一個隊伍上頭的關係,所以該隊的隊長也向我們保證我們的人身自由不會受到威脅,像是公差勤務的部份都會找還在受訓的彈藥補給兵來負責,所以我們不會被他們抓去出公差。當我們在寢室裡頭休息擦皮鞋的時候,外頭的那群公差弟兄們帶著自己的鐵臉盆走到了操場邊,那片土壤凹了一大塊的地方開始填平,甚至有人還開始負責將綠草種植上去,一切只為了當天從司令台上頭看下來是綠油油的一片。 時間帶到開放倒數的第二個晚上,我們被教官抓出去出高個兒公差。這個年頭公差的名稱都相當奇怪,巡邏公差、種草公差、油漆公差,這下還冒出了一個高個兒公差,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任務呢?其實很簡單,因為原先要開放記者媒體朋友休息採訪使用的教室臨時變更,需要改到另外一間教室去。要更換採訪場地其實很簡單,只要把桌子椅子排排好就成了,為什麼需要身高超過175的同學呢?原因就在於教室外頭用珍珠板所切割而成的「新聞媒體採訪中心」這幾個大字也要跟著移動,身高不夠的同學恐怕連踩著桌子都相當吃力,更何況要在不損毀字板的狀況下完成任務。在深夜當中,我踩著不太穩固的塑膠桌,一邊抱怨一邊拿著鐵尺想辦法把後頭黏貼的海綿雙面膠給弄下來。 在黑夜裡頭工作的不只有我,在我的後方正聚集一百位的公差,這些人都是沒有經過什麼標準就挑選出來的;若真要我說出這些人的共通性,就只能說他們運氣一樣不好,可能站在隊伍當中站在太前排之類的,所以從前面報數出公差時就被挑選出來。若要能夠領導這群同學完成工作,又要避免他們混在人群當中偷懶,這時就需要很強的領導統御。 規則一:帶兵先帶心 「各位弟兄,大家一起出來公差辛苦了,就讓我們儘快把這邊弄完吧!」 規則二:先君子後小人 「快,前面的十人,拿起我手上這類的短竿就跑過去組合起來…你看看,最快的永遠就是那些人,最慢的也永遠是那幾個。」 軍隊最擅長的就是人海戰術,只要有人力,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成真。一般當軍人的都要有個基本的信念,也就是「只要活著,就有希望。」而長官們的信念則跟基層有一些差距,他們的想法是「只要活著,沒有不可能。」教官就曾經說過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他

畫個筆記

這週是我們在分科訓當中的階段測驗,測驗的科目為通識科目。在分科訓當中要測驗出該名軍人是否具有基本知識與專業知識,分別將課程分為大家都要讀的通識科目與官科要熟悉的專業科目。在上課打瞌睡,下課去追著賣雞排奶茶的小蜜蜂(營站活動販售的發財車)的日子,突然要我把六本通識科目給看完還真的不容易,特別像是這麼悠哉的環境當中,要讓自己回到學生時代的猛記猛背能力還真是困難。 其實要把考試科目背誦下來,我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就是我常用的強記法,把要考試的題庫全部作過一次,然後把自己作錯的部份囫圇吞棗地塞進去,這樣考試時就會有類似反射性作答的能力。而另外一種方法則是在考試前把考試重點重新整理出一份筆記,寫成比較容易消化好背的形式。依據你的考試類型不同,你可以選擇其中一種方法。像是新訓時候要求我們背下的題庫,因為數量相當龐大,六份考題當中每份都有四十題要背,這時我就會選擇上者。像這次的範圍較小,有固定的題目可以去背,唯一的要求就是盡量寫出的問答題,我就會選擇重新整理筆記。 我相信許多人都有上課抄筆記的習慣,無論你是課堂同步抄寫或者拿其他同學的筆記來重謄一份,其實最後做出的筆記都是屬於內容詳細段落分明的那種。只是當我們要準備考試時,光是記下各節的大標題可能就很吃力,要回想起當中的內容,腦海中肯定只會見到模糊一片的景象。所以這時才會需要重新作一份筆記,這時筆記製作的要點不再是詳細,而是要能夠挑出重點。在簡答題這種題目型態下,你要做的不是把整個文句通順地寫出來,而是要把改考卷的人所需的重點和邏輯概念表示出。字多雖然能夠代表你有認真去寫,卻不代表你真的理解。因此你的筆記需要的就是將重點關鍵部份圈出來,然後挑出一個能夠代表全意的字去記。像是我在記軍品十大類時,你可以看見十個項目近七十個字被濃縮成僅僅十字口訣,這樣子不是比較容易背嗎? 這種方法我在同學間還挺常看見的,雖然學校沒有教這種方法,不過大家似乎就無師自通尋找到同樣的記憶方法。在我的筆記當中,你很難看到完整的一個句子,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連接到各個項目的線條圖案。這是心智地圖(Free Mind)的記憶方法,也就是在資料跟資料之間尋找到關係,當你想到這筆資料時就會聯想到其他資料。平常我會用電腦來作這部份的動作,因為心智地圖的缺點就是當中的線條不斷延伸出去後,會出現一個很難改善的缺點,也就是…紙張不夠用(笑)。用這種連結方法,可以把你腦

陸軍後勤學校開放

檢視較大的地圖 之前新訓在成功嶺,所以大概平常人沒有什麼機會可以進去裡頭逛逛,假設有人真的有興趣的話。這次來到了後勤學校,正巧遇到上頭推廣的全民國防的概念,開放後勤學校讓大家來參觀。雖然 平鎮市公所說得很豐富 ,不過現場應該沒有什麼太有趣的活動;倒是如果你對於拿來分科訓的後勤學校有興趣,想知道軍中的建築、餐廳、操場長什麼樣子的人,不妨可以過來看一看。 時間就訂在10月25日(六)光復節,沒錯,就是這個禮拜,有興趣的人可以到桃園平鎮市來看看什麼是後勤學校。想知道小泉的軍中生活的一個面貌,不妨就過來吧! 地址是 桃園縣平鎮市中豐路山頂段2號 ,你可以搭火車到中壢火車站,轉搭對面的新竹客運跟司機說 到後校 就可以了。為了各位的前來,我當天會在現場來接待大家(被強迫留守到星期六的學生)XD 那麼,大家就禮拜六再見吧!掰啦

城市印象

電視上偶爾會播出自己所熟悉的地方,從電視上看到自己熟識的場景相當特別,尤其是透過國際性的電視節目介紹更是有感覺,你會放聲驚嘆說:沒錯,這就是我去過的地方,沒想到可以那麼美。雖然專業攝影師可以取出相當好的角度來拍攝畫面,從城市的一角來從平凡中凸顯美感,但那總覺得不能完全表達出這個城市的面貌。 以外地人的觀點,實在很難將這個城市的美表達出來,那通常是一個比較表面的景象。就像是那些精美的房屋宣傳單,那些美到不自然的景象,你問當地人說這個地方在哪裡,還真沒有多少人可以指出。想要真正了解一個城市,必須要透過在地人的眼光去看,看看他們認為平常到不行的景色,無論是破破的小攤販、穿著不整齊的路人,那些都是這個城市的一部分。不要刻意去捕捉這個城市的一面,不如讓相機攝錄下你目光所及的地方吧,讓這片土地告訴你屬於她的故事。 以前沒有數位相機的時候,我一直想用相機向大家介紹板橋這個地方,用照片、聲音來傳達我對這塊土地的認識;但當我擁有了相機、錄音筆、掃描機,那些我以為只要擁有就可以克服一切困難的工具,卻遲遲沒有動作去達成我想實現的想法。人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總是拿一些可以合理化自己無為的理由來掩飾不想為的懶惰。 我想,現在是動手來介紹板橋的時候了,就用我會的方式來介紹這片熟悉的土地。我相信每個人對於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都有自己的認識,而這些認識又與鄉土研究的學者看法又會不同,但這樣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只是個小居民,就讓我們用自己的印象,用我們那不經修飾卻格外真實的語言來跟大家介紹這片土地的一切。透過文字、影像都能夠讓那些未曾到過這個城市的人來看看,原來存在於城市當中的不只電視上報導的知名景點,還有許多未曾發掘的角落值得我們去一探究竟。 讓我們聽聽看這個城市的呼吸,靜靜聆聽城市所發出來的聲音究竟為何?我拍了一段在板橋文化路行走時的畫面,你可以選擇不可看影像,聽聽看板橋這個城市在低聲訴說些什麼。透過車輛的油門催動聲,人們的腳步聲,店家叫賣的聲音,這些各式各樣的聲音就是她的話語,不斷地向眾人介紹自己,「 你好,陌生人,歡迎來到板橋這片土地。我也許不美,但這就是最真實的我。希望你能了解之後,再來看看我,看看我真實的模樣。 」

給即將入伍的錚哥

好友錚哥即將入伍,在這之前先寫個短信給他,卻發現寫了許多之前沒有提過的小事情,在這邊就連帶提出來吧! 建宏 和 我 有同樣的看法,下次回來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去採購,我們各自寫了一張入伍前的採購清單。你先看看吧,能買什麼就先買什麼吧! 這幾天可以考慮去刻個私章,大頭照記得去洗個幾張,畢業證書影本記得去蓋個關防。第一天的行程會很趕,建議你先把內衣換成綠色排汗衫,不要穿短褲進去(隊上不可以穿短褲),到時候你只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可以換裝吧! 不要帶太重的行李,衣服只要帶一天的份量就好,反正你沒機會穿了。行李不要太大包,我曾經看過有人帶著行李箱去,結果拿在手上走了快十分鐘的路程上坡。能夠就背個小背包,跟在學校一樣,這樣就好了。 軍隊當中的人可能表情不會太和善,不要太在意。該打的電話就先打,進入連上之前沒有人會管制你的手機,手機會在到隊上的時候被沒收,等到你放假的時候才拿 出來。記得要帶礦泉水,第一天你幾乎會走來走去,如果怕連上會禁止你投販賣機,就帶瓶飲料來喝。公共電話在第一天晚上會大爬長龍,預計一個禮拜之後才會恢 復平靜;不過等到公共電話排隊人潮只有兩三人時,通常代表那個人會講三十分鐘。 第一天的晚上你可能連刷牙都還沒刷就被趕上床,所以吃完晚餐之後找到時間就刷牙,反正你也沒有下一餐。九點是絕對的上床時間,只有可能提早上床,很少會有弄到超過九點。晚上睡覺時多半會很吵,你可能會醒到天明,不過就算了吧! 隔天早上起來會有班長教你如何折蚊帳和棉被,早上根本暗摸摸看也看不清楚,記得跟隔壁的室友打好關係,未來的五個禮拜都是同心協力一同整理內務。有時間我再跟你說吧,祝福你好運。

What is CKIZUMILLA

最近可能有些人看到我的MSN大頭從原本部落格的圖示變為這張,也有人開始問什麼是CKIZUMILLA。原本想要等到年底的時候再說,不過我想這也不算是什麼秘密,就現在說一說。 還記得在三年前我說過要成立一個LEO(Lexin Education OpenCourses)計畫,裡頭就是放入一些教學,作一個線上的教學課程。而在這三年當中,其實有了許多的變化讓我對這個計畫的停止感覺到也沒差。例如維基百科所推出的維基教科書,這就是一種開放式的學習課程,請求各方便有才能的人來進行書籍校訂的工作,在資料準確性與人力方便程度都比我的構想要實際且成功率較高。再來就是大專院校推出的遠距教學課程,老師所教授的課程筆記得以全面電子化,比起過去我所想得用少少幾人電子化筆記來得有快速許多,人多就是優勢。在這兩件事情發生之後,LEO計畫也算是告一段落,至少我沒看錯未來的教學電子化的趨勢,所以找些其他事情來作也是OK的。 目前部落格與網頁的功能漸趨一致,我在看許多的公司網頁與個人網頁時,我不由得去思考使用部落格來取代網站的可能性究竟有多高。如果我們將網站看作樹枝狀一層一層的架構,那麼部落格就像是一對多的兩層式分散圖。網站注重的是導覽功能,條列出下一層瀏覽者所需的資料;而部落格則接近直覺式地點選,你只需要一篇一篇往下看即可,超連結部份無須列出所有文章的階層分類,甚至可以縮減到只有Next按鍵就可以。而在這個架構之下,究竟何者適合當作教學頁面的介面,是其中之一還是Wiki的系統呢? 在我思考這個的時候,我想起過去一些資料是我所沒有放到網路上的。像是報告、教學文章之類,這些本身不具備閱讀樂趣的東西,通常只是供人短暫參考使用,我就不會放到部落格上頭來。為了想要將這些資料公開,並且開放大眾來取用,我需要重新去想想教學介面與LEO計畫的其他可能性。每次有一個新的想法,就要先取好一個不錯的名稱,但我顯然沒有什麼命名的才華。我既想保留小泉(ckizumi)的名字,又想要表現出開放計畫的特色,最後看到Mozilla Firefox的名稱,我想乾脆就把這個zilla名稱加進我的名字好了。後來考慮順口的問題,我妥協在CKIZUMILLA這個名稱,希望以此當作教學網站的名稱。 跟過去一樣,我不知道我的熱情何時會消失,另外就是我還沒想通我上頭提出的介面問題,所以目前也沒有公開的必要。我沒辦法對未完成的作品負責任,

網路書店全面加速

博客來書店的隔日取貨與金石堂的18hrs火速送達 之前有提到過網路書店目前朝向的發展將會朝向快速取貨的方向,其主要目標是為了降低客戶因時間關係取消訂單的可能,另外就是讓網路購物的速度逐漸逼近現實購物的取書狀況。 在博客來推出隔日取書(中午12點前訂書,隔日中午12點取書;全年無休)的服務之後,金石堂也在最近加入了18小時(中午12點前訂書,隔日早上6點取書;週一至週六正常日適用)取書的服務,與全家便利商店合作利用增加物流頻率來讓書籍能更快到達。而在這種增加物流速度的書籍戰之中,加入了一位不算生面孔的人也來湊一腳,也就是PChome 24小時購物專區。雖然PChome並未表明要加入網路書店的戰爭當中,但是雙方的產品類型逐漸相似,這場競爭也算是預料之中。 金石堂原本的競爭優勢就在於任何金額夠書都可不收處理費,並且利用與三大便利商店(全家、萊爾富、OK,再見了福客多)合作來制衡統一集團的7-ELEVEn。但在這場提昇物流速度的戰爭中,可以看到目前只有全家一家廠商可以配合,其他兩家商店目前都還未有動靜。這種販售方式等於把整個網路書店的遊戲搞大,現在想要進軍網路購物市場的挑戰者,除了自己本身要有的產品夠獨特且普遍性要高(例如誠品的原文書),你還要擁有可以在一天之內可以將書籍送到消費者手上的能力。這兩個條件你能辦得到嗎? 未來可以預見的是,速度將不再是個賣點,而只是一個基本的服務條件。便利商店礙於平日的物流作業,不只要應付網路書店,還有其他虛擬銷售的貨物要接送,原本的一個普通便利商店能夠承受多少業務量呢?便利商店除了本身的直接商品買賣外,還要接受這些代理業務,又要能夠兼顧自己的服務品質,這再再考驗著便利商店的資本以及員工訓練素質。網路銷售業務還在成長當中,不只是網路書店,網路拍賣是否也會成為網路銷售的黑馬,這就要看未來實體店舖如何反應了。

欲罷不能的Boxhead

Boxhead:2 Play 之前在Hemidemi上頭找到了這款名叫惡靈古堡(Boxhead)的射擊遊戲,接下來開始了漫長的一個月沈迷打殭屍的日子,有時後MSN那頭傳來問候的訊息都沒時間回應,因為這款遊戲根本沒有暫停鍵,你要我如何撥空去回應呢?遊戲的製作人還真是高招,想出這款一次要玩到底的遊戲。 其實要暫停也不是不可以,你只需要在遊戲上頭點選右鍵,就會顯現Flash選單,你可以趁機跑去上個廁所或什麼的。唯一的麻煩點,就是你只要開啟其他視窗(例如聊MSN或是開新網頁),右鍵選單就會縮回去,這時你就會被無情的殭屍給咬得亂七八糟。 這款遊戲我有推薦幾位朋友來玩,有人說不就是按著空白鍵一直打殭屍而已嗎?其實這只是遊戲的進行方式而已,除了殭屍的數量會一直增加外,還會隨著累積的殭屍死亡數量增加而取得更多種武器。只要透過數字鍵就可以切換武器類型,每種武器都有其適用範圍,例如近距離使用火箭筒攻擊殭屍根本就是找死,因為爆炸的威力足以將等距離的玩家一同炸死。 步 槍(Pistol) 機 槍(Uzi) 散彈槍(Shotgun) 汽油桶(Barrels) 手榴彈(Grenades) 堡 壘(Fake Walls) 地 雷(Claymore) 火箭筒(Rocket Launcher) 遙控地雷(Chargepack) 雷射槍(Railgun) 在官方網站當中有更多 Boxhead系列 ,像我目前一直在奮鬥的這個Boxhead:2Play遊戲就是為兩人共同遊戲所設計,但對於一個人就能玩得很樂的我來說似乎沒什麼差別。我發現他們在2008有推出一款新的遊戲,就是這個 Boxhead:The Zombie War ,不但增加了立體感和陰影效果之外,也添加了更多款的殭屍,並且提昇他們許多能力,像是瞬間移動、衝刺之類的,在遊戲時會更加感覺到刺激感。 我對於這種很簡單的小遊戲向來很沈迷,因為越是簡單的遊戲越會讓你覺得其中應該有一些訣竅,在不斷被炸死咬死的過程當中,慢慢發現自己在遊戲策略上面的疏漏,這可以幫助遊戲者自我省視自己的注意力與思考能力欠佳的部份,

為自己來付錢

記得以前有讀過一篇文章,作者說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長大該負責的時候,是在與家人聚餐的那天。與往常一樣,他和父母親到餐廳享用了一頓豐富的晚餐;但不同的,是平常負責去結帳的父親,這次竟然沒有主動拿起帳單,而是安穩地坐在椅子上看著他。那次,他曉得了一件事情,他已經不是過去家人需要保護照顧的那個人,而是一個可以主動負責的成年人。那天他拿起了帳單,從錢包當中掏出了那一餐的費用,他付出的不只是帳單上的面額,還有那些他應該要挑起的責任。 許多人都有手機門號,但我不曉得大家是不是都由自己來付手機費用呢?以我來說,從高中開始就是泉媽負責我的手機電話費,她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能夠隨時可以聯絡到我。而我呢?因為沒有需要跟特定的人保持聯絡,只有在需要知會別人事情還有預防緊急事故時才會用到手機,所以很少看到通話超過月租費88圓。直到這次因為軍中需要,加上目前使用的BenQ M560G電池續航力已經極低,就去中華電信的服務處申購一支新手機,順帶將原本在母親名下的門號移轉到我這邊,連帶的月租費也改由我來出。泉媽對於我的決定還滿贊成,跟我確認我目前的薪水足以支付生活費後,她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自己該出的錢就讓小孩子來出也好。 我之所以想要開始自己出錢,是因為我已經有能力可以支付那筆費用。過去我都是領取家中給的零用金,雖然錢可以由自己隨意支配,但拿著家人給的錢請家人來繳電話費用,這樣感覺好像沒什麼負責。反倒是目前跑去從軍,每個月都會從軍隊那邊領到薪水,就像是在工作一樣。拿著自己工作的錢來付自己消費的帳單,這才是正確的作法吧!每個人都會花錢,從我懂事開始就知道拿著錢去交換自己想要購買的商品,但用自己賺來的錢去支付必要的費用,這點倒是頭一遭。 說穿了,我到現在還像是個小孩一樣,跟著家人出去的時候永遠都輪不到我這個最小的孩子出錢,反正上頭總有比我年紀大,經濟能力又穩定的人會付錢。只是,我能夠躲在家人的背後多久呢?當我在打著電腦聽著歌曲時,其實有許多我所看不見的費用成本正在支出當中,而這些需要付出的金額,總會由一家之主來負責繳費。我們看不見帳單,不代表那些生活必要開銷不存在;它們始終在那邊,只是我們選擇不去看,因為我們還沒有能力去負那些責任,也或者是我們還不想去負擔。 前天陪家姊去吃飯,在結帳的時候小姐念出帳單上面的數目字,轉頭看我這邊像是看我何時會將錢包掏出來一般,過了一會兒才看到我姊拿出信用卡

守護著這片土地

儘管是在晚上十二點睡著,但我還是可以在清晨五點鐘自動爬起來,身為國軍弟兄培養出來的能力竟然是無鬧鐘起床模式。昨晚在網路上尋找了一堆關於總統府升旗的消息,卻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後來我翻閱到了一篇文章談論今天的行程,我的天啊,六點鐘就要升旗了嘛?怎麼會那麼突然,趕緊打包一下裝備就往台北市一路騎過去。 清晨的天空非常美麗,在軍中起床梳洗整理完內務之後,因為還在燈火管制的階段,只能做一些不需要光線也能做到的事情。我最喜歡的,就在半躺在床上,靜靜看著窗戶外頭的天空,看著那些在灰藍天際飛翔的雲朵。清晨的光線打在雲朵上頭,讓雲絮的部份染上了桃紅色的色彩,像是白晝即將到來前的警示訊息一般,帶有一些緊張卻頗有美感的雲朵啊!騎著單車在華江橋上頭迎風的我,心是自由的,看起來就沒有在後校當中的緊繃情緒,可以緩緩地欣賞這片土地上飛翔過去的雲朵。 繞過了許多道路封鎖,我在凱達格蘭大道前的圓環望著眼前的總統府,雙十國慶的氣氛並沒有非常濃烈,有的是像是來表演的國慶阿伯在耍棍跟拿著相機拍攝的人們。不知道是人長大的關係,還是整個社會真的跟著我們在一起變得冷淡,整個國慶的場合並沒有我過去以為地那麼熱鬧。新聞中的轉播畫面多半以現場發生的動亂為主,沒有人仔細去看到那些進場表演的學生是如此認真(儘管他們不太情願)犧牲假日去表演,只想如何挑起大家好奇的目光。習慣了重口味的節目報導,或許對於節慶本身的意義以經不是那麼在意。國慶日、中秋節、端午節、過年,回頭去想想這些我們童年時擁有過的節日,看到以前那些傳統枯燥沒變化的報導時,我們也曾為它們感覺到雀躍。是我長大了,還是我已經失去為平凡而喝采的能力;如果真是後者,那我肯定犧牲了許多珍貴的代價去換取,換來那些我以為重要的一切。 問我一下我為什麼要去看國慶升旗典禮吧! 以往元旦、雙十節,這些國家重大日子的前一天,我都會囔囔著說我要去看升旗典禮。對許多人來說,犧牲寶貴睡眠的時間跑去人擠人去看個升旗、湊個熱鬧,這樣還挺不值得的。老實說,我是還滿愛湊熱鬧,但這不足以讓我在半黑的狀況下拼命騎車趕在三十分鐘之內去看升旗典禮。我想去,是因為我想見到那片國旗飄揚於我們守護的這塊土地。這片土地上因為自由,所以有很多的聲音,有些人急於讓自己的聲音可以被聽到,也有些人只想默默做好自己應盡的本分;激烈爭辯的聲音,最大聲的無言抗議,這片土地上響著像是噪音一般的吵雜聲,但這也是這裡最美

遙遙無役期

聯合報今天早上的頭版抓住我的目光,名為《 役男大塞車 癡癡等兵單 》,內容說明因為大學廣設的關係,役男的入伍作業礙於新兵訓練中心容納量有限的狀況下,造成有些人畢業了將近快三個月卻還沒有入伍,待在家中每天上網當米蟲。 在我們畢業之後的一個月,說真的其實該玩的也玩了差不多,待在家中每天發呆打電腦也實在沒意思,總想找些事情來作。當時駿爺就曾經問我是否要跟他一同去參加語言課程,因為他已經跟戶政單位確認過自己的入伍時間跟報導當中說的一樣,真的就是要等三個月那麼長的時間。當時我已經收到第一梯的預官該去報到的通知書,所以並沒有去參加語言課程來豐富我的待役時間。 不論對男生或女生而言,除非你還是學生,不然你都得在暑假當中擺脫無業遊民的狀態。你無法想像在家當米蟲會是多麼可怕的感覺,每天都在等待未來接收你的單位趕快傳來消息,告訴你是否能夠入取。每當家人工作回來,發現你跟他們早上離開家裏時坐在沙發上同一個位置或者只是稍微變換一下姿勢,這時你會感受到一股略帶責備的眼神溫柔地看著你:「今天,也沒有消息嗎?」 會去報考預官其實也有這點用意,你怎麼會知道你自己何時會入伍,入伍前這段空窗期你又該如何去度過呢?不是為預官的考選作宣傳,只是對於自己為來的生活想要有點掌握,就挑一個你可以去控制的方式吧!既然怎樣都要入伍,預備軍士官每次都會有三個梯次可以讓你去選擇(預官只有前兩梯才有名額),這樣你就可以大略得知自己何時需要入伍,對於時間的安排和掌握都可以有明確的認識。 近年來出國深造的同學越來越多,每個階段的考試與申請作業都需要安排好,你也該在當兵之前完成英語檢定作業還有記得申請書該投出去的時間。這類計畫都是需要嚴密的時間掌握,如果你把一切的規劃都交給國防部去處理,不確定的因素恐怕會比你想像地來得多更多。因此,既然你已經決定好未來想要走的路,那就順便把這件必然會發生的事情在你想要發生的日期到來吧!不要跟一群大專兵在那邊擠來擠去,提前準備考一個試,對於你未來的生涯會更好安排!

該擔負的責任

最近在瀏覽預官板的文章,有幾篇題到了想要放棄掛階改當大頭兵的文章,這幾篇讓我對未來有了一些認識,也再度讓我思考當官這個問題。 大學時只是很單純地認為,當預官的話福利會比較好,薪水領得也比較多,對於我的生活會有比較大的幫助。但是比一般兵多出兩倍的薪水,也代表著我們需要擔負的責任也會相對增大,無法再以大頭兵的標準來對待自己。我當初進來的目標就是想要增加自己的領導統御能力,希望能夠知道如何去帶領大家朝向一個目標前進。不是為了想體驗用階級來壓別人,而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有那樣的能力去統一所有人的力量。 只是,根據前幾位預官的回話方式,可以想見未來的道路不是平坦順遂。上頭交代的任務可能三天兩頭就會改變,而我必須要把每一點清清楚楚記錄下來,並且去思考該用什麼方式可以最有效地完成任務。讀經濟的人都知道要追求有效率的方式,但是該如何達到這個目標,很抱歉我還停留在學生的狀態。在底下工作的阿兵哥,就算只是出錯也只會受到一點責罰,而我們卻必需要承擔整個錯誤的總和。 來到後勤學校,從教官口中把這些未來的面貌開始逐一拼起,從每個人的謹慎態度和分配工作方式中看到了我們所欠缺的部份。畢竟義務役不是正規的軍校出身,對於軍中的規矩方面我們還是相當的新手,將來下部隊應該就是會被人每天罵到狗血淋頭,總會有一些地方做錯或者不盡理想。許多人來到了後勤學校,就忘記在成功嶺所受過的訓練,許多禮節規矩方面幾乎都慢慢忘記,只有在別人罵的時候才會開始。越是休閒的時間,越能感覺到未來緊接過來的壓力,我能夠在這段時間變成值得別人信服的好領導者嗎? 許多人會抱怨在後校所學的課業知識實際上根本派不上用場,但我想這是因為他們沒看到自己真正該學的。課本上頭的知識算是基本守則,現實生活有更多是靠著過去經驗修正而來的,到時候就要看我們如何隨機應變。而我們現在真正要學習的,是要將自己的領導者氣息培養出來,從外表儀態、講話坦吐都要能夠不顯現新手的緊張。從教官身上學那些他不說的東西,從長官們的待人方式學習如何作人處事。 來到後校,多的是時間可以放輕鬆休息,但只有兩個半月的時間能讓你順利轉型。也許我也在成長,開始懂得為將來的事情先作準備,同時我也將學習如何不畏懼未知的恐懼,要以最高的標準來監督自己吧!

就先決定是Nokia1650

身為一個遵守軍紀的好國軍,一定要遵守軍方規定的資安保護規定。要在軍中隨時能夠被聯絡到,又要找一隻沒有照相功能(怕你拍機密)、沒有記憶卡擴充(怕你存機密)、沒有藍芽和3G功能(怕你傳…你知道的),這還真是困難的選擇。 我原本想找一隻支援Mac的iSync功能的手機,但是考慮這一年所需要的手機需求,通過軍方安檢似乎比能夠同步聯絡簿還要重要。在搜尋網路上之後,挑出的還是這一隻零圓手機,許多官兵弟兄也是申辦這隻手機來替代原本高階的手機。看在國軍多給我薪水的份上,我看這兩年就先繼續綁約(目前為88圓方案,預計會多個一百元基本通話費),然後用這隻手機伴隨我度過漫漫當兵期間吧! 容我大聲呼喊,我還是要iPhone!!

找出國片的路

和朋友的幾次談話當中,我們聊到了國片所欠缺吸引人的元素究竟為何。其實你問起大家國片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乏人問津,是什麼時候開始很少在媒體打廣告,你上回是何時跑去掏錢買門票去看國片,這些問題的答案幾乎都是無解。因為一部片子連讓你感興趣的機會都沒有,更談何去注意整個環境的變動呢? 我想不只是國片,台灣引以為傲拍攝出來的偶像劇,多半也跟國片有共同的問題。記得十年前,我們觀看電視的習慣多半就是連續劇,像是包青天、施公奇案;而週日則會觀賞外國的影集,像是新虎膽妙算和馬蓋先這類的節目。儘管在台灣購買過期日劇來到台灣播出,也沒有見到國片聲勢被削弱的跡象,電影院外頭手繪的電影海報看板還是大大樹立在那頭。不知道是有線電視的出現還是影帶出租業的出現,人們的選擇變得更多樣化,在那些帶著新鮮感且普遍水準較優的影片進入台灣市場,台灣的影片市場開始慢慢被瓜分,一場無止盡的循環開始運轉。 收視群被瓜分→收視率下降→製作成本降低→影片變得難看→收視率降低→製作成本… 台灣影片市場比起唱片市場算好,但是兩者都走上同樣一條的道路。兩邊的人都自認為找到銷售的金手指,用一整套的行銷宣傳手法來刺激買氣,黑心的劣質品混在一堆同類產品當中銷售,反正消費者根本分不清楚在一架架的產品當中,哪些是好哪些是壞。唱片公司知道未來的市場應該不太可能會有白金唱片的銷售佳績,與其靠寥寥無幾的幾部的作品來創造佳績,這些品質良莠不齊但數量龐大的作品還比較可能餵飽這群消費者。伴隨著網路分享的發達,盜版商的生意越來越難作。這群過去扮演邪惡一方的人一邊用P2P下載影片燒錄光碟販賣,另外一方面詛咒那些變心的老顧客,怎麼能夠有方便的取得管道就忘記他們呢?於是盜版商跟唱片業者難得站在同一陣線,大聲呼籲不要非法網路下載。另外一套的循環也在悄悄地轉動,又是個沒有收斂的結果。 劣質產品→拒絕購買→下載視聽→生意不好→劣質產品→… 這套解釋盜版與銷售的理論就複習到這邊,我們要看的東西其實早就出現,就是用固定模式減少創意來創造最大銷售收入的短視看法。廠商認為他們已經找到了銷售的萬靈丹,將每份作品用同樣的壓模銷售手法製作出一份份「本年度最值得期待的作品」,卻嚴重抹殺藝術界本應具有的獨特創新手法。只是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你要讓觀眾慢慢去發掘好的作品實在太沒效率,直接告訴他們該去購買什麼、把錢扔到誰的口袋還比較快一些。如果大家都抱持同樣的態度,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