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日

吃過泡麵就是兄弟

逛全聯時看到好久沒吃的阿Q桶麵,除了熟悉的紅燒外還多了蒜香之類的大約四、五種口味。老實說我並不怎麼喜歡吃阿Q桶麵,因為份量跟內容物都是普通的等級,但這碗泡麵就是有那麼一種懷念的感覺。

大家看軍教片時都會看到福利社這種單位的設置,就是專門販賣一些官兵所需要的生活糧食還有生活用品,不過這只限於旅級的大單位才會有。像是一般的地區性小單位根本不會有雇用多餘的人力來控管福利社,但是官兵仍需要偶爾吃些垃圾食物才能解思鄉之愁,因此就設置了自動販賣機,官方稱之為:無人福利社。

我想想在當兵時候,在單位裡面使用販賣機最大宗的優良顧客大概就是我。工作之後無聊會去投罐運動飲料;請大家為了個人疏失要急忙上工時也會補請個紅茶、奶茶;在晚上打開電腦準備要把書面資料準備好的時候也會去買罐咖啡來喝。沒錯,在當兵的時候沒有發胖真的是一種奇蹟,可能每天都有在動的關係,喝再多飲料似乎都不會影響到我。

當時隸屬於我底下工作的小陽正準備退志願役,抽籤時無條件派去馬祖受訓,算是對於退志願役人員的一種極端方式。在那段時間裡,他根本就是卯起來跟著我們一起工作,除了沒有受過專業訓練這點讓他無法跟我們一起完成例行工作外,其他打掃、書面工作比過去要認真許多,或許是想要把握最後的時間看對單位有什麼貢獻的緣故。我想我是個比較天真的人,能在軍中做多少事情就希望能夠做多少,雖然這些「貢獻」在長官的反覆之下都會成為一團煙霧,但大家為了同個理念打拼的日子真的很快樂。而同個部門的人,大概也會被感染到一些,不過多半是感染到我的漫不經心的缺點就是了(笑)。

軍中有個討厭的地方就是書面資料多,雖然一般阿兵哥規定是要在九點半到十點就寢完畢,但是對於士官以上或是職務負責人來說,十點,只是一天工作菁華時間的開始。我一開始也是堅決反對加班的人,但是後來發現當週如果有背值星或者出差的話,我晚上不回來負責看一下分內的工作,恐怕明天事情會變得更加複雜難以解決。靈芝藥品廣告台詞裡,「別讓今天的疲勞,成為明日的過勞」有時還意外地貼切許多。

「哈囉,等下有時間可以幫忙拿一下列印的文件嗎,晚上可能要加班喔!」我們辦公室裡的影印機一直壞損,換過光鼓又發現碳粉缺乏,光是報修的程序就差不多等於我的完整役期,因此我們都會從一樓跑到三樓辦公室去拿,每天來回十來趟就差不多具有充足的運動量。準備上哨的小陽想了想,「可以啊,不過等下要先上哨,巡察回來大概都要過九點了吧!」

的確,在這個以書面資料為主要工作的部門,最討厭的就是人手會不斷地被挖走,名義上面應該會有充足的人力可以使用,但是不是被抓去站哨就是跑去巡察;等到人手全部到齊可以一起工作時,逼的一聲,全部人員集合,我的人力又沒了。

「那就等你巡察回來一起吃個泡麵吧!」我知道晚上站哨的人都挺辛苦,而且通常晚餐就是胡亂扒了幾口飯就當做吃飽一餐,趕著在沒有人的時候先去洗澡,等到下哨巡察回來大概都餓死了。

夜晚的軍營很安靜,哨所裡面的人緊盯著營區外頭跟內部的狀況,偶爾會被夜深了不該有人的餐廳亮起燈給嚇了一跳,不過那通常是晚上還沒睡的人去投罐飲料之類的。因為知道自己會有投販賣機的習慣,我從家姊那邊借來一個花色的小零錢包專門用來放銅板,就是給自己拿來買點心用。飲料機有分兩台,一台專門賣鋁箔包的飲料,當然都是統一系列的產品;另外一台就是罐裝飲料和泡麵的組合,裡頭裝的就是阿Q桶麵跟來一客杯麵。大碗泡麵跟杯麵差個五塊左右,但價格比外頭便利超商賣得便宜多了。有人曾經要直接拿錢給補貨人員來購買飲料,對方拼命搖頭說這樣不行,解釋說產品的折扣算是廠商與軍方各出一定的比例,軍方會根據賣出的數量補貼廠商中間的差額;我們直接購買的話,最後吃虧的還是廠商,等於他們少賣出一瓶就是了。

我和小陽拉開板凳,盡量小心發出太大的聲響吵醒樓上已經就寢的士兵,燈光也只開了在餐桌上頭的那盞,整間空蕩蕩的環境要是沒人一起吃飯的話還挺毛的。其實那天我應該不會吃泡麵,只是因為出差開會太晚回來,伙房看到保溫箱當中的便當過了八點半還沒有人拿去吃就拿去倒掉,留下晚來一步一副臭臉的我。跟我去環島的人都知道,我沒吃飯就會變得容易激動跟悲天憫人,不過是可憐我自己就是了。撕開那碗泡麵放下調味料的時候還帶著一些賭氣的心態,「老子就是有辦法吃到東西。」超小孩子氣的,對吧!

小陽泡著麵,兩個人就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我知道他的個性比較容易自己陷入苦惱的狀態,有些時候我會發現自己跟他有些類似的地方,只是我喜歡笑著面對事情相信一切都會有解決之道,或許也是因為我沒太多現實面的因素會讓我苦惱的緣故。那段時間我老愛鬧他,用的就是改編自綠島小夜曲的「馬祖小夜曲」。「這馬祖像一隻船,在黑(月)夜裡搖呀搖~」因為要到外島很苦悶,這首曲子算是相當不厚道的人才會一直唱,不過我就是那樣的人。

有些女生會問個問題:男生在一起的時候都會聊什麼話題。我想視聊天的人不同會有些差異,的確會聊些女孩子或一些興趣方面的話題;但是我呢?沒什麼交往經驗,對於喝酒又只會挑酒精濃度5%以下的水果酒來喝,出去外面又不會玩得很HIGH,簡單來說就沒有什麼好講。我比較會著重在對方的想法是什麼,如果對方有興趣說出來的話,我會聽,但是我沒什麼意見好提供給他的。

就像他受訓失敗必須要退志願役的事情,我知道上頭處理起來有些瑕疵,但他本身應該也有些態度問題要處理。我不是好的評斷者,我有自己的想法,但哪比得上他的想法重要。這個夜晚,除了吃麵時發出的吸吮聲,還有剛剛自行「巡視營區」被泡麵香味引進餐廳的Q寶和小黑兩條忠犬在呼氣的聲音外,真的是很安靜。

一個月左右,小陽被調離了我們的單位。離開的前一天軍中還破例為他舉辦歡送儀式,就是將大門打開,依照退伍役期還有階級排列隊送他走。我記得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儀式還有些嗤之以鼻,覺得這樣子不會太無聊太誇張嗎?但是看過幾次,跟大家相處越久,還有送走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時,我反而會感覺到鼻酸,我還以為我沒有這樣的感情了。

小陽一一跟大家道別,通常就是握手跟寒暄個幾句,像是「等你退伍,我會在外頭迎接你出來。」的閃光用語,還不乏會有「猜猜看你的退伍令在哪裡?我沒拿喔!」之類的搶退伍令的活動,不過通常最後可以在哨長身上找到。小陽慢慢走過來,就像之前我們一起幫其他同袍送行時他在旁邊說的,「組長,我原本以為可以在這邊看到你退伍,看起來我要先離開了,我的位置會排你前面耶!」我帶著無奈的笑容面對著他,少了之前對於未來不知有何安排的迷惘神情,現在的他給人一種果決的感覺,是準備好接受一切的安排吧!

「我是跟組長一起吃過泡麵的兄弟耶!」他帶著得意的表情說了這句話。聽到的當下有些不懂,很快我就意會過來,原來他一直記得當天吃宵夜的事情。是啊!雖然當兵是個男生蛻變成男人的階段,學習放棄一些堅持,懂得如何讓自己更加堅強,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不需要一個可以扶持的戰友,能夠在一些關卡陪自己走完最困難的一刻。有些朋友在一起就是吃吃喝喝,我們給個不好的稱號叫做「酒肉朋友」;但偶爾在不刻意安排的時候,隨便吃個泡麵也會成為彼此最深的記憶,也許有方未來可能會逐漸但忘掉,不過至少當下,大家是在黑暗中吃過泡麵的好兄弟。

希望你可以找到人生的方向,不再迷惘,祝福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