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0日

必然的萬一

前幾天在電台廣播當中聽到專訪林宥嘉的段落,裡頭講到最近他常去健身房運動,鍛鍊出相當不錯的好身材。他本人表示這是為了將來遇到危險可以作為防身之用, 女主持人則是帶著一些反諷的語氣問他自認為會遇到什麼類型危險。他舉了一個過去學長約會時遇到匪徒的事件,還有搭乘計程車時跟運將起了口角的經驗。廣播的內容傳到記者耳中當然也被大肆地報導,雖然我覺得沒有什麼新聞價值,不過在上個月有計程車駕駛追撞乘客的事件後,記者就很喜歡將運將設定為一個社會上為數眾多的不定時炸彈,稍有出錯就會加以渲染說是某某事件的翻版,以新聞術語來說就叫做「以放大鏡檢視」吧!

其實我在這邊注意到了一點,就是男女之間的一個差異,就是對於「危機」意識的認定。男女之間的差異性不計其數,其中有一點應該算是女性的優點,就是對於事情很實際,會依照現實的狀況去改善避免;相較之下,從過去那個眾人還在拿著磨尖的石頭獵殺長毛象的時代,男性似乎總是扮演著追逐某個目標的人,而且這種遙望遠方的感覺並不會伴隨時間而消逝,而是目標越來越虛無(試著去問問看男性友人是否曾有過名叫「征服世界」的不實際願望,你會很驚訝得到的答案)。當然擁有願望也會擁有完全相反的負面壓迫存在,那就是「看不見的敵人」,男性活在一個危機一直存在的世界,就算他身處在世界最和平的角落也應該會一樣。

女性對於危機的處理方式叫做「萬一」,像是萬一今天遇到車禍擦撞需要理賠、萬一家人生病住院需要錢、萬一老公在外面搞外遇該怎麼辦等等,這些都是萬一,也就是將現實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危險列入風險因子當中,然後在前一步加強防治,像是購買保單避免龐大住院費拖垮家計、簽下婚前協議書以免老公跟著妙齡女子跑掉而沒留下任何資產,這些都是實際化的東西。

然而男生的思考可能不太一樣,在男性追求個人突破的時候,其實就是在塑造出一個假想敵,也就是假設危機根本就是「一定」會存在而非「萬一」存在。與女性根據現實狀況做出的預防有些類似,但是基本上這是一個沒有來由的危機感,就是要隨時保持在戰鬥的狀態,能夠應付隨時可能會發生的危險。所以男生會透過學習各式各樣的運動或者技術來加強自己的能力,並非是為了要利用這項能力來賺到生活所需的金錢,而是要避免哪天需要用到的時候可以拿出來使用。就像我最近開始練習跑步,並非真的為了要讓自己成為肌肉猛男,而是在想平常騎單車時可能會遇到極需腳力的時候,如果現在練成的話說不定就可以有超乎常人的臨場反應能力救自己一命。

對於風險的概念來說,以前有個廣告是拿死神當做象徵,傳達在生活的每個角落都有可能擁有危險的存在,所以該去買他們家的保險。如果用死神當做例子,女性的「萬一」像是死神可能會出現在某個轉角,因此會做個適當的預防措施;而對男性來說,根本就沒有「萬一」這一回事,因為危機一直都存在那個地方,就像是死神常伴隨在身旁一樣。如果生命是場和死神的戰鬥,那麼女生思考的是如何避開這場戰鬥以減少損失,而男生則是在想如何把死神在第一回合就打倒在地。兩者的差別很快就看出來,你也會了解為何男生有時總會去堅持一些無來由的事情,看起來雖然像是無釐頭,但這卻是他們對於未來的處理方式,只有不斷增加自己的能力才能覺得安心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