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3日

當右腳停止行走時

話說前天的早晨,住在社區當中的我沒有聽到鳥語也沒聞到花香,只有陽光照度讓我知道現在大約七點多,是個該起床的時候。就在我企圖側身爬起時,我的天啊!我的腳,我的腳怎麼了?說也奇怪,昨天晚上睡覺前還是活潑亂跳充滿彈跳力的右腳,如今竟然感覺到一陣疼痛,就好像右腳扭到了一樣。

抱著「既然疼痛是悄悄地來,自然也會悄悄地離開」的這種想法,我就將小週末無私奉獻給我的床鋪以及小護士熱力鎮痛噴劑上頭,但這些動作絲毫沒有減輕我的痛苦,反而感覺腳踝部分越來越疼痛。每次的起身動作都變成高難度的挑戰,過去認為理所當然的一切都不再那麼理所當然,我還要試著去了解腳掌與小腿的交互運動如何造成人體的移動,並且盡量減輕走路時對於自己的傷害。但一切都是如此突然,也是如此當然,我的腳踝就這樣一直沒好。

因為預定好週六要用來看電影,拖著殘破不堪的身軀我行走在長春路上,走到哪個地方都格外地顯眼,因為就是一跛一跛地前進。而在今天準備觀賞電影「G.I.JOE」的時候,後頭排著是一位老先生,而瑪利亞則在一旁攙扶著他,真沒想到會在特效電影看到年長者來參與。不過話說回來,也因為這部電影早年曾經在電視上撥過卡通,或許當年這位老伯也曾經有過同樣地熱血。只是當年的熱血中年人,此時已經成為需要拄著拐杖,由人在旁協助才能移動的老人家。

看著他走路時舉步維艱的模樣,還真有些眼熟,因為這不就是我目前的樣子嘛!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可能會認為我在模仿老伯的樣子,然後不屑地說:「這個年輕人一點同情心都沒有,看到老人家不方便的模樣不去幫忙還在後頭模仿,真是可惡!」只是這時候的我沒辦法管別人的目光與想法,如何讓我在人潮逐漸增加的電影院當中迅速移動才是重點,這時的我眼淚在還沒流出來前就已經乾了,痛啊!

像這類的病症,我覺得找中醫往往會比西醫有效,畢竟中國人在歷史演進的過程當中最常發生的就是骨科方面的疾病。論跌打損傷這塊領域,我相信專業的一方應該屬於國術館與中醫院。反之如果跑去醫院觀看的話,可能開些消炎止痛的藥物,問你要不要拍張 X光後好心給你上個繃帶;當你覺得這時應該不要讓腳部再度受創,而要求醫院給你打上石膏,他們可會猶豫半天好比要把這條腿給鋸斷一般,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為你打上石膏。不知為何,我覺得與其等待身體的治癒功能啟動,倒不如利用中醫的推拿方式比較算是積極的治療方式。

「你當兵了嘛?」醫生這樣問的時候我還有些嚇到,這時他正在替我把脈觀看脈象有無異常,還好不是告訴我在肚子裡頭即將孕育一個新的生命之類的。「因為當兵的人作息比較正常,所以脈象會比一般人比較不一樣,所以我才問你有沒有當兵。」當他這樣說時我還真有些不好意思,我的確有努力維持在當兵時所學到的好習慣,只是有些習慣就是沒辦法改過來,就像是熬夜與用餐時間不正常的問題。不過醫生這樣的說法,其實對於國軍來說也算是一種讚賞,畢竟這個年頭「一般」的標準已經不再泛指健康的人,太健康的人反而會被認為不正常,好像普遍的標準就是認定正常人就應該要擁有超齡的身體(提早老化)、數不清的文明病以及不正常的作息等。

根據中醫師的解說,我這種狀況算是肌肉緊張的關係。因為小腿持續保持緊繃的狀態,拉緊位於腳後根位置的肌肉,造成那附近的肌肉發炎。至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子的狀況呢?我想理由大概有兩個,一個是我這兩個月無故體重增加近十公斤,這對於肌肉的承受度來說是個嚴峻的挑戰;另外一點,則是我雖然每日都有在運動,但運動前老實說並沒有做什麼熱身運動,跑步時肌肉一拉緊後就保持緊繃狀態,就造成我目前這樣的窘境,走路時幾乎是橫著走還帶著一些丁字步,活像個在街頭表演的模特兒一般(好吧,去除模特兒的話應該會比較貼切)。

再次根據醫生的說法,這類的肌肉緊繃通常是突發性的,這就是為什麼前晚入睡時一切平安,結果隔天就要面對舉步難行的困境。在病發後的隔天我才去看中醫,這時肌肉早就已經發炎,最後就是照醫生指示接受針灸、熱敷、電療與推拿等程序將肌肉放鬆,等待腿部充分休息後便會減緩症狀。整個療程讓我痛得受不了的,非推拿部分莫屬。今天我總算體悟到為什麼去腳底按摩時,客人總會發出那些誇張的聲音,那些緊張的肌肉在推拿時釋放出強烈的疼痛感,還真是印象深刻。現在就慢慢等吧,看看我的身體何時才會解除罷工,讓我可以恢復到自由人的行走方式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