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8日

關於射擊這檔事

三角瞄準


這張圖紙是我們用來射擊預習時使用的三角瞄準,測量時需要兩人當作一組,其中一位當射手,另外一位負責拿靶尺來負責紀錄射手每個瞄準點。假設我們今天要瞄一個靶,我們讓你開三槍,三槍打出的落點越接近越好;畫在圖紙上面的話,就是把彈孔化成一個點,然後三個點畫出一個三角形,以此觀察你的打靶有多離譜。很顯然,當天我和同學畫出了靶紙上面最大的兩個三角形,連過來關心的小柯班長都直說:「誇張耶!」差點就要幫我們安排打靶訓練班的課程,在夜間趴在軟墊上頭練習穩定度。



25公尺的射擊結果出來,我打出來的成績還算不錯。圖紙上有多個圈圈,分別代表不同武器所應該打中的落點位置,如果以我打出的黑色孔洞來說,打六發當中有五發是在圈圈邊緣,這代表你的瞄準沒有太大問題。我也認為是這樣子,至少當二十多個人被抓出去要求重打登記學號時,我還很高興我在軍中至少有項專長,孰不知可怕的事情就要到來.....


175公尺同樣是臥射射擊,我們要打的目標就是一個人形鋼板,擺在一百七十五公尺處讓鋼板看起來就像是個小米粒一樣。打靶有分成兩種,中彈倒靶和不倒靶兩種,後者多半用在測驗的時候。當我們在進行鑑測時,每個人有三十秒的時間來打靶,六發子彈的擊發時間從瞄準到發射大約三秒而已,沒有時間讓人形靶倒下去再爬回來,這樣會耽誤測驗時間。記得第一次打175公尺時,從覘孔當中瞄到人形靶,注意身體姿勢還有各種該注意的射擊要領,然後微微扣下扳機。砰的一聲,子彈被擊發出去,不久你就會看到前面的人形靶立即倒下,這代表你那發的確有擊中。在第一次的測驗當中,我的成績還不差,六發中五,但相較於滿靶的同學比起來這代表我還不夠專注,需要再更加努力些。

以預官的受訓期較長的這一點,排除看班長的歸零射擊,我們會有五次的機會來實際打靶。但因為遇到9月14月的辛樂克颱風,讓我們失去了一次175公尺打靶機會。為此連長相當地懊惱,決定怎樣都要讓我們補回來,所以在鑑測前都在不斷地練習打靶。就在打靶測驗前兩天,我們同樣在進行打靶練習,我又跟之前一樣被抓回去打靶。有時候會因為眼鏡沒有黏好,或者當天的狀況不太好而造成打靶偏掉,回去重新打一次通常就可以恢復正常。也有些人會被抓回去重打的員因是因為多打,明明只有六發的子彈,電腦卻顯示有七次的撞擊紀錄,神人嗎?可能的原因是別人打到你的靶位,或者你的子彈打到土堆造成碎屑撞擊人形靶,這樣都可能造成誤判。

結果這次我上去重打,砰砰砰砰砰砰,連長要求上頭把成績報出來。

零發!」
我很難忘記我聽到零發這個數字時的感受,不可能啊,我今天的身體狀況什麼都很好,怎麼可能打偏呢?連長的指導方式很簡單,打不好就繼續重打,不斷地打到全中為止。可是接下來就像是被詛咒一樣,當跟我同批要求重測的同學一一過關下靶台的時候,我卻像是自己不肯離開一樣停留在射擊靶台上頭,我每次打出來都是零發!靶助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他在我射擊的時候不斷地告訴我該如何瞄準,槍有沒有拿歪,該如何調整自己的瞄準點之類的,但每次的確認跟修改似乎都是沒有效果。

連長在我打了快要第六回的時候來到我旁邊,先是抱怨靶助沒有確實糾正我的姿勢、準心瞄準的位置沒有瞄好之類的,但他的建議如同靶助之前所說的那番建議一般,無助於事。上頭報靶的人忠實地將電腦呈現出來的數字呈報,甚至開放了中彈倒靶的功能來確認我是否有打中靶位,但每次的打靶只是浪費一個又一個的彈夾。我的眼睛所看到的畫面已經開始模糊,汗水不斷地滲入我的左眼,痛苦跟屈辱同時消磨我繼續打靶的耐性。

「起來,靶助,你去打打看,看到底是什麼問題!」

我之前一直跟連長反應,說當我瞄準覘孔在靶上頭時,總是沒辦法打到。靶助從煙塵飛起的位置,告訴我應該不斷地往右邊,但是如果真的來到指示的位置,這時準心根本就不在目標物的三分之一處,甚至嚴重偏離到相隔到快半個靶位的地方。連長則是駁斥,準心明明就很正,而且每把槍都經過班長們調整,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呢?

就在連長講完話的不久,靶助已經扣下扳機開始射擊。我抬頭看看設定中彈倒靶的靶位,一槍又一槍的砰砰聲響起,而人形靶好比駭客任務一般動也不動地卻閃過所有子彈。靶助臉上的表情開始糟糕,是因為他太久沒有去打靶才會沒打中嗎?我看著他的疑惑,我露出淺淺的微笑,「你總算知道我剛剛是什麼感覺吧!」靶助拿起步槍,沒有說什麼話就將槍交給另外一位班長,這種事情畢竟多點人來測試才會比較準。

班長的第一槍也是miss,但我看出班長打靶時相當有一套的地方,他每打一靶就會開始修正自己的瞄準點。就這樣子到了第三槍的時候,人形靶可能是累了,它不敢置信地緩緩倒下,一副不相信自己躲過數十發子彈後,竟然會有被打到的一天。班長緩緩展起,告訴連長關於這把槍的事實。

「它的準心高了,而且有偏左的問題,怎麼打都打不到。」

連長的表情真是有趣,剛剛他還積極替這把槍辯護,這時他則是叫其他靶助靶另外一個靶位的槍拿給我。剛剛在那個靶位的人經過連長指導,透過這靶槍從零發的成績打到滿靶,證明這把槍絕對不會有問題。

「這是我加持過的子彈,用這個來打,有沒有信心!」連長遞給我一個六發彈夾

「有,六發裝子彈,送上槍機!」



砰砰砰!慘了,我沒有注意到在我跟前頭那把槍耗費數個彈夾的時候,我的體力已經被嚴重消耗。我現在抬頭看出去的畫面,又變成了模糊一片。儘管我手上拿著是戰果豐碩的國造65K2步槍,使用的是連長親自加持過的彈夾,打的是敏感度高中彈會倒靶的人形靶,哈哈哈,怎麼打都打不中耶!就在我消耗了國軍八十多發子彈,讓彈藥兵補充送上兩個臉盆的彈夾後,連長終於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這樣打下太沒意思,一點成就感都沒有,走了走了,不要練習了。」

從靶台上頭走下來時,同學們早已經撤離到遠方的草地上頭,大家為了我多等了快二三十分鐘的時間。當器材班的同學看到我走下來時,我們的情緒正好相反,他們是快要笑出來,而我是差點眼淚要飆出來了。班長走過來,告訴我說我在軍中也算值得了,人家怎麼打頂多一個新訓時間打五六個彈夾,不過三四十發的子彈,而我一次的射擊時間就給人家打了八十多發,真是賺到了!

哈哈哈,其實打靶這種事情,真的需要靠運氣和平常的練習。運氣不好,打靶時就會遇到卡彈,甚至像我一樣拿到調整不好的槍枝。在經過兩天的沈澱情緒後,我又再度登上靶場進行我的射擊鑑測,在我從班長手上的登記本上頭看到我的成績:五發。我總算是恢復了,沒錯,我就是我,雖然沒有太大的進步,但至少也不會退步太多。對自己多一些信心吧,人衰什麼事情都會遇到的。




P.S. 後記

談一件跟打靶沒關係卻跟步槍有關的事情,在整場鑑測的過程當中,槍枝的大部分解是最容易得分而且配分高達15%的測驗項目。結果就在那場測驗當中,有個人沒有成功在時間之內分解完畢,他的後結合銷緊緊卡在槍身部和槍托部之間,用特殊板手怎麼敲都沒辦法敲出來。儘管在最後好不容易敲出結合銷,最後卻無法把它敲回去。鑑測官則在旁邊一直說要用手掌把它敲回去,結果敲到整隻手都紅掉還是不為所動,因此大部結合的那官最後宣判是無法完成。這件事情,讓這個人成為該連隊唯一無法拿到該測驗分數的人,而那個人就是我。

由於我們分成兩批去測,第一批八十人,第二批五十多人,雖然測驗時間是無上限,但為了操作順利,評審把我趕下測驗場。與我特別有緣的連長又跑過來,他看到我的時候大概臉上露出的表情就是,「怎麼又是你啊,每次怎麼都是你在出包呢?」他跟之前一樣繼續抱怨怎麼可能會有步槍是有瑕疵的問題,特別是拿來測驗用的槍,於是自己拿起手掌試圖把後結合銷敲回去。

根據後來下批同學的回報,連長到最後也果真無法敲回去,證明那把槍又是有問題的槍枝。但是因為下一批的人只有五十多人,我的槍枝不會有人用到,所以他也放棄換把槍來代替操作的這個念頭。這讓我知道,有時候人衰,什麼事情還統統會讓同一個人碰到。

1 則留言:

Kobe魂 提到...

80幾發喔,你太賺了啦,我們只打了你一半的量吧.只能說你運氣太好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