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3日

颱風來了,收假呢

星期五的成功嶺上颳起了難得的冷風,這陣風也吹亂了我們平常的腳步。

在餐廳裡頭看到颱風的訊息,那已經是禮拜四晚上的事情。說道颱風這檔子事情,光是在新訓當中就已經碰過三次。第一次成功讓我們延後入伍兩天,而接下來的幾次不經讓人感覺說不定是某人的惡作劇,別說是狂風暴雨,整個山上是陽光普照汗滴直流的操課好日子。而這次感覺似乎有點不同,班長抓了幾個公差到寢室和餐廳的玻璃上貼個X的膠帶,還交代我們記得把洗臉的臉盆拿來接水來儲水備用。標準的防颱措施讓當天晚上僅有二十分鐘的榮團會也變得倉促,我連託人買回的冰淇淋三明治都還沒吃出是什麼口味就已經吞進肚子裡頭。

這次的颱風,似乎是來真的。

星期五的早晨,介壽台上頭只有我們一個連在操課。操課的原因很簡單,下週就要準備鑑測,而我們的刺槍術整套卻是只有練習過那麼一次,說實話也只能算是有個印象罷了。連長對班長的狂罵伴隨吹向我們的陣風刺進了耳朵裡頭,在手投跟單槓確定已經要放棄的這一天,刺槍術這個團體分數我是一定要拿到手,不管分數多低都一定要穩穩把它拿好。來回幾次的奔跑,無盡地原前迴左右的突刺,緊接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防刺動作,風聲當中我們的動作像是被吹落的樹葉一般,凌亂卻挺有規模地。

在同學的指導之下,我終於發現我在投手榴彈時為什麼一直投不遠,原因除了身體不協調之外,另外一點就是我習慣利用手肘出力。你這麼想想好了,把你的手向前打直,然後將手肘抬舉九十度再扔出一樣東西,不管怎樣都不會丟得很遠吧!沒錯,投東西時應該要使用到大臂的力量與腰部的扭動來將力量傳達出去,而不幸的是,我似乎從來沒有用過大臂來扔過東西,一次也沒有。要改變過去的積習挺困難,我在強大的逆風之下扔出的每顆球,看來似乎都有氣無力軟綿綿地往前飛。

間斷地雨絲慢慢轉為豆大的水滴,打在每顆滯留在半空中的球上;有些該繼續飛個二十公尺落地,有些還沒出發五公尺就準備降落....

器材班被班長戲稱是精實強悍的一班,沒有什麼原因,只因為我們風雨無阻使命必達。無論是單個重達二十公斤的水桶或是疊起來比人還高的講桌,我們都必須把器材運送到部隊所到之處。這樣一個班級,有個很有趣的地方,就是幾乎每個人都通過體能測試、手榴彈測試,相較其他班級會有更多的及格率。除了我。穿著墨綠色的雨衣,嫌著雨褲穿著麻煩,下半身被雨水打得濕透,相當地不舒服。當了器材班之後,我更能體會梅爾吉伯遜曾說過的,「我將會是第一個到達戰場,也將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人。」打著豆大雨珠的這天,我在心裡默念著這樣一句話,拉著滿是水桶器材的拖車往上坡的連隊拉著。

中秋佳節沒有獎金,颱風天的寢室沒有電力,營長說的話倒是有些順耳。營輔導長對著低頭看課外讀物的同學狂罵,似乎抱怨一件相當容易理解且合理卻怎麼也不行的行為:「現在是莒光日時間,你怎麼不看電視呢?」其他同學把手上的書本收一收,如果你從天花板往下看,你會為軍中的書籍閱讀率感到欣慰。這群人雖然未來不一定守得住你的性命,至少靠著他們的知識或許可以改變現在的狀態。戰爭也許不再是一時的衝動,但也有可能變成精心策劃的棋子;想到這邊,這群看著課外書的弟兄,或許能夠阻止這些為利益而打的戰爭。

營長遵守了他的約定,讓我們提早二十分鐘離開營區。其實要讓我們提早離開,不用太多的精心安排,只需要把莒光日的電視關掉就好。營長要說的話,營輔導長老早就已經寫在後頭的白板上頭。寫的之精細,讓人根本看不清楚上頭寫的是什麼字。關於上級的權限,我們大概都知道個大概。我在腦中估算出了一個大家的權限表。營長的權利絕對沒辦法讓我們可以自由地離開,旅長倒是有些可能,畢竟假單上頭蓋著的就是旅長的名字。

不出所料,營長對於颱風的侵襲其實非常了解。對於我們在心頭打的算盤,他自己也在心中反覆驗算著,希望自己說出來的話不要讓人家產生誤會或者過度地期待。在長達五分鐘的宣教當中,他重複地告訴我們不要勉強自己回到營區,畢竟下週就要鑑測。但是對於關鍵的「放假是否延後,是家中還是台中停止上班上課就不用回營區,自動延後一天收假」這檔子事情是絕口不提。

軍中就是這個樣子,大家都在規定的範圍裡頭說安全的術語,想要知道底線的人除非自己過去踩一踩,不然怎麼會知道可不可以。當外頭風大雨大,我在關心何時會公佈停止上班上課,高鐵是否會正常行駛的這個時刻,我想軍中依然對明天是否會延遲收假沒有個頭緒。除非真的有人相信連長的話,真的等到風雨都停了才在禮拜一中午回到營區;不然,我想明天大家還是先準備好淋成落湯雞,早早回到營區裡頭報到洗澡比較實在。

反正國軍就是這樣,說是平時鍛鍊出來的精實嗎?倒不如說是天生廉價的命,上頭說一動做一動的傀儡罷了。要我們冒著風雨回到營區,報告班長,待班長的命令爾後之行動。

----
後續

當這一篇打出來的時候,臺鐵與高鐵的車次都受到些許的影響。與我最相關的高鐵,在今日下午四點公佈出來的結果,明天到下午兩點往南下的列車為各站都停的車次,每小時一共有三班。軍方的看法跟法律上的見解不大相同,法律上認為預期可以準時到達營區卻因為不可抗力因素而導致你遲到甚至無法歸營是個合理的行為;而軍方則會認為那是你沒有抓好前置量,沒有考慮周全。傻傻的新兵,準備禁假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