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7日

伊人辭離誰淚流

國中的時候,看到班上的同學轉學離開,總會覺得對方要到一個好遠好遠的地方。那個地方可能就在天涯的另外一端,但多半的時候大概距離這個城市不會超過三百公里的半徑,大概就是在台灣的某個地方。但是對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孩子來說,這個地方,就是他的視野全部,而外頭的世界一律稱之為未知的地方、地球的另外一端、宇宙的邊際之類的。

直到大學,老師宣佈某位同學因為父母的關係要離開台灣,這時候在我好不容易拓展開的視野當中,某個人又以光速般離開了這個領域,好比離開地球不知道幾年的企業號。我試著看地圖,告訴自己台灣在這個地方,而他們去的地方大概就是在....嗯,大概就是在距離一個手臂長的地方,長得有點像是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土地上面,有著觀光客到了當地就會去看的景觀標地物,而那又是個我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

與每個同學不是每個都有深厚的感情,有些只有點頭之交,有些卻是我喜歡用心去深交的朋友。直到對方離開前快樂所描繪未來的景象,我看到的卻是過去的一幕幕。這些過去我每一個都有印象,對方所說過的話,對我做出的回應,開過的每個玩笑話所傳來的笑聲似乎都在耳邊眼前,但我卻看不到未來的模樣。當對方開始在地圖上增添了一塊全新的國度,我依舊在台灣地圖上替居住的城市加深輪廓。談笑聲當中我把對方送進了未來,那個國中的我、高中的我、現在的我都沒機會去的地方,只存在於他的話語當中,夢想藍圖所標示的地方。

過去要互道再見時,總會跟對方玩上個十八相送,你跟我說聲晚安,我再回句有個好夢。時而幼稚時而成熟的你,我相信在任何地方都能擁有你的天地;而稍嫌幼稚沒有長進的我,將在這塊自己不斷加深的框線的土地上努力著。我將為你豎起過去的旗幟,等待你的回來,也為你祝福祈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