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1日

談,對打

MSN聊天是我每天幾乎都會做的事情,幾乎早上起床就是打開網路去看看有沒有可以聊天的人,晚上睡覺前還是想辦法聊天。這種動作幾乎成為了機制,就跟現代人沒有手機就會沒有安全感一般。雖然我平常根本沒有帶手機的習慣,但是聊天就成為我和別人溝通的方法。

一開始會接觸MSN純粹是我很討厭講電話,要讓我透過一個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傳遞聲音的機器跟另外一頭的人溝通?免了,用文字溝通還比較容易些。後來我發現,在跟人的文字談話中可以替自己找到過去沒發現的靈感,只要將這些好的句子跟想法放到記事本當中,約莫約一小時後就可以完成一篇還不錯可以閱讀的東西。如果今天換成是聊天,那我想這還不太容易,你總不能停下來跟對方說這句話還真是不錯,你想要拿出筆記本來記記看。但打斷兩人對話總是不太禮貌,有了聊天文字記錄則能夠讓我享受完聊天之後,回頭還能處理剛剛腦袋想到的點子。

但是並非在聯絡人都能夠讓我盡情聊天,更少人能夠讓這種「點子」突然從天而降。多半的時候大家的回答方式就跟聆聽顧客抱怨的客服人員一般,「嗯哼,嗯哼」然後敷衍地結束這次的對話。我很好奇為何有些人我可以跟他們聊一堆,一聊就是數個小時,但有些就在這些發語詞的對話當中結束,尤其發語詞是否可以獨立成句子還是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根據四十八小時前我的想法,我認為那是因為對話者本身扮演的是對方的鏡子,能夠約略反映出對方學習的程度和興趣,而映照出來的畫面是否清晰完整,則看對話兩方的契合度如何。像是白雪公主當中的女巫跟魔鏡,雖然兩人最後的結局不是太好,但是幾乎有求必應,這就是一面好的鏡子。

但最新二十四小時的想法,我則是認為對話就像是兩人的網球雙打。在提到這個想法前,我先聲明我不會打網球,謝謝。雙方聊天就像是球賽一般,開頭的人只要把球發出來,對方就應該想辦法回應。對話的目的在於交換彼此的想法,互相影響對方的情緒;有時聊天是純粹想要找個消遣舒緩自己,但如果能夠因此讓對方開心,我想我不會介意使出全力來打出漂亮的球賽。然而這場球賽是否好看,絕對不是希望看到一面倒的局勢,最好是那種對方針鋒相對,你來我往的激烈情況。雙方的實力需要相當,而且知道對方喜歡打什麼球路、最不擅長的地方是哪裡,藉此來讓整場比賽精彩畫面重播重播再重播。

為什麼要知道對方的強項與弱點,那是因為如果你一直將話題往對方的死角送過去,提出對方註定無法回答或是不願意回答,這樣只會讓雙方處於尷尬的場面,而這絕對不是談話的目的。你的目標不是一下子就要對方回不出話來,而是想要讓對話變得更有趣;如果真的想要讓對方立刻敗北,其實方法多得讓你驚訝,只要往對方不擅長的領域話題或者聊天的矛盾之處給予一擊。

碰!再見了,歡迎你加入封鎖的名單。但往好的方面想,你又空出MSN的聯絡人列表耶!

在聊天的過程中,自然會發現自己跟不上對方的速度,這個就像是你平常有沒有運動一樣。打字的速度雖然不會是影響的重點,但是當下有沒有快速地回話,把握住回應的時間點,我想就是重點。如同《美好的一年》(A Good Year)所說的,喜劇的重點就是時間點(Timing),抓住當下就會很有趣。說來說去,想要跟對方聊得開心,除了對方的興趣跟你有些許重合,剩下的就看你能夠多去涉略多少部份來增進自己。要是哪一天你接不到對方的重點,就努力增進自己吧,這樣可以讓每場聊天都是好的比賽,而不是難看的生死扭打的拖戲:P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