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日

無良印品,便條紙再進化

三月初的時候我總算從恐怖的光碟片盒印製的過程中解脫,由於業主要求我們要印製成品的光碟片盒封面,所以當時每天都在將印好的封面從 A4 紙上裁出。看著一旁堆積如小山的紙段,我心想這些紙的樣貌還真像是A6 記事本的大小,雖然寬度要為更窄了些,不過似乎很適合裁切後拿來記事使用。

雖然那時把這個想法塞進內心某個地方,不過等到事情稍微輕鬆過後又開始想起這個念頭,決定要動手來製作記事本。由於紙段的尺寸為 28 x 9 公分,因此我將它對半裁切製作成比較適合單手拿起的尺寸。對於如何將那麼多張長度寬度參差不齊的紙張裝訂起來,這點我倒是有個異想天開的想法,我決定使用白膠來作為中間的黏著劑。白膠的好處在於快乾,而且乾燥之後呈現透明狀,對於要拿來裝訂的物品來說是最好的黏著劑。

當我將第一代的記事本送給同事時,她看著那本筆記本無奈的說:「為什麼會裝訂得亂七八糟呢?」我則得意地回答:「不然怎麼叫做無良印品呢?如果被你發現有裝訂很好的話,就該叫做無印良品了。」當時一句玩笑話,讓我發現其實只要裝訂得宜加點巧思,就算外表醜醜的記事本也能夠深得人心。



虛線刀

正巧那時另一位同事跟我提到一種文具,叫做「虛線刀」,也就是能夠在紙張上刻畫出斷斷續續刻痕的刀片。這種刀子的用途可以用在製作園遊會的票券上面,或者當做禮物拆封的輔助線,總之你可以不用在花力氣用美工刀一段一段刻劃就能做出這種有趣的刻痕。

剛買來時和大家玩得不亦樂乎,但後來仔細想想,這種刀子究竟在實際環境當中有什麼用途。我已經沒有當學生很久,也不太可能會遇到園遊會要製作園遊券的機會;雖然這把刀子很有趣,但老實說是不太有用。直到我開始重新設計無良印品記事本時,我才有機會將這把刀子發揮到極限。


DSCF1500

對半裁切過後的紙張上利用虛線刀畫上一條一條的痕跡,每次用虛線刀裁切時大概只能裁 5~6張的紙,而一本筆記本大約需要五十張紙才會有份量。


DSCF1501

我會將切割好的紙用橡皮筋捆成一好幾包,每包的紙張高度約1.2公分是最為適當,因為接下來會需要利用長尾夾將紙張夾緊的步驟,因此你的紙張高度最好符合長尾夾張開的極限。


DSCF1502

白膠的部份,我最初的幾款筆記本都是使用萬寶白膠,近幾期改用南寶樹脂;不知是天氣逐漸轉涼的緣故,我會覺得使用南寶黏出來的記事本都還會有多餘的水份,會需要多個半天的時間風乾才可以使用。

至於刷白膠的工具,可以的話我會希望買一支刮刀,不過家中沒有那種東西可以讓我浪費的話,我就只好選擇次要的工具,也就是牙線棒。利用牙線的塑膠柄和前端的線,可以將白膠刮得比較平順乾淨。至於塗抹的秘訣就是,將所有看得見的空隙通通塗上白膠,因為總會有些紙張沒有在會被黏到的範圍內,所以能做的就是加強其他紙張之間的擠壓,讓整本書非常牢靠。


DSCF1504

完成上膠的紙本可以利用牛皮紙包覆,如果你家剛好有西卡紙之類的紙張,可以拿來製作外頭的硬殼。當紙張包覆上去之後就可以利用長尾夾加以固定,用夾子固定後的書背會被壓出漂亮的內彎圓背。約壓住四個小時候可以換一下長尾夾的位置,加長尾夾固定在紙本的中央,這樣就能壓出整條漂亮的圓背。


DSCF1505

五顏六色的長尾夾在陽光普照的好天氣中看起來相當奪目,如果你是在大太陽底下晒書的話,大約晒個半天就能夠將筆記本收起來,因為除了風乾之外還能將多餘的水份快速去除。


無良印品 - 7

完成後利用虛線刀將多餘的牛皮紙封面割除,將紙張撕開來的時候會留下特殊的紙鬚,這讓我覺得更有牛皮紙記事本的感覺。而整本筆記本因為都經過虛線刀的處理,所以除了比較容易翻折之外,還可以隨時將頁面抽下當做便條紙使用,不用再去破壞裝訂好好的記事本。

這就是我所喜歡的無良印品記事本,不需要太華麗的裝飾,簡簡單單功能方便就是我所追求的。另外觀看到這邊,也知道我做紙本製品時一直在避免使用的就是塑膠、金屬的裝訂工具,因為人們筆記本用一用拿去回收時,需要花最多力氣處理的就是將多餘的裝訂物拆除才能夠資源回收。也因此我在製作時,希望是就算你直接扔到資源回收桶,也能夠直接加以回收的紙製品,這樣才是不造成多餘污染的好產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