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去 LIE TO ME

  • 0
LIE TO ME



《謊言終結者》(LIE TO ME)是一部談論謊言辨識的心理學戲劇,如果要用比較貼切地描述,那麼說他是身體語言辨識方面的《怪醫豪斯》應該不為過。會如此地說,是因為主角卡爾.萊曼博士表現出來地就是輕浮、率直,總會把身邊的人搞得快要發瘋,卻總是能夠朝著正確的方向耍任性把每集的案件漂亮解決,這樣的描述直接套用在豪斯身上應該也是挺合適的。





這部戲劇的基礎建立在保羅·艾克曼博士的微表情辨識上,能夠讀取對方臉上短暫浮現的表情跟肌肉的抽動,搭配身體語言所作出的姿態判斷對方是否在隱藏掩飾些什麼。就像我們老愛開的玩笑,「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老實。」身體總是會不自覺地釋放出某種資訊,多少有部分是希望對方能夠更加明白我們想要表達的想法,但往往也會悄悄洩漏出我們的資訊。

試著這麼去想,你的內心世界當中原本是毫無遮蔽,任何記憶都是攤在地上一目了然。有時人們為了保護自己會將這些記憶片段分區存放,例如說那些尷尬、不舒服的回憶就會被歸類在「厭惡」的區塊,我們只要避免去瀏覽那區去好。

當謊言辨識專家出現在你面前,例如說劇中的萊曼博士做在你的面前,用很慵懶的方式注視著你,開始用些平常性的交談話語來建立你的情緒基準線。例如問問你的名字、有沒有兄弟姊妹之類的,一些很中性的問題來排除既有的情緒,避免有些人天生就很緊張,被問到每個問題都會表現出緊張感,先前的這些問題就有這些衡量效果。

當對方問起你需要判斷,也就是你可能需要說謊來保護或逃避的問題時,這時就是精采的部份。你的內心世界有如電影《全面啟動》一般,瞬間在所有資訊的外頭架起高高的城牆,自我防衛機制開始啟動。萊曼漫遊在你的內心世界,跟著你的說法一起瀏覽這個城市。

「這個城牆後面是什麼。」「沒什麼,只是一堆雜物罷了。」「你說謊。」當你的供詞被戳破時,往往會陷入一陣緊張,縱使你知道對方是個測謊專家,為什麼對方會明確知道你的正確答案,難道他會讀心術嗎?於是這座保護的城牆開始崩潰,純粹因為你不想讓全部的祕密曝光,想讓對方只攻破自己可以承受損失的普通秘密,於是對他坦承城牆之後隱藏的記憶或真相為何。

從這裡來看,萊曼究竟有何魔力可以猜透你的心思。以城牆的例子,當你把城牆建築好之後,你會留下一扇小門讓你進出,因為你很難阻止自己不去回想,所以多少都會留下一小個入口。每扇門都會有把鑰匙可以進出,你可以想像這把鑰匙當做是金融卡密碼一般。每次提款時,你往往會在腦中默唸一次密碼幫助你輸入到提款機當中,拿出白花花的鈔票。

當你說謊的時候,你的身體也會把你的祕密存放地點說個一次,例如拳頭不自覺地握拳,彷彿在說「一切都跟那件『令我憤怒』的事情有關。」對方這時就只需要說,「你在憤怒些什麼?」就可以套出他要的資訊。對方並非真的能知道你隱藏的記憶,只是他能說出那扇不可開之門的密碼,當你承受不住時自然會為他坦承。因為謊言,就是為了隱藏與被揭露而誕生。

初次認識到身體語言可是透過高中的英文課本,裡頭有一篇就是針對「身體語言」(body language)來介紹,告訴我們對方所站的位置是在保護一個安全舒適的範圍,只要不要侵害到這塊區域就沒有問題。畢竟是課文,所以內容並沒有針對身體語言的判讀來多做介紹。

關於身體語言的介紹,坊間有諸多書籍都在針對此方面,像是《冷讀術》系列,透過話術搭配上微表情的觀察來引導對方說出心中的話語;或者是FBI專家透過多年的辦案經驗,針對身體語言來多做說明應用,推出了一系列《FBI教你讀心術》之類的。這類書籍啃多了,難免會有種重複咀嚼二手知識的缺點。畢竟這些人都不是專家,他們只是將這類工具使用地相當多次之後再將心得寫成一本書賣給你,或許循規蹈矩從心理學方面著手是比較實在的道路。不然徒像看魔術破解書籍,你看完頂多讚嘆魔術師的技巧高明,偶爾自己稍微動手一樣畫葫蘆,實難有超越的機會。


無敵浩克

話說飾演萊曼博士的演員提姆.羅斯,仔細看一下這張像是被人打過很多次的臉,不難想起他曾經演出過的《無敵浩克》中的布朗斯基一角。不過在此齣戲劇當中就不再維持那麼嚴肅的形象,反而是要越放鬆越像個痞子最好,因為要讓對方率真表現出自己的真性情,就是要讓對方為你放下心防,這就是萊曼博士魅力所在,「有魅力的混蛋」。


Ref.
  1. “微表情,”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tw/%E5%BE%AE%E8%A1%A8%E6%83%85.
  2. “謊言終結者,”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tw/%E5%88%AB%E5%AF%B9%E6%88%91%E6%92%92%E8%B0%8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