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碎片

  • 0
我喜歡用基督宗教的神話作為故事或譬喻的基礎,這跟我的宗教信仰並沒有太大的關係,只是純粹因為過去聽過很好的基督教牧師演講讓我大吃一驚,可能單純只是因為他是個很好的演講者吧!

基督宗教的故事跟中國宗教故事不太相同,我想前者比較突出的部份在於解釋了人類出現在地球的這一段故事,對於解釋人生意義時會有很大的幫助。相較之下中國的神話似乎是從生活周遭開始,打從故事開始流傳時就是以當時為時代背景所創造,由個普通人轉化為神格的歷程,講述他拋棄了什麼而得道成仙。兩者比較起來,我覺得基督宗教的故事比較貼性人的層面,而非神所統治的這個世界。

近年來的西方神話小說重新再把上帝拿出來講了一遍,說法和過去神學課是大不相同。小說與電影題材將人的元素添加到神的性格上,讓他說起話來就像是你身邊給你的人一般。同時這些故事在不違背基本故事架構下,從七天創世、伊甸園、啟示錄、世界末日等加油添醋發揮想像力,彼此卻可以相互解釋講得通順,讓新版的基督故事有了好萊塢的精采動作效果,卻不失過去的神祕。不過我不確定教廷方面對於這個亂象是否會樂於接受就是了。

記得以前一個神父問我們生命的意義何在?我想我喜歡用上面的好萊塢版的基督故事為基礎來講我認為的生命。我想所謂的上帝(或者說統治宇宙的既有規律)就像是所有生命的集合,你可以想像成一大片圓形的鏡子一般,你可以一眼看到這片鏡子上所有的瑕疵,也能欣賞到鏡子上反映的光與美。

上帝透過這麼鏡子看著自己,然後輕輕將手從鏡子的邊緣放開,任由它往地下掉落(不要問我掉到哪裡,我想大家都不太願意知道)。用你喜歡的破碎音效,那片曾經有著上帝面容的鏡子碎成了無數的小塊,每個都曾經是完成的集合,現在卻成為零散混亂的小個體。

我想人的一生就是在追求過去曾經擁有的完整,所以人們會不斷地追求自己所缺少所渴望的一切,拼命地小把自己的稜角缺口給補齊,縱使我們知道這一生的時間不可能讓我們變回過去一般,不會像人們心中那個全知全能的人,但至少可以讓自己成為自己認為的完整模樣。

如果這樣來看,我所追求的事物通常都只是自己關心的部份,我只想要再去多了解一些科技的發展、有空就多喝點咖啡吃些甜點、讀些書籍讓自己能了解更多別人的想法。我的作為絲毫對世界沒有些影響,但我卻一直在決定我自己慢慢接近心目中的那個自己有多少距離。這也許就是人的一生存在的意義,不斷地尋求完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