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0日

本日道路駕駛,無人傷亡

水溝跑法

對我來說上路這檔子事情應該是等基礎練會之後才談上路,當自己的功夫還只會一招半式就直接登場,對我來說似乎是個自殺的行為。好比以前練習單車時,都是先在自己村子裡頭騎著車子撞來撞去,等到附近的樹木磚瓦都破得差不多,我腿上的傷疤結痂之後,差不多也代表對於單車的駕駛有把握可以上路,這才把單車騎出去。同理也用在我練習機車上頭,一開始都是窩在社區停車場中跑來跑去,直到確定不會突然騎騎倒下來壓斷一兩條腿(話說人有幾條腿可以斷呢?),這才出去外頭晃晃。這個培養個人信心的作法,在練習汽車時卻被打破了!

道路駕駛在這家駕訓班安排是一整天的活動,上午三小時與下午三小時。每段出門時都是兩個學生互相交換開車,回程的時候再互相交換開彼此開過的路線。跑的路線就是從板橋到大溪、板橋經石門山到慈湖兩個路線,中間會經過台三線與台七乙線,每種路段都有不同的狀況需要應付。例如說市區內路線通常比較直,只要上橋之後自然可以切到高速檔行駛,但麻煩的就是紅綠燈較多,對於起步常出毛病的我來說是個挑戰。而山路的部份相對簡單,但是路線上就是彎彎相連到天邊,當你過了一個彎之後又要趕快準備另外一個轉彎。比較好玩的是山路上幾乎很少車輛,可以不斷練習過彎的功夫。但有時太專注於眼前的彎道,往往會忽略兩側的狀況,其中開得太外面差點衝到邊溝裡頭去,險些製造「台七線最快翻覆傳說」。

當教練跟我約練習道路駕駛的時間時,我還真的被嚇了一跳。從7月20日至今,我碰車子的日子大概才六、七天不到,同時加上我很容易緊張(教練說的)導致練習進度遲緩,沒想到就在今天就要直接上路見真章。在教練場出現的毛病在上下午的路程當中都有碰到過,像是離合器沒踩或者放太快導致熄火,這些都有發生過。特別在板橋新海橋的岔路口,車流量向來都比較大而且駕駛們的心情也被頗長的倒數計時器給激怒,而這時神經大條的我決定要緩和這樣的氣氛。就在前頭指示燈號變為綠燈的時候,當油門催下去的瞬間,我清楚聽到那明顯而熟悉的聲音,「轟,轟,咻~(熄火)」後頭馬上就傳來大家的加油聲音,不約而同都以按喇叭來表示自己的想法,真是熱情的民眾(笑)。在我車後原本還跟著一輛教練車,不過在我被按喇叭並且半自動緩慢離開現場後,那輛車子再也沒有出現在我的後視鏡中。

說道今天的學習體驗的話,大概就是對於引擎轉速與換檔時間有一些瞭解。有趣的是,今天道路駕駛的路段走的是台三線與台七線,拜當兵時常坐別人的車子到處去走走看看,換成自己開車經過這邊的時候竟然有種熟悉與懷念感。要怎麼走才能回到原本的路線,腦袋裡面也有部份的概念,這大概就是經驗不足的我有的優勢,至少對於路線的熟悉可以給我部份的安全感。經過這樣反覆換檔與過彎的練習後,我想對於教練場裡頭的駕駛應該會有幫助一些。想一想這種震撼教育,也是快速成長的一大關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