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9日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有時候說也奇怪,東西幾乎會選擇在同一個時間點壞損消失,就好像是彼此互相約定好的一樣。我會有如此的感觸可能也是因為,我的單車裝備在最近這些日子真的都壞掉啦!

我想想這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應該是四月初我正在上層單位集中作業,我和前任組長正在談論單車的事情。他告訴我如果我把單車放在部隊裡面供人騎乘,那麼自己就要先做好心理準備,畢竟沒有人會像自己一樣那麼愛惜車子。但我只是笑笑,我認為一輛車子如果不去騎,每天只是不斷地保養維護,那就失去單車存在的價值。


Topeak Panoram V12
Topeak Panoram

當我回到部隊,看到桌上擺著一顆熟悉又不太認識的東西,竟然是我的碼表!因為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週五放假日,沒有人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這點讓我相當生氣。直到週一有班長跟我講,在騎乘的途中這顆碼表突然掉了下來,後面緊接著來了一輛汽車輾過這顆碼表,碰!

我聽到之後並沒有多生氣之類的,因為有形的物體終有破碎的一天。不,我並沒那麼禪意,因為我在集中作業前就已經發現碼表座的固定螺絲有點鬆,只是當時沒有工具可以立刻鎖緊,就稍微轉呀轉。沒想到最後悲劇還是發生。




AKSLEN HL-60

另外由於我習慣將車子停在社區大樓防火巷中,有時候感覺安全到連車燈都沒有拔下來。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賊,當我準備去騎車時,我感覺車子握把的地方好像…少了些什麼。我的天啊!我不記得這裡連車燈都沒有,這裡應該要有個車燈才對。

雖然懊悔不已,但是我振作地也很快,在買車燈前的幾天先用之前壞損底座的手電筒頂著先。由於前一款車燈給我的印象不錯,所以我在選購人生第三款車燈時就直接選擇升級版的AKSLEN HL-60,型號被稱為火盃。




AKSLEN HL-60

火盃燈有個特殊的地方,就是在電池柄部地方採用半透明的外殼,上頭有個大大的X造型,看起來頗具科技感。話說我從小就喜歡這種造型,不知道男生是不是都一樣,只要能夠透視到內部的機械運作的構造就會有種新奇感。



AKSLEN HL-60

這次火盃燈依然使用4顆4號電池,特別的是將電池座與車燈頭結合在一起。我想會這麼設計的原因,主要在改善前款車燈HL-42的接觸不良問題,前一代的設計更換電池的過程可能造成金屬接頭錯位,導致車燈的亮度大打折扣或者根本不會發亮,所以乾脆把電池座結合在一起。




AKSLEN HL-60

之前聽網友說過,火盃燈所照出來的光圈相當漂亮,所以就拍了一張照片。平常在騎車時會見到燈光投射在地上的光圈如同被雙手捧著的聖火一般,由主燈打出來的照面與兩圈光環構成。這時我在想,如果一切的物品都沒有壞損,那麼我怎麼可以見到如此漂亮的畫面呢?




好一根釘子

又是某一次集中作業回到部隊的時候,我知道,我集中作業的時間相當頻繁。你也知道,當上頭單位被交代了他們自認為無法完成的任務時, 他們通常不會花時間去思考該如何完成,只會要求底下單位的負責人一同過來陷入泥沼。如此可知,最近的難題還挺多的。

反正當我牽車準備回家時,我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哇勒,我的車輪怎麼會爆胎勒,這個絕對不是一般單純漏氣那麼簡單。結果經過三個小時的奮戰,從七點準備回家弄到晚上十點鐘,發現漏氣的地方還真是不好找,特別是內胎似乎被堵住,一定要使用空壓機打氣才能灌好,這讓我連跑了兩次加油站借用打氣機。至於為什麼要跑兩次呢?因為我第一次補錯洞了,非要將內胎打到幾乎全飽才能找出漏洞。

我最後用小鑷子挖耶挖,終於在防刺胎當中找到了這根小釘子,看起來像是經過工地時刺穿了外胎,後來大半部份斷裂只留了一小部份在外胎。又那麼剛好地,我們有人騎了出去回來發現漏氣沒通知給我,讓我在晚上還在補胎。

記得我在補胎時,有個班長問我要不要搭他的車子回家,反正順路就一下子送到。不知是金牛座的固執還是怎樣,我還是要把這台單車給修好。因為,這台單車跟著我一起走過了許多困難的道路,近八年來全部都是靠它跟我走遍台北的大街小巷。就算在環島時我假設最壞的狀況是車子整個壞損,我也有打算把單車扛上火車跟我一起回家。可能就是這種革命情感,所以我才堅持要走,就咱們一起走。

騎單車很有趣,每趟旅程都是自己跟單車的對話,可以享受一段時間覺得世界上只剩下你和車子而已。修車時,多少也是這樣的想法,不斷地問是那邊出了問題才會故障。或許,看起來是我將車子補好胎,但其實多半的時候,是車子導引著我去修復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