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5日

手榴彈投擲

回覆好友駿爺的話,把一顆手榴彈扔出到二十五公尺外並非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對我尤其如此。

首先,我向來對於任何在天空飛行的物體感覺到恐懼,通常這些東西的拋物線都是偏向那些自認為會被打中的人。這可能也說明了為什麼一位平常嘴巴不太乾淨的班長,會有高達兩成的手榴彈偏彈到他的位置。事後雖然同學一概否認他們蓄意傷人,表示純粹是力道使用不當以及手臂揮動不夠才會如此,但他們的意圖在我們的眼中卻是明顯得很,唯一不太知情的人可能就是那位班長,從他的表現看來他甚至不太知道有時那些隨口說出的話已經為他結下許多仇家。

縱使連長提出了投偏的懲罰小規定:未到二十六公尺,差一公尺做扶立挺身一下;投彈投偏,做二十下。但這個條件顯然對於有心人士來說是個相當划算的交易,在經過幾次的磨練之後,那些同學已經培養到足夠的力道和準度「偏」投到站在線外的班長所在位置。準度之精準,看了都讓人毛骨悚然。

而我,總無法克服投球時候的姿勢,縱使經過連長和同學的指導,最後換來的只有手臂拉傷和未進袋這個成績。起先我怪罪於練習次數不多,但是在同樣地瘋狂練球之後,我發現我的距離似乎就是跟女兵的基本標準(男生25公尺,女生15公尺)差不多,十五公尺整。這個距離大約多長呢?大概就是你扔個躲避球到對面球員的那個長度,距離是沒有多遠,但對我來說卻是最大能耐。

根據連長的說法:「按照你這個投法,我們早就死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想在投完之後往後跑的原因,反正投的距離太短,乾脆用逃跑的來增加點距離,避開爆炸的範圍好了。但這些胡思亂想在我被編入手投訓練班之後消失地很乾淨,我想既然都要加入了,不如就來練練手臂的投擲力道好了。過去都沒有人教我體育的運動要訣,大學的老師也沒有,她比我們還要常遲到也更不常談理論,現在也只能靠自救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