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結束了同學會,倒頭在沙發上睡了兩個小時,感覺有些玩過頭

有些話,同樣是同學,對高中的同學說出口要容易個許多

在聚會中,我像個孩子一樣跑來跑去,這邊聽聽那邊講講,好不愉快


順手拿起床邊堆得跟小茶几般高的書,翻了幾頁,目光注意到買來多時的最終兵器少女

我印象中模糊說過對這本漫畫的看法,這像是一部電影,在場景切換還有內容都是如此

作者謙虛表示這本書是在結束長達六年的連載後,簡單畫的短篇漫畫,後來卻成為長篇


裡頭有著人們在翻開柏油的停車場中種植蔬菜,卻怎樣也無法發芽的畫面

這讓我想起,可能就是這一幕,讓我寫出先前關於不願面對的真相的題材

只是一小格的漫畫,卻停留在我腦海中很久,只是湊巧記住,還是認為這很重要


說來好笑,每次看到這部戰爭下的愛情,都會忍不住感傷起來

作者可能只是將長期存在的問題,繪畫出這樣的作品,但這個議題經過時間變得真實

有些話事情是你我都在擔心,腦中所想的比能說出口的要多上許多,越掙扎卻越感無力


我花了三十分鐘,去思考一個同學提出來的問題,正巧與漫畫作者說的問題一樣

在漫長的工作後,花了六年時間卻發現自己只完成一部連載,如此的青春竟然只有如此

我呢?腦中空有計畫,卻沒有抓住一個實踐,話出口後那麼久的夜晚,感覺竟是空虛


也許世界最後會在大家的各自抉擇下,走上一個通於終了的路

我總想以我一生來看,能夠完成的事情似乎不多,特別是與世界的歷史相比

有些人以工作來麻痺自己,等著時間結束,笑著說自己(工作)一生很充實

而我雖知這點,選擇用其他方式來滿足自己,也只像是在畫布上隨意塗抹幾筆

總感覺沒有找到自己的目標,抹消讓自己以為忙碌的事物,好像會讓我繼續感覺這股空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