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0的文章

Dangly Flickr Account

上個禮拜有個相當有趣的事情發生,也就是Flickr開始接受人們使用Google Open ID登入。這代表不限Yahoo! ID 才能和Flickr綁在一起,你也可以設定用你的Gmail帳號來登入,對於使用Flickr和Blogger搭配寫部落格的人來說應該算是相當方便的事情。 但人們的慾望絕對不會這麼容易滿足,自從Flickr被Yahoo!買走之後,大家無時不在想要如何把Flickr與該死的Yahoo!信箱分離,甚至用Gmail替代。但Open ID這招等於是開放一半,你的Flickr帳號還是跟Yahoo!綁得緊緊,只是准許Gmail可以偶爾跟她勾勾小指頭曖昧一下。 然而網友的眼睛非常雪亮,有人發現原先Flickr帳號設定中保留一個設定,就是「使用另一個Yahoo! ID 登入此Flickr帳號」。而這個連結通往的就是一般登入畫面,原先的用意是如果你不想讓Flickr綁著舊的Yahoo! ID,你可以把它改連結到新的Yahoo! ID,算是Yahoo!內的Flickr 帳號轉讓。 原先的用意是要讓使用者死心踏地留在Yahoo!的服務,卻意外給有心拋棄Yahoo!帳號的人有了一線生機。你只要在登入畫面選擇使用Google ID登入,而非使用新的Yahoo! ID,就可以成功將Flickr和Gmail綁在一起,算是一償宿願。唯一的問題就是,一旦將帳號轉到Google ID之後,「使用另一個Yahoo! ID...」的選項就會消失,只是興頭上的人們都在想「逃都來不及了,還有可能跑回去嗎?」 事實上,就是可能。 使用Google Open ID登入時,除了過去的登入視窗外,還會冒出一個小視窗要求你按下轉址按鈕才能把你導入Flickr頁面,使用Yahoo! ID時則會自動關閉登入視窗直接轉向Flickr。另外如果你使用多個Google ID,你平常慣用A帳號,Flickr則連結使用B帳號,那麼在同一瀏覽器時,Google就會問你到底是要使用哪個帳號來瀏覽服務。 這下你使用Google ID想要省事的野望活生生被打碎,你平白無故讓自己多出按登入、登出按鈕的任務,肌肉又更加酸痛了些。 幾天後有個 討論串 出現,就是討論Flickr轉Google ID的問題。工作人員告訴苦主們,其實這樣的轉法是行不通地,只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緣故,人們成功快速鑽進

吹牛男爵

初次讀到吹牛男爵的書籍是透過漫畫版本來讀,大約是國小時候的事情,雖然已經忘掉許多細節,卻依稀記得用塊豬油一次捕到多隻鴨子、把馬拴在教堂十字架上、長了櫻桃樹的鹿,如此滑稽的畫面是記憶猶新。 偶然在圖書館看到這本吹牛男爵,也算是重溫舊夢就拿起閱讀好一會兒。少了漫畫具體呈現故事主人翁的表情,譯者的功力就成為關鍵。最初幾篇讀來總覺得段落間銜接不順,感覺最誇張滑稽的部份沒有多加描繪就草草結束,留下不少遺憾。但最後幾章吹牛男爵的海上冒險卻挺不錯,有種漸入佳境的感覺。 長大重讀一遍童話故事,那些童年回憶又被重新翻動,像是圖書館中被雙小手不斷地翻面的書頁一般,有股簡單、純真和夢想。或許吹牛男爵明白聽故事的賓客出門後必定在後頭偷偷竊笑,但他成功在人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位帶給我們片刻不計較理性必要性的人,他就是吹牛男爵。

形影不離的ONBOOK手帳筆

再好用的電子記事裝置都比不上一本筆記本來得好用,翻開隨寫的便利性比起啟動任何一套軟體開始記事要來得迅速有效率,是目前我看過用來記錄最適合的方式。除非被大水吞沒或烈火焚燒,不然每項資訊都白紙黑字記錄下來,不用擔心沒電就無法看到資料。 而使用記事本的你一定也曾愈過個小問題,就是當你翻開筆記本打算大書特書時,卻意外發現那重要的書寫工具 —— 筆,卻意外消失不見了!這時又得翻開包包來進行地毯式的搜尋,只為了那關鍵時刻總是不見的原子筆。日本廠商TOMBOW看見這個問題,於是就推出了名為ONBOOK(おんぶっく)的手帳筆產品,顧名思義就是一支隨時跟在筆記本身旁的筆,好讓你想寫的時候就從記事本的書脊將原子筆取下。 其實這種跟著書走的手帳筆隨處可見,過去大家習慣將原子筆夾在襯衫左上方的口袋,方便簽名時可以隨時掏出使用;手帳筆則是將夾筆的位置從口袋改到書本的概念罷了。 記事本市面上有兩種,一者是中間使用線圈掀頁式的記事本,多數的人會將原子筆直接插在線圈或鐵環當中。但我挺討厭書寫時手被線圈礙著的感覺,所以我使用的是第二者,無線圈固定的MOLESKINE記事本。同樣也能達到將頁面完整打開書寫的需求,唯一少的就是置放筆的空間。因此需要有一支可以掛在記事本外的原子筆,因此讓我發現了TOMBOW ONBOOK。 他的特殊設計就在於筆桿形狀並非常見的圓形或三角形,而是將筆夾該側的筆桿做成豌豆形狀,利用弧形的表面貼齊記事本的書脊,宣稱可以達到穩定不容易滑動的效果。另外一項設計就是金屬筆夾的設計,讓大家了解為何過去很少有自動筆定位為手帳筆。 雖然這系列有自動筆與原子筆兩款,但只有因為要替換筆芯而設計成可拆卸式筆蓋的自動筆能讓我說明。看一下金屬筆夾的形狀,採用的是一直線而不是傳統原子筆的筆夾內側凸起設計。 過去的原子筆為了讓原子筆可以緊緊夾住柔軟的襯衫口袋,所以利用筆夾凸起部分卡住袋口避免滑動;但ONBOOK一開始就是為了夾在質地較硬的記事本筆夾上,因此可以設計成方便夾入記事本書脊狹縫的直線形狀,其他原子筆這麼做肯定都會被卡住吧! 按壓式原子筆的特色大概就是如何將筆尖彈回去的機制吧,ONBOOK設計式在筆夾同側的位置留下個小按鈕,就是圖中小小灰色的部份。剛開始寫的時候對於握筆方式還是覺得有些怪,半圓形的設計握起來就是有些不自在,稍微不小心手指就會碰到筆尖彈回的按鈕,

介紹 MOLESKINE 2011 Daily Diary / Planner

2008至2010這段期間我所使用的都是義大利MOLESKINE所推出的十八個月週記事本,會使用這種特殊設計的記事本一開始是為了跨年度的當兵歲月所購買,能夠將完整的一年記錄下來。退伍之後雖然還是繼續買了這個年度的記事本,卻發現自己所需要的功能在這本記事本找不太到,讓我心生尋找新記事本的念頭。 週行事曆的特色就是在筆記本最前頭會附上該年列表,你只需要翻三個頁面就可以瀏覽一年內的所有資訊,就功能來說就算是一年的大事記。 我曾經為這個年表的使用方法大傷腦筋,不過島耕作的作者推出一本筆記使用教學讓我了解這種列表的使用方式,由於欄位並不大,所以你也不能寫下太多的字,通 常就是留下關鍵字。這類的行事曆需要的就是由使用者在中間畫上一條線,將一個月份中每天的事項分成左右兩邊,代表的是公事與私事兩類,這樣就不用傷腦筋到 底大事是小孩的生日還是客戶的簽約日而要打來打去搶行距空間。 內頁採用的是雙面式,左頁面為一週的行程規劃,我通常會拿來記錄上、下班的時間自己作核對;右半面則是橫線頁面,可以讓你拿來畫圖之類的,我則是會把當週看電影、展覽的票根就貼在上頭當做一週的紀念。 MOLESKINE通常會推出A4和Pocket兩種基本尺寸,我所購買的Pocket尺寸約為13.8 x 9 公分,這裡就可以看出一些問題。當我把一張票根貼在上面時,通常就等於宣告當週的右頁面已經消失了二分之一使用空間,除非你能接受將資料像是便利貼一樣層層貼上,不然我覺得一個頁面很難呈現一週所有想法。 這就是我決定要換筆記本的原因,對於已經有在工作的我來說,一天發生的事情幾乎可以用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來區分,跟過去當兵時一天內頂多只有兩三項例行作息的生活差很多,因此需要的筆記本不該只用一週來登記,而是要用每日記事的方式才會符合我的需求。 偶然在誠品翻到一款沒看過的MOLESKINE筆記本,厚得誇張的筆記本讓我印象深刻,它就是MOLESKINE的Daily Diary,也就是MOLESKINE的日記本。 平常週記事本的頁數大約為208頁,而日記本則可以多達400頁,畢竟是一天一頁的緣故。而厚度部分,一般的記事本大約1.2公分,而日記本卻厚達2公分整,未來如果有黏貼單據到記事本的話,變得更加「雄壯威武」是指日可待。 在這款日記本當中拿掉了年列表的記事方式,改成使用月曆的方式來標記。這

試著去 LIE TO ME

《謊言終結者》(LIE TO ME)是一部談論謊言辨識的心理學戲劇,如果要用比較貼切地描述,那麼說他是身體語言辨識方面的《怪醫豪斯》應該不為過。會如此地說,是因為主角卡爾.萊曼博士表現出來地就是輕浮、率直,總會把身邊的人搞得快要發瘋,卻總是能夠朝著正確的方向耍任性把每集的案件漂亮解決,這樣的描述直接套用在豪斯身上應該也是挺合適的。 這部戲劇的基礎建立在保羅·艾克曼博士的微表情辨識上,能夠讀取對方臉上短暫浮現的表情跟肌肉的抽動,搭配身體語言所作出的姿態判斷對方是否在隱藏掩飾些什麼。就像我們老愛開的玩笑,「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老實。」身體總是會不自覺地釋放出某種資訊,多少有部分是希望對方能夠更加明白我們想要表達的想法,但往往也會悄悄洩漏出我們的資訊。 試著這麼去想,你的內心世界當中原本是毫無遮蔽,任何記憶都是攤在地上一目了然。有時人們為了保護自己會將這些記憶片段分區存放,例如說那些尷尬、不舒服的回憶就會被歸類在「厭惡」的區塊,我們只要避免去瀏覽那區去好。 當謊言辨識專家出現在你面前,例如說劇中的萊曼博士做在你的面前,用很慵懶的方式注視著你,開始用些平常性的交談話語來建立你的情緒基準線。例如問問你的名字、有沒有兄弟姊妹之類的,一些很中性的問題來排除既有的情緒,避免有些人天生就很緊張,被問到每個問題都會表現出緊張感,先前的這些問題就有這些衡量效果。 當對方問起你需要判斷,也就是你可能需要說謊來保護或逃避的問題時,這時就是精采的部份。你的內心世界有如電影《全面啟動》一般,瞬間在所有資訊的外頭架起高高的城牆,自我防衛機制開始啟動。萊曼漫遊在你的內心世界,跟著你的說法一起瀏覽這個城市。 「這個城牆後面是什麼。」「沒什麼,只是一堆雜物罷了。」「你說謊。」當你的供詞被戳破時,往往會陷入一陣緊張,縱使你知道對方是個測謊專家,為什麼對方會明確知道你的正確答案,難道他會讀心術嗎?於是這座保護的城牆開始崩潰,純粹因為你不想讓全部的祕密曝光,想讓對方只攻破自己可以承受損失的普通秘密,於是對他坦承城牆之後隱藏的記憶或真相為何。 從這裡來看,萊曼究竟有何魔力可以猜透你的心思。以城牆的例子,當你把城牆建築好之後,你會留下一扇小門讓你進出,因為你很難阻止自己不去回想,所以多少都會留下一小個入口。每扇門都會有把鑰匙可以進出,你可以想像這把鑰匙當做是金融卡密碼一般。每次提款時

煞不住,凍抹條

上回看《華爾街 - 金錢萬歲》時看到一部相當精采的電影預告,即是《煞不住》(Unstoppable),這個片名大概是除了《飛機上有蛇》之外第二個讓人一看就明白的片名。 主演是丹佐華盛頓跟克里斯潘恩,一個擁有二十八年資歷的機師跟新進的列車長,兩人要合力阻止一台在鐵路上無人駕駛的火車,而上頭載滿了有毒物質(molten phenol acid)。你我雖然不懂這種酚酸到底有什麼可怕的地方,不過既然上頭說得那麼恐怖,我們就假設它非常危險吧!總之主角的任務就是想辦法要把火車停下來,而它的速度已經狂飆到70哩。 影片可以說是驚險刺激,鏡頭移動的方式非常快速,這一幕可能還在從側邊拍攝火車行進,下一幕就帶到前頭的一個急轉彎道,然後又把視野拉回到駕駛艙當中,這樣的鏡頭移動手法不禁讓我想起《時空線索》以視野變化塑造影片節奏。內容方面我則喜歡許多的對比方式,例如仰賴經驗所造成的失誤與正確判斷、因個人利益考量所作出的決定是否正確等。 今天看電影時遇到相當可怕的問題,就是坐在旁邊的父女倆,倆人不斷地在看電影時討論劇情發展,從火車開始出事一直到。雖然我覺得電影本來就是一種放鬆心情的娛樂,但這類的放鬆是否適合和周遭的人一起分享呢?特別在於我很喜歡看電影時有種獨處的氣氛,可以讓自己全神貫注在電影營造的氛圍與劇情發展;唯一不需要的就是有人一直在我身邊給我OS提示,告訴我接下來這台車就會撞上去或者主角會怎麼行動,縱使我事先知道也不要跟我說。 但事後我也在想,如果今天是我自己帶小孩子過去,我是否也會阻止他說話呢?多半的父母帶小孩子去看電影時,都會考慮到別人的感受而事前與孩子約定再三:「進去裡面就不可以說話喔!」但是孩子就是孩子,他們的天性就是喜歡將自己發現的事物與親近的人分享,用以證明自己的成長來獲得肯定跟寵愛。這時我們就陷入難題了,是該三不五時就對孩子「噓」個幾聲,還是鼓勵孩子自由發言呢? 我想父母親這時就該做約定,和孩子說明進去時就是安靜看電影,想要心得分享時間不妨就等到出了電影院的時候,找個蛋糕店或是餐廳坐下來討論會比較自在。雖然一開始小朋友很難理解,不過久了應該也會培養出何時該分享何時該自我控制的掌握吧! 順帶一提。第一次讓我注意到父母親會不斷對孩子進行旁白解說是在看哈利波特的時候,畢竟大部分的觀眾都是小孩子,沒有中文版的電影就只好由父母親幫忙中文提示,只是這樣會造成挺嚴重的困擾

出門捐血去

今天把房間打掃完,好好給自己補個午覺恢復精神後就跑到捐血中心去捐血。才剛踏上二樓的門口就看到上面做了大大一張長條圖表,上頭將各個血型的庫存量列了出來,每個血型都沒有到達安全的庫存量,而上頭就高高掛著兩個大字:「缺血」。反正本來就規劃今天過來捐血,那麼除了捐個500CC之外,順便想跟大家聊聊捐血這檔事情。 缺血的情形多半在冬天比較容易看到,當然多半的原因就是因為天氣太寒冷,大家懶得走出家門去捐血。而另外一種常見的狀況就是在重大災難發生後,例如水災、風災之後,來自需求增加與供給減少的緣故。這時就會看到電視上面鼓勵大家捐血,解除這段時間的「血荒」問題。只是用血荒二字往往會太嚴重,會讓人家直接聯想到饑荒之類的現象,所以多半不會用這麼聳動的標語,就簡單用「缺血」二字帶過,以免捐血的人太過踴躍反而造成反效果(例如某種血型過多,卻無法即時消耗掉就挺困擾的)。 想當年電視上面撥送的這支電視廣告開啟我對捐血的認識,當時找到的是在台灣擁有廣大知名度與公信力的成龍先生,裡頭有一句台詞過了多年我都沒有忘記。 小女孩問成龍,捐血難不難、會不會痛呢?成龍思考了一會兒(回答太快會讓人覺得是背台詞,演技不錯),「痛是有一點點痛,但是如果你知道,你所捐出來的血都能救人的命,那你就不會感覺痛了。」這句話每當我捐血看著護理人員拿著針頭說要我吸氣時,腦中不自覺地就會想起這段對白,疼痛也就沒有想像中地那麼嚴重,當然也得多虧護理人員插針技術高明。 或許當年成龍在廣告當中反問小朋友,「你長大之後會不會捐血呢?」我和電視上的小孩一樣,都回答了「是」的這個選項。只是等到自己長大,才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可以捐血,有些人會礙於長期必須服用藥物、身上有刺青、交往關係複雜等因素而無法捐血,但所幸我都避開了這些問題,使得我也成為有機會可以為別人貢獻小小心力。 在冬天來臨之前,如果你的身體狀況都健康,不妨帶著身分證到捐血中心走一趟,為那些在未來可能需要你出手幫助的人捐出熱血,溫暖更多的人。 Ref. 成龍捐血廣告 , http://www.blood.org.tw/admin/upload/service//jackie_chan.mp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