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8的文章

曲終,各自的旅程

這次環島行程的安排當中,其實我們台灣頂點都沒有走到,外傘頂洲(行程不搭)、墾丁鵝鑾鼻燈塔(我們走南橫)、三貂角燈塔(燈塔怎麼會蓋在山上),所以我們就算不去富貴角燈塔也沒什麼關係了吧!




我們打算從台二線到基隆再轉接台五線然後一路往台北市跑,因為山脈擋住的關係,我們必須等到進入台北之後才能改向北走回到士林去歸還錚哥租借的單車。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從士林回到台北市,我一向不怎麼喜歡同一段路走個兩遍,感覺有些無聊,但是光是前面那一段接近五十公里的行程恐怕就要花到我們大半的時間,所以就算是順著原路回來其實也是比較安全的作法。只要能夠順利回到台北市,接下來我就能夠知道要怎麼回到板橋,玠樺就可以搭車回到台中,而偉智也能回到宿舍去休息。

住了幾天的民宿,我一直有個不實際的想法,民宿主人是不是應該會親自料理早餐呢?但其實如果純粹提供住宿地點的屋主,通常是不會幫你下廚料理早餐;而像是台東的田媽媽,因為還有經營養生料理的關係,所以我們可以在早上到他們的餐廳中享受熱騰騰的早餐。所以如果不是一家正統經營的民宿,他們能提供的服務基本上就是跟民宿經營的副業有關,像是九份這家就有停車服務;如果我們想要吃到老闆娘親自料理的早餐,那我們最好去找家兼職經營早餐店的民宿才對。但通常民宿主人都會幫忙去外頭購買「專業早餐」,像是美而美這類早餐店來提供給客人,像是今天早上吃的早餐就不錯,其實外頭賣的餐點也不錯。

「這個三明治還真好吃耶!」

「對啊,有生菜還有香雞堡;等下該問問看老闆娘在哪邊買的,感覺很豪華。」

「嗯嗯~」說完再多吸一口飲料,啊,真是不錯。





早上民宿的車庫還沒有打開做生意,我們按了門鈴麻煩老闆娘來幫我們開個門。重見光明的單車看起來相當雀躍,好像只要我們一聲令下,他們就可以衝到令人驚訝的速度。民宿前面的道路直接面對的就是下坡,哪有一件事情比一大早就可以看到好走的道路令人興奮!九份的道路都是彎彎曲曲的,就跟我們昨天上山的感覺一樣,不過下山的速度總是讓人愉快,你在山中的彎道上面看著碼表的速度不斷地提高,感覺好像下一秒單車就有可能會解體,然後你要飛到半空中去拯救你的行李那樣;不過這種事情沒發生,我們的速度還在增加中。道路的寬度由狹窄變寬,彎道從原本的髮夾彎變成了幅度較大的彎道。這條道路低聲告訴我們,「你們可以再快一些,絕對不會有問題,應該還挺安全的。」






歡迎蒞臨基隆市的告示牌出現得還挺早,感覺我們距離台北市已經很近,其實…

屬於我們的悲情城市

早上起來其實還滿無聊的,我和錚哥在那邊無聊玩起駭客任務,假裝因為母體被修改而讓窗戶打開來變成一片的磚牆。只是這家旅館這邊的確就是磚牆沒錯,只是想讓住房的旅客感覺有多點窗戶,覺得採光很不錯。




大東旅館有提供幾瓶礦泉水供房客飲用,這點真的是滿貼心的,待會兒說不定可以用得到。老闆娘拿出這附近的觀光地圖向我們指出,接下來我們將會順著這條台二線沿著海邊前進,等到我們看到陰陽海的時候,就是時候要換路線來讓我們朝九份前進。昨天購買飲料的小七對面有兩家中式早餐店,其中一家店還有販賣釣具,不禁讓我感覺有點不專業;這種感覺,就像是中油換回來的礦泉水贈品,每次你要喝的時候都會想想,心理作用總會讓我感覺這裡頭會不會有些石油味。我們當天吃的早餐店,負責經營的老婆婆還挺逗的,幫我們料理完早點之後就自己跑回去聊天,最後連錢都要我們自己算好放桌上就好。福隆的民心還真是純樸,又或者是我們平常過的生活太險惡囉!




路上必經的一個地點就是貢寮海域,貢寮這邊的兩個特色一個就是美麗的沙灘,另外一個就是要命的核四廠。中途經過貢寮的鹽寮抗日遺址,如果要我清楚來解釋這個遺址來歷的話,那麼就是.....

馬關條約 :「台灣是你們的了!」

台灣民主國:「更!台灣不可以給小日本鬼子。」

日本接收軍:「啊哈!我們成功從貢寮登陸,比基尼辣妹呢?算了,建個紀念碑吧!」

光復後民眾:「砸爛這個鬼紀念碑,我們以後要在這邊舉辦貢寮海洋祭!」

1975 某人:「唉,東西砸了就扔在這邊,頗可惜的,就在此蓋個紀念碑。」




貢寮的核四廠,我在修習的通識課程當中有去查過些資料,這個工程受到政黨之間的糾葛還有環保評鑑團體之間的牽扯。開工,停工,復工,停工再開始,當中可考據資料能支撐雙方論點的可能少之又少,他們的確是和對方團體辯論時候的好幫手,但是實際要蓋的時候卻只在意民意最新的取向如何。只要民眾的接受度提高或者排斥度降低,那麼建設核電廠似乎就是個不錯的好點子。後頭對於土地五十萬年的污染、核廢料該扔到哪個可憐的島嶼(那個倒楣者目前是蘭嶼,我們還滿希望是韓國的,縱使兩個地方核廢料外洩都會死人),這些都不是重點,至少沒有人會注意到後天才會發生的事情。



離開一些小巷道之號,我們和大海繼續重逢。沿海的地方有許多的漁船停靠在附近,這裡就是一座沿海城市。每一座城市都會有他的獨特風味,隨著當地天然環境的不同,當地人的個性也會受到環境而有所改變。聽說在海岸附近…

那一天,我

我想該走的時候,沒有人可以阻擾整個過程的進行。我記得高中老師的話,人工製造的物品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而她卻選擇當化學老師。我不希望醫生把聚乙烯塑膠管放進我脆弱不已的喉部,人都要離開這個地方,我還真不想是身上多幾個洞再走。

很久之前,我以為我會死在戰場上面。在大學的時候沒有人知道戰爭會爆發,但是戰爭開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對手不是原本我們以為的那個,至少到蔣中正的時代都還有人這麼認為,覺得對岸就是台灣的敵人。第一顆飛彈沒有告訴我們敵人的位置,多數的人保持平常上班時候的匆忙與自我中心,沒人注意到時間是什麼時候。或許精密的雷達儀器上頭已經告訴我們一顆高承載具有毀滅性威力的武器會扔下來,但是他們寧可把多餘的安全頻寬拿去下載P2P,畢竟哪個地方可以下載這些東西又不被發現呢?大家都在作自己,沒有人在意別人;大家寧可關心沒有食物吃的流浪狗,也沒去正眼瞧著那些眼中曾經有光芒的遊民。至少當第二顆飛彈降臨前,抬頭仰望天空的那些人比例增加,因為多數沒仰望天空的人已經沒機會轉身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算是幸運,軍中受過的訓練顯然不足以讓我應付這場戰役,所以上天幫我安排離開了這塊土地。我看著電視機上面的那個地方,試著從沒有冒出濃煙的地方尋找到我熟悉的背景,直到我在那邊看到那應該是屬於我的故鄉,我的家。

我這輩子都像是在追尋什麼地努力跑著,先是繞完台灣一圈又給他跑去國外跑個幾趟。有人說我是為了累積哩程點數,這個答案錯得離譜,我想要的是那個免稅商品上便宜的商品,我還缺兩個就湊成套。台灣的旅程沒有找到我所希望見到的東西,而國外的眾多景點抑是如此。我以為我在追尋的人生目標會因為我多走過了一些地方,遇見了更多人而清楚許多,但腦中所見到的東西卻是如此模糊而不堪。總歸一句話,我在國外沒有找到我要的東西,如此而已。但偏偏要在離家十多年之後向家人坦承這個答案,實在有些扭捏,總不想就這樣告訴他們說,「你們當年說的是真的。」我可以,但是我不想;如果我想的話,還需要在外頭弄個那麼多年才回來嗎?

關於戰爭的一切,電影裡面敘述的大概就夠了,我也不想再多說。如果讀大學時候的我能知道這一切,也許我會覺得有個電風扇和筆記型電腦就是天堂,不過我總覺得要更多才算是我的天堂。

我自認為健康狀況不錯,不過年輕時候耗費的體力超乎我的想像。身體來索討預支的健康就像是銀行偷偷把債務賣給融資公司一樣,來得時候總是那麼驚人,你幾乎不認得那是你曾經認識的自己…

虛無飄渺的審美觀

10:1 我職掌衡量美麗的天秤,立足於現有標準之上。
10:2 信徒紛紛跌落之際,我依舊在高空堅持這道唯一的準則。
10:3 不信者將能重獲新生,受堅守道德的基本教義派所唾棄
10:4 縱使放棄過去的信徒擁著並非十分美麗卻足以令人稱羨的異性
10:5 我仍會在暴風雨中屹立不搖,死守這個正妹準則。"

泉知福音 - 不信之人得救

無線網路

2006年,我購買了小白(蘋果 Mac Book)後,我覺得過去使用的有線網路不太適合我,筆記型電腦一旦接上了網路線,就跟被椿在木頭上面的水牛一樣,只能在數據機周圍跑來跑去。況且,網路線的接頭因為常常在桌上型電腦和筆記型電腦間反覆插拔,最後接頭的塑膠卡榫也給弄斷了,三不五時就會從電腦上掉落,令人非常困擾。

無線網路,就是將原本該插到電腦上的網路線接到基地台中,以無線電波的方式將網路訊號釋放出來,你只要在無線電波可達的範圍之內都可以利用具有無線網路接收器的電腦來上網。這代表什麼呢,如果你家安裝了無線網路,則你家附近至少兩三層樓的鄰居,都可以接受到你的網路訊號來上網。雖然鋼筋水泥牆壁會阻隔電波傳導,不過效果只是讓速度慢了些。所以多半的人會在無線網路的頻道上頭加設密碼,如果有人要登入無線網路,那麼就需要輸入密碼才可以共享。




而在那時,我曾經聽過名為FON的計畫,也就是將個人的無線網路訊號共享給大家,讓參與這項計劃的人都可以上網。活動很簡單,不管是釋放訊號或是接受訊號的人都要上他們的網站註冊成會員。擁有基地台的會員,使用無線網路時會開出兩個頻道,一個是私人的頻道(MyPlace)和公開的頻道(FON_AP,2008年設定為 FON_Free_Internet)。如果你今天到外地去工作或旅行,想要上網的時候,如果你的電腦有接收到名為FON的無線網路,你就會被導引到該網頁,輸入你在FON計畫中的帳號和密碼就可以上網。

我覺得這種計畫還不錯,正巧當時他們有和Mozilla社群合作,於是我就以近三百元的價格購入了FON的基地台。我在FON計畫的身份為Linus,也就是免費分享網路給其他人;當我去別人的FON網路上網時,我也不需要付給對方任何費用就可以無線上網。

但時間將近兩年,FON第一代的基地台網路不穩的問題開始突顯。我經常會在無線網路聊天時,機器會過熱或者怎樣的神秘因素而穩路訊號消失掉,然後我又要重新去連線。最近我開始有了想要去購買新網路基地台的想法,但是看到網路上賣的基地台機器,功能很強是沒有錯,但真的醜到爆!就是一個基地台上面,多了兩根加強訊號的天線;配色上面,不敢苟同。那種機器就像是黑盒子一樣,除非哪天飛機墜毀之後才會有人心不甘情不願地去從殘骸中挖出來,不然平常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還好蘋果總是有好東西,我最近在Airport Extreme和Time Capsule當中作抉擇。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