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生的本分

  • 0
我覺得我們倒有點像是《悲慘世界》中的旅店老闆,我們不管社會的對錯,我們也不想去參與革命,我們只想苟活下去。只是每個人都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最後卻得到最糟糕的結果,這也想是我們的囚犯困局。

高二時玩社團太晚,我和學長從學校側門爬牆(傳統?)被附近的住戶撞見。

老婆婆碎念:「爬牆這麼難看的舉止是學生該做的嗎?」學長則裝作沒聽見,還故意高聲喊著,「讀聖賢書,所為何事?」我則是羞愧地跟在學長後面走。

以家長來看,教育的目的是要讓孩子擁有好的收入跟生活品質;以社會來看,則是為了將來能夠幫社會分工;以世界來看,讀書則是為了人類永續成長。但不管目的,讀書不就是為了有邏輯思考能力,發現問題提出假設並解決問題。

礙於出了社會後所賦予的責任跟義務,我們的思考能力跟判斷方式大不如前。我們的經驗讓我們學會逆來順受,我們的自由度大不如前。如同一個漸漸乾掉的水泥柱一樣,成為社會與家人期望的「棟樑」。

現在的自由,是過去還是「學生」的人爭取來的。身為水泥柱群,我們會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認為維持現狀或是相信上頭的安排最為妥當,而我們只要想辦法在 時代生存下去就好。結果就是「自由」爭取到了,大家也很喜歡,卻認為這是政府的德政,而非感謝當初抗爭的人。直到今日,可能依然會有人會冷言冷語批評那些 人是「鬧事的暴民」。

學生在立法院內堆疊起桌椅的模樣,讓我想起電影《悲慘世界》中的學生,他們是在模仿嗎?我倒是確定,服務業蓬勃發展的台灣,普遍擁有高中與大學學歷的台灣 社會,卻在面對社會議題時沒有發表個人言論,甚至連探討對錯都沒有。單純從媒體或是網路言論,在短短幾秒內就說出誰對誰錯,那還有必要受教育嗎?

「仁至義盡,以求無愧。」學長沒說完的是這句。這句話的解釋對不同人有不同解釋,當學生的我,考試能考好是對老師還有家長的仁至義盡,代表你們沒有白教也沒有浪費學費。

我們期盼學生考好成績,祈禱未來能夠融入公司環境融入社會,但他們今日卻超乎我們的預期,而且還指出了我們的盲點。這群學生,假設他們沒有被煽動也不是來湊熱鬧的(大家真的很在意這點),而是知道自己的訴求為何,那麼他們真的有受了教育,才不愧知識份子的名號。


回頭看看大人們(前學生),請問你們做了些什麼。新聞媒體為了各家的利益報導不同方向,把看電視的群眾耍得團團轉。有些人成為了政治人物,老是講著過去還有安排自己在媒體面前露面;而當了總統的,在政治運作上卻一而再再而三出問題。

今天你們的小學弟妹們站在你們的眼前,請你們仔細地看著他們,就好像父母要求你站在鏡子面前罰站一樣,難過地問著:「你到底做了什麼好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