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7日

資源錯置

從大學畢業快三年了,結束了一年的兵役,在公司打滾也快要兩年的時間,混得算是不好也不壞。想到那些過去的好同學好戰友在做些什麼,除了說在工作就是在考試,大多數的人都在忙著考國考,考到天荒地老。

「你最近在忙什麼?」
「喔,我正在準備考試,要考XXX」

我以前對於這種現象的詮釋是認為,因為應徵者本身具備檸檬車(Lemon Car)的特質,無法確認他是否真如履歷上面所寫的那麼好,因此會利用文憑或者其他證照方式來驗證,至少能夠考到這些證照也代表你有下過功夫。若真是如此,那的確每個人都應該要花些時間來準備,畢竟文憑不是加分項目,而是跨過門檻的必要條件。管你是要用跨的還是跳的,走的是優雅還是狼狽,沒過門檻就代表連表現自己的機會都沒有。

但我有一點很疑惑,同學們所要準備的考試,到底跟你有多少關係?讀餐飲的跑去考海關,學德文的跑去坐在櫃檯接公文,每問一次我就會迷惑一次,請問你到底在幹什麼。

說來說去,還不就是整個環境的問題。過去在學校,說是要依據興趣來選填科系,我很開心地選了高中時最感興趣的經濟學當成主修,結果到了班上卻很少看到以主修為興趣的人,多半是沒辦法選到財政金融的人才勉強選了個經濟,因為這個科系看起來至少是個跟「商科」有關的科系,未來找工作應該比較好找,老實說經濟系是社會科學就是了。

到了畢業,政府的說法是要大家依據自己的長才來尋找工作,結果出現的是一群失業而且失意的青年,因為沒有任何一份工作的本質就是跟主修有關,頂多就是兩三成相符,七八成你想也沒想過。過去老師們說要跨領域學習,結果我們在職場上面真的是在跨領域學習,因為工作的內容跟我說學到底有什麼屁相關。

眾人情急之下,看著坐在窗口內安養天年的公務人員、鐵道員、電信人員,甚至連處在鐵絲網內的軍人看來都比自己過的好。沒錢,什麼也不用說,就是慘。於是人們選擇考試,考國考、特考、公考,甚至連專業軍官都順便考一考,反正準備的科目都差不多。結果勒?累積二十載的專業能力,最後換得一張穩定的椅子跟桌子,上面擺著材質不明的飯碗。說是浪費嗎?這也不算,看看外頭那些還在豔陽下大雨中工作的同學,這也值得。

今早起床,看到同學說在準備考試,我把腦袋裡對於考試的想法整理了一番。打開電視看見希臘的財務危機,想到當初讀經濟學時腦袋冒出的疑問,「明明實質資源就只有一份,為什麼多方轉手之後,報表上看來就像是有很多份;若真是如此,我把最初的那一份毀了,你告訴我擁有債權的那些人,你們擁有的是減少一份的實質資源,還是減少一份的實質債務。」最後我得到一個結論:「胡扯」。

就好像有人進來公司開口就要做什麼職位一樣,天地之間就那麼大,哪有可能所有人都在做同樣的工作。士農工商的比例再怎麼調整,總要有人去做那些事情。學經濟不代表中研院就該有個經濟學家該站起來讓位給你,考國考不代表某個公務人員會幸福地暴斃,只是那麼多人畢業之後,選擇不進入職場,選擇升學、準備考試,在失業率來說志願性失業的人不納入失業,因此一直拿考試當理由的同胞們從未被算入失業人口中,但這些人註定有天就是要失業。

稍有見識的人都知道未來是國際競爭的時代,所以要大家增加自己的實力來面對各種挑戰。既然都已經那麼有智慧,請你把眼睛稍微離開書本,好好看看這個世界好嗎?儘管電視沒什麼營養,請你看看新聞當中最近發生的天災好嗎?比起人力在世界的競爭,災難倒是真的落實世界化。這個地球真的在面臨災禍,因為人們長期將資源用在錯誤的地方,過去從未將自然資源納入成本考量當中,或者把資源當做源源不絕的產物。沒考慮到資源有限,沒考慮到外部效應,使得我們面臨短期下的資源吃緊,長期的能源危機。

無論課本是否提及,無論高爾在《不願面對的真相》怎麼說,我總相信當普遍人們擁有高階教育水平後,應該可以發揮「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效應,大家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內研究如何有效利用資源,減緩目前世界的過度浪費,雖然短時間內不會立刻讓自然環境恢復正常運行,但好歹會慢慢拉回正軌。

但,如果大家都不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每個人都在不屬於自己屬性的地方奮鬥,不發揮自己擅長的特點。不懂森林保育的人跑去伐木工廠,瘋狂亂砍一堆樹,同樣能夠讓自己的營收有漂亮的成績單,但對全體人們來說卻是一種災難。現在這種狀況,我想我們都是那個自以為是的伐木工人。

「單純個人的野心,對社會沒有任何意義。」

朋友們,無論你現在在做什麼,希望你都是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內做事。就算現在沒辦法擠進同行的頭,也請不要委屈自己在做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因為對你、對大家,最好的選擇就是充分發揮個人的力量,以全體利益為中心做思考。我相信都讀到這個年紀,也該懂得這個道理,只是充耳不聞罷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