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紀念日

  • 0
如果我提到六月三十日,你會聯想到什麼呢?這一天對我來說相當重要,一年前的這一天我正忙著把階級從迷彩服上面拔下,中午忙著將衣服洗乾淨交還給部隊,晚上則在大家的列隊下離開了服務七個月的單位。2009年6月30日,是97-1梯預官全體退伍的日子(除非有人犯了什麼大錯,不然應該是這個日子離開);2010年6月30日,是退伍一週年紀念日。

我會對這個日子這麼熟悉,是因為我當兵時就是使用這個日期當帳號,每當我在處理E-Mail時都會抬頭看一下帳號上的日期,不斷地告訴我自己離開的日子就快到了。只是離開部隊之後的這一年,我也不斷地計算自己離開的時間,就像是倒數計時器歸零之後會繼續計算下去一般,我不斷地在想這一年我到底做了些什麼。

好友歐陽算來應該是98-1梯的預官,過兩天就是法定的退伍生效日期,時間過得真是快速。我對相對時間有個觀點,不過跟愛因斯坦的不太相同。

我認為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於時間的感受會越來越淺,你會覺得一年的時間大概只剩下半年不到。這個現象從國小到大學會越來越嚴重。如果你覺得大學生活沒有太多回憶,那是因為你對時間越來越不靈敏。所幸有兵役制度的出現,只要生活中的每一天都被賦予了「回憶」,那麼你就會重新找回對於人生的正確時間觀,保證每個禮拜都像是每個月一樣。

如同早晨的一千五百公尺跑步一般,等你跑過三分之二圈時,接下來的路程似乎就會變得特別快速。因為你感覺既然已經能夠完成大部分的路程,剩下一丁點的距離算什麼。當這種精神套用到預官的下部隊生活也是如此,因為受訓的時間硬是比別人多了一兩個月,所以下部隊的時間也只剩下七個月左右。過了一兩個節日後,你大概也熟悉了自己要負責的工作,也知道自己還想在部隊當中再去多學些什麼的時候,你就要跟大家說掰掰。如果軍官如流水,那麼預官就跟馬桶水一樣,來匆匆也去匆匆。

好友歐陽兄成為98-1梯的預官,從他的Facebook和朋友對話當中看到有趣的現象。當兵前大家會拿「肥皂」當做對軍中的笑話,當兵後則是拿「簽下去」做為調侃的說法。意義上有些像是,「既然你這麼喜歡做事,乾脆就留在軍中不要走。」以工作場合來說的話,那就是「你有沒有考慮從工讀轉為正職呢?」只是大家對於當兵的這份工作是抱著「償債」的心態進來,等你對於國家沒有虧欠時,多數的人都會考慮一走了之,真的。

一個人時有時自由,但在人群當中時可以獲得勇氣去做瘋狂的事情。我看過的志願役士兵會自願加入的原因多半是為了家境,而有時也會出現一夥人像是大冒險一般,群體報名說要成為志願役。我雖然對於當兵多有懷念,但我實在也受夠了一個人奮鬥的日子。

不知離開學校後的各位是否曾有這樣的感覺,過去那些相處多時的夥伴沒辦法陪你走下段路程,你只能選擇自己勇敢走下去,或者跟著大家的腳步走另外一條不太想走的路。不知當預官的人是否都具備相同的人格特質,大家相信就算自己走下去也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於是大膽地成為了軍官,也大膽地恢復成為平民。只是我沒辦法走得那麼灑脫,我還是會抱持著懷念直到下下個人生階段才會忘卻。可以的話希望還是能跟老朋友一起奮鬥,這樣做什麼事情都比較有伴,可以大膽地做自己。只是人生對我們的安排不是這樣,註定要我們結識更多新朋友,這樣在未來的旅程才能累積夠多的經驗、智慧與後盾。

退伍一年後,不知其他的預官朋友過得如何。雖然我跟隨著大家的意見認為留在軍中不會有好發展,但是回憶裡面依然會有那些日子的美好面,而且隨著時間過去真的會遺忘比較痛苦慘痛的一面。我知道有些人離開軍中後不屑回顧那段日子,因為他們在當中沒有找到太多的樂趣,既然如此更談何回憶之有。這點的其中一個原因我想了一年,我認為那是因為這段日子當中,我們沒有成為理想的自己。如同和朋友旅行時可以看到友人真實的一面,因為在環境與理性的艱困狀況下,我們沒辦法繼續扮演我們喜歡的那個自己,反而會有脫稿演出的場景。不想讓自己那麼尷尬,於是人們選擇不再回憶那段日子,不想記住那個自己。

一年了,不知道大家扮演理想的自己沒。我還在傻傻地詢問自己的目標到底在哪,也不時會被過去的回憶給扯住。不知那些對自己人生有所規劃的同袍們,退伍後的日子真的如同自己所預期的,還是覺得自己一事無成呢?我想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或許會讓人有些共鳴。我不希望大家淪落成為互相舔傷口的失敗者,只希望在未來的下一個一年,大家能夠抱持著某個幫助你離開軍中的念頭,那個幫助你堅持到最後的希望,在不久的未來能夠成真落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