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6日

沒有最後一次

從六月份開始參加了許多的活動,玩得也算是愉快,唯一不愉快的可能就是我的荷包吧,乾癟地像是豆腐干一樣。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參加活動的人,不過有機會我還是會去參加,雖然活動很有趣,但我總是感覺哪些地方有些不暢快,這種感覺先被我擱置在一旁,但始終惦記在心頭。

聽到友人說要舉辦餐會,說是當兵前的最後聚會,這時我才開始注意到心頭上面那個疙瘩是什麼。每每舉辦活動,總會有人賦予這個活動重要性,應該是想趁此機會把人聚起來。但是我總會注意到,當活動舉辦得似乎過度頻繁時,這時候就會失去活動的意義。就比如說是生日派對一般,超過數千人的公司若是決定在壽星生日當天在公司舉辦派對來慶祝,最後出現的情況就是每天都在舉辦派對,到最後大家連派對的舉行意義都會忘記,因為天天都有生日派對,有什麼差別。

當人們以「最後一次」為題所舉辦的活動,往往是沒有太大的意義。如果舉辦這些活動之後,大家未來老死不相往來,那的確是該好好慶祝一下,這個人以後見到面比跟巴菲特共享午餐的機會還小。只是人與人的相處是長久,絕非是透過頻繁參加種種的活動就可以建立起來,彼此的關係決定在於是否可以深交。若是我倆的關係只存在於是否共享歡愉,我想那大概頂多算是朋友,不能算是知己。

若是知己,這輩子沒有所謂的最後一次,因為我們的關係持續至生命終止的那端,真要說來的最後一次應該指的是在靈堂前捻起清香道別的稱作最後一面。但是在商業社會中,大大小小活動不斷,將時間區分成眾多的小區間,使得原先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變得非要大肆紀念一番。這樣的紀念活動真的具有意義嘛?還是那只是彼此想要見個面的理由,既然如此為何還要特地相邀才能與對方見面,出門散步談心亦會具有相同的功效,何必將個人價值強迫灌注於一個沒有意義的時刻,作為對於彼此的限制。

有趣的是當我在寫這篇時,我腦中不斷地想起國小與國中老師的教誨,他們兩位分別是我的人生與國文的啟蒙者。國小老師在我們的課堂練習時,給了我們一句「小人之交甜如蜜,君子之交淡如水」;國中老師則是在開學的第一天就告訴我們,在將來畢業之後不要回去找他,因為他不需要這份隨著時間變淡的廉價感情。直到畢業的這一天,我似乎慢慢地懂得兩位所要表示的是什麼。

既然我們的交情要走長久,就將這份感情放在時間的扁舟上;既然時間的種點遙遙無盡頭,我們兩人的交往又豈會有最後可言,倒不如時而將這份感情常懷於心,細水長流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