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7日

再會了!莊國榮主秘

狂賀!莊國榮先生下台,這就叫做眾望所歸嗎?

遙想去年12月份曾經貼出一篇文章 中正紀念堂攻防戰, 當時莊國榮先生出門拯救四面受敵的杜正勝部長,一方面替民進黨完成中正紀念堂正名大業,另外一方面批馬打得郝,在民進黨獲得極高的地位,中南部的人氣更是紅不讓。

當時李慶華用了一句「上杜下謝又連莊」,意指教育部長杜正勝,新聞局長謝志偉以及教育部主任秘書 樁國榮,平凡的主任秘書竟能與部長局長地位相當,在中華民國的史上可能是少有的現象。但在大陸,文書的工作可是相當搶手,不然為什麼大家都想知道誰會擔任書記官這個職位,可見有多麼了不起。

就在96年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慘敗,呂秀蓮副總統登高一呼,大聲斥責罪魁禍首就是這三個人。一個是打死不肯認錯的歷史文人杜正勝,另一位則是在國外待過多年熟知RAP的謝志偉,另一名則是拆了中正紀念堂的傢伙。明明這些就是民進黨政府所熱愛重用的人才,卻在選舉之後,必須負擔政治責任。


這時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在選舉完之後,謝志偉陪同陳水扁總統到國外訪查,機場當中哭紅著雙眼,不久便說已經提出辭呈。杜正勝部長則在家靜養,表示自己也提出了辭呈不在乎去留,就某種角度來說是一種自我囚禁的表現。請問當兩位民進黨政府官員做出重大決定時,不屬於政府官員與民進黨黨籍的莊國榮做了什麼事情!

莊國榮:「我要跟杜正勝部長同進退!」

好一條漢子,莊國榮。雖然我不知道一位借調來教育部的政大公共行政系的教授究竟有什麼大是大非的情操概念,但是與主子同進退的心著實讓人感動。這不失為政府當時的一個美談。但是歷史證明,有時候當下做出的決定,其實是考慮周詳的...


就在不久之後,行政院拒絕了新聞局長的請辭,表示不可以因為這個政治責任就下台。然後陳水扁修正了行政院內閣應該與立法委員同時解散的規定,避免每到總統大選之前就必須選出壽命只有三個月期的內閣人選,這時候就保住了杜正勝的小命。但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有個人,他選對邊了!

沒錯!莊國榮先生似乎一開始就預料到這兩個人根本不可能下台。雖然民進黨的內閣向來是「Enjoy 辭職」,但是這兩個重要人物,八風吹不動,而居於兩座大山背後的莊國榮,即可大放厥詞而不需要擔心任何責任。就算這兩個人掛點,他只要回到政大就可以繼續教書,對他來說,支持杜正勝並且與他同進退,是個對他最有利的選擇。這時突然讓我想到縱囚論一文,這不也是種上下交相賊的表現嗎?

只是這時的莊國榮沒有注意到,民進黨新三寶之所以可以留下來,代價就是必須要行事更加低調。或許他根本忘記有這麼一回事。就是97年3月16日,藍綠兩黨的人都走上街頭去散散步,吸吸大都市汽機車排放的廢棄來減緩地球暖化現象的時候,好一個莊國榮就在台中造勢場合再度喊出馬英九是小孬孬的說法。這時民眾的情緒很HIGH,而莊國榮則更HIGH,HIGH到最高點的時候,突然想到(看到)馬英九的先父馬鶴凌先生,於是就脫口說出馬英九父親生前的不倫往事,言語中夾雜幾句髒話。這時台下每個人都鼓掌叫好,莊國榮彷彿回到97年12月時的全盛時期,讚啦,這種感覺Feel So Good!

結果,台上憤慨說出的話,就成為當晚新聞報導的焦點。民眾紛紛抱怨,以莊國榮這個教育部主秘的身份,口出市井小民的粗話,對於小孩的教育會有多大影響。原本只是個抱怨,但是集結之後,這已經變成一種民怨,可能過去立委們喜歡以這種激烈的語氣來表現自己很努力在執行權利,所以讓莊國榮自認為自己也有同樣的權利可以使用。眼見民眾的怒火四面八方扔到民進黨團,眼見就要燒毀航行到總統府的台灣維新之船,民進黨決定當機立斷....

3月16日晚間,莊國榮獨自(又或者背後有個人拿把槍頂著他)做出了一個決定,他要請辭下台。

3月17日上午,謝長廷表示,雖然雖然莊國榮不是民進黨員,也不是競選幹部,但是在他們的造勢場合上面說出不當的話,他們的確有責任,因此要向馬先生的家人道歉。道歉還在其次,任何人都看得出來,謝長廷先生道歉的基礎在於撇清莊國榮與自己的關係,因此當馬英九接受對方道歉時,同時也承認了莊國榮是以個人的立場發表言論,跟民進黨半點關係都沒有,頂多就是個激情的小老百姓,大概跟黃健翔是屬於同種人吧!這時的畫面,總讓我跟投名狀聯想在一起。

謝:「從前我看到一個人,抓了別人的老爸的小辮子劈頭就罵,罵得狗血淋頭。沒有任何原因,就因為他嘴賤。當時我就發誓,如果我們繼續執政,我就絕對不讓這種事情發生。」

莊:「你之前根本沒有說,我不想辭職阿~~」

謝:「記得我這張臉,將來從政大公行系離開的時候,再來黨部工作吧!」

莊:「不要告訴我娘~~」


而教育部的鐵口不肯服輸的杜正勝,這時候擺脫了過去的沉默,又或者是他的分段式單車鐵馬行也該回到台北了。他出面向社會大眾表示歉意。這時候的莊國榮應該會淚流滿面,當年英勇救主,沒想到今日需要主子出面來替自己處理這個爛攤子。就歷史上而言,杜正勝與莊國榮,真是可歌可泣的主僕關係。

國民黨派出了林益世、洪秀柱、郭素春、趙麗雲作為這次事件的批判者,郭素春立委還未離開喪父之痛,哽咽地為馬英九叫屈,而其他人則要求謝長廷應該道歉。只是,這時候該哭的不是應該是馬英九嗎?怎麼會是不相干的鄰居在哭喊呢?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同理心,又或者只是因為他們是發言人,應該要將上頭的意思原封不動的表達給社會大眾呢?只能說,選舉前的台灣,大家都開始講求仁義道德,善良風俗的高標準重新回到了世人的價值觀。

莊國榮,在他政治生命燦爛的四個月當中,無緣看到民進黨繼續執政或者要默默下台。在選舉前的倒數時間,跑出個國民黨四位腦殘立委直搗黃龍被咬死,又跑出民進黨的莊國榮逆轉優勢搞低民進黨支持度。莊國榮,這個在重大事件開始與結束的燦爛光芒,我們會銘記在部落格裡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