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3日

開學的第一週

還算風平浪靜,這一禮拜和系秘見面的次數比前兩年累積起來還多。和同學認識也變多了,不過是單方面(同學知道我,不過我跟他們不熟)。該選的科目都有選到,也如願地跑去作網頁管理,還借了一本Dreamweaver回家K,這個年頭的錢真不好賺(笑)


不過禮拜五時,我翹掉一堂商用英文課,感覺良心不安跑去上街下來的通識課程。博物館學的老師,真不知道如何形容,就是那種真的可以擺在博物館展覽的那種。上課表現得很風趣,至少她感覺頗風趣,而我竟然開始打瞌睡。

在她眼中,台灣沒有人懂得博物館的美,除了她和學生之外,順便虧了那些官員一番。我轉頭跟同學說,「那老師還真偏激」,同學卻完全不懂我在說甚麼,我懷疑這些人根本全部是歷史系的,所以眼中只看得見老師(or 古董)。在第二節,她準備置入性行銷自己Copy的講義前,我落跑了


當時我發現兩件事

1.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並非事情不如遇期;而是最壞的情況跟你想的一樣
2.就算我缺兩學分不能畢業,我也不要犧牲兩小時陪伴自大狂


不過並非所有課程都不如意。

我還是很夠義氣地陪同學修了國標,一來為了我學分、二來要習慣不同老師的作法。上過之後,唯一的感受:老師好High!

由於商英跟以前的國標課程衝到,我只好另外選擇一個時間去找以前老師學跳舞。也許有同學會問我,幹麼學會國標之後又要選國標。我的舞伴也這麼問我,我的答案很簡單:這是最不會運動到的運動,我太懶了

事實上,我說謊。

國標耗用的體力更大,除了在同樣空間中運動量變大,還有要帶動舞伴的力氣。因為我不想多作解釋,然而真正的原因,是老師所說的:「跳會了,不代表你跳得好。」


在國標時,你的舞伴是如何產生的,這要看老師決定。齊老師的作法,是仿舞會時的方法,由男生主動邀請女生,這才是好玩的地方。男生可以接受打保齡球,打羽毛球,打桌球,卻很難接受跳國標舞。因此就會出現男性少數民族的情況,而女生只能自求多福,決定兩人之中誰跳男生的舞步,誰跳女生的部份。為了避免以後出去跳舞出亂子,所以會要求在不同舞蹈更換男女的角色。


這時回到挑舞伴現場,大部份的人已經就位了,剩下的果然是女生。這時有人認命,手拉起手;有人可能期待能夠等到加退選時跑掉,或增加更多男生。我呢?這畢竟是旁聽課,我可不想搶了同學的專利,這有點不道德,雖然我三民主義被當。


轉頭,天阿!

剛才有教一個女生如何跳旋轉的部份,沒想到她正在看著我這個方向。回頭,沒人,那她在看我囉!

如果沒聽錯,她正在說:「選我,選我~」

第一印象是..... 「紐西蘭奇異果」(吃我吃我吃我)

第二印象是.... 「好可愛的女孩子」(牙齒也有戴矯正器耶!)


於是我有了第三個舞伴了,學長,終於輪到我了吧!(註)


學期剛開始,我的未來似乎有點亮光囉!




註.

小泉初學國標時,遇見高中的學長。可能因為參加國標社的原因,跳舞的程度就是相當厲害。當時他的舞伴是一位宗教系的女學生,但是穿著看不出是那個宗教,整體感覺就是正妹一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