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

固拉多(Groudon)集點卡完成


昨天是地面系神獸的固拉多結束的日子,而我也在這一天完成我一開始設定的目標—完成固拉多集點卡,成功收集到六隻固拉多。

集點卡的想法來自於 PokemonGo 的「小隊功能」,小隊功能可以讓玩家設定多種組合,可以預先加入六隻寶可夢作為對戰設定,當你在打塔或頭目時就能快速把六隻寶可夢叫出來。





以往玩家在對戰時會由系統自動排定攻擊組合,排得不差也能透過電腦的組合來判定頭目的招式。但是對於追求效率或有喜好的玩家來說,都還是得花一些時間來排定隊伍,因此小隊功能有它的存在價值,也是玩家們挺想要的功能。

就在固拉多退場的前兩天,水系神獸蓋歐卡(Kyogre)已經先行接棒登場。因此五星頭目蛋在這三天(1/13 - 1/15)可能會出現兩種神獸。到現場時可以聽見大家說:「喔,原來是固拉多喔!」說完人就走掉了。

很巧的是,我的集點卡就缺少最後一隻固拉多。

我原本以為一個月的打頭目時間非常充裕,結果工作忙碌起來,連晨間的打頭目時間都被用來處理 Excel 表資料。

所幸就在最後一天的固拉多登場,終於抓到了固拉多。

跟蓋歐卡比起來,固拉多的體型跟距離真的很容易丟中,凡事果然要比較之後才知道,我之前還嫌固拉多太近了,太有壓迫感呢

2018年1月12日

你們都瘋了 What is INSANE


昨天聽到同事在聊天,年輕的他開啟的話題是,「那些我們認為是瘋子的人,如果他過得快樂且不妨礙我們,那他怎麼算是瘋子呢?」

這種可以從各方面爭論的且可能得不到定論的話題,是年輕人特別喜愛的,畢竟我也有一段時間很喜歡用這類問題自我思考,而我也還沒一個正確答案。只是從下個世代的人口中聽到,我還是會有些驚訝,原來我已經離開某個時間點很久了。

於是我決定用一個點切入進去,正巧和最近爭議很大的勞基法修正案有些關係。


關於《空中監獄》

「你有看過《空中監獄》(Air Con, 1997)這部片嗎?」

同事搖搖頭說沒有,畢竟這也有段時間了。

這部片是尼可拉斯凱吉主演,他是個保護妻子正當防衛獲准假釋的假釋犯,卻跟一群重刑犯一起被移送,而這群犯人正準備要叛變劫持這台飛機,就是片名的「空中監獄」。


其中有一幕(01:03:34)是主角跟一個連續殺人犯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看似瘋子的殺人犯賈蘭·格林(Garland Greene)察覺到主角剛剛為了自保而幹掉了一個犯人,說他手上有血腥味,主角說他跟他們這群人完全不一樣。賈蘭此時說了很重要的一句話:

「平常人每天辛苦工作五十年後,突然被迫退休,然後被送進養老院,希望在有病痛纏身前有尊嚴地死去,那不算瘋狂嗎?」

"Garland Greene: Now you're talking semantics. What if I told you insane was working fifty hours a week in some office for fifty years... at the end of which they tell you to piss off? Ending up in some retirement village... hoping to die before suffering the indignity of trying to make it to the toilet on time. Wouldn't you consider that to be insane?"


世上最瘋狂的事情,是那些我們以為的正常的事情其實才是最瘋狂的;而比這還瘋狂的,就是儘管我們體會到這點,卻無可奈何地繼續瘋狂下去,因為大家看來都一樣瘋。

2018年1月8日

下雨天無處去,來整理書桌吧


忘了上次整理書桌是什麼時候,等到我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沒有什麼桌面空間可以使用。狀況之誇張,應該可以說是多擺一個隨身碟就會沒有放手的空間。

原本我使用的書桌,是太太的弟弟妹妹們使用,自從我使用這張桌子之後,就會感覺有些受到限制。因為桌子本來設定就是拿來讀書之用,所以整個桌面被大大的書架給包圍起來,如果要放上一個螢幕再多置入一個鍵盤,那前方的確就沒有空間可以使用。

因為連日的大雨,我得以有機會仔細地觀看桌上的書架,最後擬定了解決方案。

首先螢幕上方被書架的橫桿給擋住,因此沒辦法把螢幕往書架下方的空間放置。另外一方面,原本書架還保留了日光燈的空間,雖然當時覺得是很新潮的設計,但是在夾燈與迷你燈管推出後,這樣的設計就有些礙事。

得到書架被拆得差不多,就要考慮另外一個問題:我的螢幕該如何擺置。

因為座位高度的問題,因此螢幕顯得太矮。之前曾經在家具賣場買了一個螢幕置物架,下方可以放鍵盤之類的。但是高度太高,當我把螢幕推至書架下方後,就沒有足夠的高度可以使用。

這時我想到了上回買櫃子時留下來的木頭,由於材質相當不錯,我用幾個螺絲釘組出了一個簡單的小立架,高度大概只有六公分左右,正好適合我的需求。

至於立架中間因為材料不夠留下來的小洞,就被我填充了三隻阿楞;從左邊數來分別是我、陳阿喵、太太。上面的衣服都是太太製作的,相當的精緻,原本是拿來在婚禮擺放小卡的裝飾,現在則從櫃子中拿出來透氣,成為我的桌面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