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0日

竹槍印象



昨晚為了咱們家的阿喵在製作新玩具,是一支長 36 公分的竹槍,可以將阿喵的新寵—鬆緊帶先生發射出去,而阿喵會跑去叼回來要求再玩一次。


小學


記得上回製作竹槍,已經是國小四年級的事情了。

當時的我迷上了製作童玩,說是童玩但說到底還是只做了竹槍。書上有些記載的玩具作法需要用到竹子、鋸子,身在都市的我上哪去找這些材料。

這使得日後我看到卡通《齊天烈大百科》時非常激動,主角英一竟然能使用爺爺傳下來的製作手冊就能做出真正可以用的玩意,而我卻只做了竹槍?

竹槍做多了,擺在家裡也沒用,乾脆拿去賣給同學,一支沒記錯的話是賣 30 元,大概是我幫忙到福利社跑腿的代購費的 3 倍。






我覺得算好賺吧,畢竟當時一條果汁棒只要 5 角(橘子口味的液體,用塑膠封成一條)。


紙子彈的流行


我為什麼沒有繼續做竹槍呢?

因為風潮真是一陣一陣,在竹槍之後班上流行的玩具變成了紙子彈。

將紙張對折對折再對折,摺成像是「V」形,約 0.5 X 4公分的大小。接著將橡皮筋套在右手大拇指跟食指上,整個虎口看來就跟彈弓一樣。

接下來用左手上子彈,將紙子彈 V 形缺口套上橡皮筋,拉弓,放開。一個快速簡易又具殺傷力的武器就出現了。

紙子彈會紅不是沒有原因了,它只需要一條橡皮筋跟一大張紙,就能製作數十發子彈。

而竹槍的子彈就是橡皮筋,一個小學生身上帶數十條橡皮筋跟二十公分長外型近似手槍的玩意,被老師抓到的機會大大提升。

竹槍論成本跟風險,都比紙子彈來得大,推廣也不容易,市場行銷真難(笑)。


最後戰役


最後一次,身為竹槍擁護派的我用竹槍跟班上紙子彈的游擊兵在放學的教室跟同學互相射擊。

這不只是新舊技術的戰爭,更是新科技對於傳統產業的衝擊。要是大家都用成本一元不到的紙子彈,我要怎麼賣錢呢。

戰役結果很清楚,我大敗了。

失敗的原因是後勤補給不足,缺乏彈藥(橡皮筋)補給。而我射到敵方的子彈,都成為敵方的新槍枝。偏偏對方射來的紙子彈我又不能用,就這樣,我殘敗了。

這件事情告訴我,軍火販售這條路並非長久可行的發展方向(大笑)

至少在小學是不可以的喔。



現代




「阿喵,你的玩具做好囉,預備,發射!」

然後,我們都長大了。

2016年10月14日

第二十二版再版序

為何要選這篇文章呢?


《新鮮好生活—你也知道但我還是要寫出來讓你掏錢買》 是陳小泉先生於工作之餘創作的作品,內容空洞沒有太多見解,但是透過出版社各式行銷手法包裝之後,一直排在各大書籍排行旁的尾巴,如今已經出版到第二十二版,本回搶先曝光第二十二版的再版序。


《新鮮好生活—你也知道但我還是要寫出來讓你掏錢買》一書出版已經二十年,廣受普羅大眾討論並廣泛應用,筆者時時看著存摺數字微微跳動感到欣寒。

本次改版是針對這幾年地球磁場異動、太陽黑子減少,以及大眾普遍關心的十二星座異動等因素,加以改進內容的呈現。

在文章方向不變的前提下,將標題改為華康娃娃體,字體大小改為四十八級,雙倍行距,將「本書」改為「系列叢書」,一套共五冊,務求看得輕鬆毫不費力,如同快速充電手機一般,看書五分鐘閱讀八十頁,覺得讓你耳目一新。

本次第二十二版序寫得有些倉促,在第一段似乎就留了錯字,但敝人肌肉貧乏無力,很難將 Word 捲軸挪回第一段。承蒙編輯仁慈審查不周,將在下版修正本版錯誤。


作者:小泉 於 英國藍劍潭捷運站
2016.秋
(現為寫作苦手,著有《新鮮好生活—你也知道但我還是要寫出來讓你掏錢買》
第一版、第二版文庫版、第三版軟精裝版⋯⋯第二十二版叢書)

2016年10月11日

關於閱讀進度追蹤軟體 :(1)再見了 ReadMore

ReadMore

緣起——我想找一款電子書籤


我擁有的第一台觸控裝置是 iPod Touch 第二代,我想要將這個裝置視為是一台電子筆記本,可以讓我結合現實中的工作或娛樂,視為一個記錄裝置。

「是不是有個書籤 app,可以幫我記錄我讀書讀到第幾頁呢?」

抱持這樣的想法,我找了幾款軟體,有些很簡單地讓你記錄書名並且輸入自己讀到第幾頁,但不久之後我就找到了挺讚的閱讀追蹤軟體(reading process track)——ReadMore。

它的功能使用方式,我六年前寫過一篇《 「預備,開讀!」記錄你的閱讀狀態,ReadMore 》介紹。由於這款軟體下架了,在我尋找其他替代軟體之前,我想先介紹這款軟體為什麼會很吸引我。你就會知道我想它的後繼者應該具備什麼功能。


關於 ReadMore


ReadMore 可以幫助我記錄我閱讀了哪些書,同時也可以幫助我預測何時會閱讀完那本書。

ReadMore 是由 Jonathan Penn 所創作,發想自他在大學時期必須大量閱讀書籍所創做出來的試算表,後來在 iPhone 出現之後才智做成閱讀追蹤的 app。

這款軟體成功的一點就在於,他不只是單純地幫你列出自己讀過哪幾本書,更重要的是介紹它會幫助你規劃自己的讀書行程,光這點就挺不賴。


書櫃顯示功能


ReadMore書櫃設定

ReadMore 有兩大特色,一個是圖像式書櫃,能夠將準備閱讀的書籍依照厚度顯示成堆疊的書籍。

當 iOS 的人機介面設計從仿真變成扁平,這個設計更是珍貴,這使得它除了記錄追蹤的功能外,美觀的外表這點有十足的加分效果。


閱讀追蹤的預測


ReadMore 閱讀預測

你有想過為什麼我們會需要記錄自己閱讀的時間嗎?

因為閱讀是一個極度專注的行為,但生活當中我們鮮少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持續閱讀。當你打斷一本書的閱讀後,下次重新拾起那本書閱讀不知道是民國幾年。

ReadMore 可以幫助你記錄閱讀的時間長度,將每一次的閱讀時間長度都視為一個閱讀區段。透過平均法來計算你大概需要還需要多少個「區段」才能讀完。

你想要打破自己的閱讀極限嗎?那就繼續讀下去吧。


緣滅:跟 ReadMore 說再見


在 2014 年 ReadMore 轉手交給 D-I,之後似乎改名叫做 The Refinery 維護。當時他們還在部落格寫上,「我們懂得 ReadMore 的價值。(We understand the value of ReadMore.)」,甚至展望未來的發展,然後……

App 就下架了,我連它什麼時候下架的都不知道!!!


不過至少有一個推友 @graasland 問了,至少在 2015年5月7日時,ReadMore 就說再見了。




時至今日,距離回復已經過了一年又五個月,我依然沒有看到 The Refinery 有推出什麼替代性的產品可以取代 ReadMore。

或許是時候該尋找新的閱讀進度追蹤軟體,在我介紹接下來的幾款軟體前,我就用這篇文章紀念一下這款不賴的軟體,謝謝它陪伴了我那麼多年,儘管有一些小問題,依然是款很難被取代的軟體。

不過下一篇,我就會介紹目前使用的替代性軟體,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歡迎看下一篇。



參考資料


  1. Readmore - An Interview with Jonathan Penn | Readmill Blog. Readmill Blog, 2012年4月19日.
  2. Josh Walsh. We are the new owners of ReadMore, 2014年1月15日.

2016年10月7日

地震來了也要優雅

有地震


以往看新聞的時候都會注意到,災民們逃生的時候都因為太過倉皇,因此身上穿著得相當「居家風格」。

這提醒我,要是哪一天我要逃出去的時候,我應該先穿上合身的西裝,帶著一瓶不錯的紅酒跟酒杯,優雅地站在人群當中跟大家說:「看啊!我們大樓燒起來了。」

但是怎麼想想,如果我真的這樣做的話,被當成嫌疑犯的機會真的很大。


「你為什麼要穿西裝啊?」

「如果順利逃出的話,看起來還挺優雅的;就算沒有順利逃出,也當作是幫禮儀公司省些麻煩,畢竟挺合身的。」


靈感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應該是因為鎮金店(JustGold)2000 年的廣告,《真女人系列—倒垃圾篇》。

鎮金店真女人系列 - 倒垃圾篇.mp4_20161007_015618.070

裡頭女演員陳文媛(Bo Bo Chen)在廣告中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挑選金飾打扮,等到跑出去的時候才發現她只是去倒垃圾。

「陳小姐!穿這麼漂亮出來倒垃圾喔?」

「是啊。」 

另外一個影響我很深的,大概就是周星馳主演的《國產凌凌漆》,那真是一個型男應該致力學習的方向(誤)。

「沒有用的,你是那樣拉風的男人,不管在什麼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你那憂鬱的眼神,唏噓的鬍渣,神乎奇蹟的刀法,還有那杯 DRY MARTINE,都徹底地將你出賣了。」——《國產凌凌漆》

國產凌凌漆



尾聲

「話說在你穿上西裝之前,是不是應該先穿上褲子比較實在呢?」

「說得也是。」


各位,請向小學生學習,將明天要穿的衣服先擺在床頭邊。要逃跑的時候雖然沒辦法裝扮得很優雅,至少會是得體的,祝福各位平安順心(笑)。

2016年10月5日

說故事的人

對話


前一陣子跟著高中同學一起喝了杯咖啡,喝了幾口,同學聊起了我的部落格的狀況,他的這句話就是引我出來的誘因之一。

「你比較少寫文章了。」

我和他以及高中的幾位同學,在高中畢業之後便成立了班級電子報。雖然時間只有短短一年,但是當時每週一次的發報率,是段相當充實的生活。

「是啊,有些事情想了,但是就是沒寫出來。」

我的文章開始減少,大概是從下部隊之後。


保密


成功嶺時期的新訓經驗相當寶貴,網路上面可以找到許多大同小異的文章,這種沒什麼機敏性的內容,是我當時寫作的主要來源。

連長曾經講過一句話讓我印象相當深刻。

「你們現在受訓越辛苦,未來越能夠拿來說嘴。只是別說得太誇張,未來被同梯戳破牛皮就好笑了。」

下了部隊的生活,雖然沒有什麼保密的必要性。

但為了避免拿捏尺度沒說好,讓一些可能還在軍中當職業軍人的朋友受到牽連,這些故事我只有當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沒有在網路上書寫。

保密的這個習慣,我從軍中帶到了工作。

而部落格的文章,則是從生活當中擷取。

當我的工作成為我的生活的重心時,我能夠講的事情相對之下就變少了許多。又或者是因為我的能力還不夠,沒辦法把事情轉換為故事。


簡化


1997 年有一部電影叫做《接觸未來》(Contact),女主角是茱蒂福斯特。內容大概講述外星人給了地球人太空船設計圖,第一次的發射失敗之後,藉由其他勢力的幫助讓女主角再次能嘗試再去接觸外星人。

當女主角到達外星人所處的地方時,她被眼前美麗的的景象給震驚了。

「這簡直是……仙境奇觀,沒有……沒有言語,沒有任何語言……可以形容!只有詩歌!也許應該……派一位詩人來到這裡,如此美麗!美麗,如此美麗……我無法解釋……我無法解釋……」

「Some celestial event. No - no words. No words to describe it. Poetry! They should have sent a poet. So beautiful. So beautiful... I had no idea.」

這句話我記憶深刻的原因,就在於國中的我也曾經在描述經歷的事情時有所掙扎。

寫得太清楚現實,就失去了故事帶來的趣味。

寫得太模糊不清,又失去了故事應該承載的價值。

或許寫詩才是王道,透過詩的體裁,或許能夠將你想傳達的理念繼續保留於每個字。就有點像是藏寶盒一樣,你要能夠正確解讀那首詩,才能將各個關節擺置正確位置,接下來才能拿到我們想要的。

可惜我不是詩人,我能做的就是讓事實簡化,聽起來就像故事一樣,但他就是事實發生過的事情。


尾聲:說故事的人


「聽你又在亂掰了,為什麼我沒有印象。」

去年去參加教召的時候,意外遇到以前預官同梯的同學。

當兵時最熟的朋友就是新訓的同袍、專業訓的同寢室的同學跟下部隊後的同組人員。而這個朋友剛好就是新訓不同班、專業訓時不同寢室的人,但我們可是一起上同一堂課。

正巧有一堂課是我們以前受訓時的共同教官來指導,在談起往事的時候我跟教官提起以前他是如何教我們搬運油桶的,而我剛好是被分配在油料部隊,因此記憶猶新。

上完那堂課之後,那位同學在聊天時就問到是否真的有上過那堂課,因為他完全沒有印象。

「你是不是在亂掰呢,我怎麼會不記得。」

當下的我只是笑了笑,這種痛苦的記憶怎麼會忘的了。

當時要練習搬油桶時,我真的不認為我能夠搬得了,但是排隊等著一個一個上去練習時,心中暗自禱告不要輪到自己的這檔事,這種想要逃避的屈辱,自個兒是難以忘懷。

許多時候,事實本身並不美好,而這些事情又成就了我們,因此我們當我們選擇將這些記憶伴隨自己繼續旅行時,就會用潤飾的方式保留。

我或許不記得那個示範的女士官叫什麼名字,但我記得當時的場景,我的心情,我和朋友之間的對話。那些不影響故事進行的細節,似乎就沒有那麼重要。

重要的是,當我們將故事說給下一個人聽的時候,沒有人會被這件事情傷害到。而我們卻可以將自身的經驗,變成沒有負擔的小故事送給其他人,未來他們還可以轉贈給更多的人。

在故事當中,我們成為了永恆,而我始終在學著如何去說一個新的故事。

如果有好故事,我會說給大家聽,希望屆時我已經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