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

阿喵去野餐

相片 2016-9-28 上午2 20 19

能夠去公園野餐是太太的夢想之一,但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們會帶著阿喵一起去戶外野餐,甚至認識新朋友。

「我們帶阿喵出去野餐吧!」
「阿喵真的會想出去嗎?」
「可以認識其他貓咪啊。」
「認識新朋友嗎?真吸引人。」

第一個貓朋友:Mego

相片 2016-9-25 下午12 41 46
太太跟友人挑了大湖公園附近的大溝溪親水公園去野餐,當天正逢梅姬颱風來之前的寧靜,偶爾會降些太陽雨。

Mego(綽號:哥哥)是太太的友人家中飼養的貓咪,是一隻相當可愛個性挺溫馴的貓咪。在飼養阿喵之前,剛巧有機會去造訪,跟 Mego 玩了好一段時間,是一隻挺親人的貓。

一開始讓兩隻貓咪認識時,最好是讓他們互相熟悉彼此的味道。兩隻貓咪似乎很快就意識到對方的存在,之後乾脆就讓他們面對面。

當他們看膩彼此,開始將視線移向周遭環境時應該就代表他們稍微了解彼此了。而我們也可以開始野餐吃些東西,待會兒再放他們出來吧。

野外新體驗


相片 2016-9-25 下午1 39 49

說是將貓咪從籠子放出,事實上在陳阿喵的身上有綁上H型牽繩(或稱工型)。這種牽繩取代了項圈,將繩子的壓力分到脖子、雙腳跟胸部,相對之下比起綁在脖子的項圈要堅固些。

繩子的另外一端,則是連到攜貓袋上頭,用 NITE IZE 的 S-Biner S型扣環牢牢固定住,這在阿喵看到鴿子興奮地衝出去時派上用場。

你知道嗎?貓咪看到鳥兒的時候會發出「嘎嘎嘎」的聲音,聽說這是在想像吃鳥兒的聲音。聽起來是有些驚悚,我們不妨把它想成是在期待追逐獵物前的號角吧。

新環境認識法


相片 2016-9-25 下午1 35 43

我們把阿喵帶到新環境的時候,會先幫他把平常常用的「家當」擺到定位,吃飯碗、喝水碗跟貓砂盆。

接下來把攜貓袋的拉鍊打開,如果她習慣了新環境,開始想要探索的時候就會自己跳出來,這點不用擔心。

在外更親人


相片 2016-9-25 下午2 16 33

如果我們沒有把貓咪帶出去,我們大概不會知道阿喵有多依賴我們。

阿喵在野餐時都從帳棚的後方觀看附近的環境,這時有人走到帳棚後方,阿喵整個跳起來快速跳到太太的腿上窩著,阿喵的這個模樣我們在家裡可是從沒看過喔。

可能是因為在戶外,除了我們兩個之外,不熟悉的環境、新登場的人物甚至還有同種的生物,讓她知道在外頭可以依賴的就是我們。

「真的沒有白養。」(拭淚)


Mego 主動出擊


相片 2016-9-25 下午1 42 01

阿喵因為年紀小,好奇心使然讓她很快就主動地離開攜貓袋,在外頭到處看來看去。

過了好一會兒,Mego 也才離開自己的籠子在附近閒晃。就在這個時候 Mego 主動去找阿喵了!

「天啊,Mego 在聞阿喵的屁股。」

現場一陣驚訝,連阿喵的反應也是一絕,整隻貓都傻了。

至於 Mego ,他真的只是想多深入了解一下阿喵,也沒有任何踰矩的行為。大概對 Mego 來說,五個月大陳阿喵看起來就跟小孩子一樣。


阿喵的接觸

相片 2016-9-25 下午2 56 07

老實說直到野餐快要結束,阿喵跟 Mego 之間都一直維持大約八十公分的距離,頂多就是靠在彼此身邊。身為無聊的主人,我決定打破這個沈默。

「阿喵來,幫 Mego 按摩。」

我抱起阿喵,用前腳在 Mego 的背上踩踩。

很好,Mego 沒有什麼反應,

接著抱起陳阿喵往 Mego 頭部踩踩看看,不知道脾氣如 Mego 這麼好的貓咪,會對陳阿喵有什麼反應呢?

結果 Mego 只是耳朵癢癢抖了一下,陳阿喵倒是被嚇得魂飛魄散。明明自己也會耳朵抖抖,但是看到其他貓咪的耳朵卻是另外一回事,這也導致之後的事情。

「阿喵來,我們再來踩踩 Mego 的頭吧。」

說時遲那時快,因為雙手抱著阿喵的關係,我沒辦法看到阿喵的眼神。平常如果看著阿喵的眼睛,你就會知道阿喵想要幹嘛。但是從背後,我沒辦法從眼睛跟腿部的活動來判斷。

相片 2016-9-25 下午2 54 38

沒錯,陳阿喵直接用左手使出一技貓拳朝著 Mego 抖動的耳朵打下去。

「我的天啊!」(迅速把阿喵往後拉走)

我的驚訝程度似乎大於眾人,儘管挨了阿喵一拳,Mego 真的是很有耐性,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Mego 生氣了


相片 2016-9-25 下午2 54 22

在眾人的鼓譟下,我們決定繼續測試 Mego 的極限。

這次眾人都準備好他們的相機,似乎對於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都有個底。

沒錯,當我把阿喵的前腳再度放到 Mego 的背上時,Mego 轉頭睜開眼睛,嘴巴張開露出尖尖的牙齒,嘶吼了一聲。

耶,我們真的惹火 Mego 了!

原來 Mego 並不是沒有生氣,而是他懶得動,因此對於我們剛剛的作為一直都在忍耐著。剛剛陳阿喵朝著他的耳朵揮下去的那一擊,真的可以堪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因為接下來的時間,無論我們怎麼安撫 Mego,只要有人碰到他的身體,都會得到他的嘶吼……,失禮了。

帶著阿喵逛逛


相片 2016-9-25 下午3 15 27

我們有到大溝溪親水公園的小河去走走,當天其實還挺多家庭出來踏青,當然也會攜帶他們家中的寵物。

貓咪在外出的寵物當中應該算是相當稀有,主要會出來玩的都是小狗(甚至不太小)。為了保護彼此的寵物,我們就把阿喵放在攜貓袋裡面走走逛逛,讓她在安全的狀態下欣賞外面的風景。


尾聲

在半天的行程結束後,貓咪也開始疲倦了。

貓咪平常在家大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睡覺,但是出來外頭在陌生環境下都會保持警覺。除非主人躺下來睡覺,不然他們是會一直保持清醒。也因此回到家中就會開始補眠。

跟過去回到家中的情況不同,阿喵這次只有稍微吃了點東西,至於貓砂則是完全沒有用到,應該是還有些戒備所以沒用到吧。

回到家後的阿喵沒有出現抓癢的情況,暫且估計是沒有被跳蚤咬到。

這次和 Mego 見面的機會,讓阿喵真的有成長的感覺。比起過去算是又更加獨立了一些,她似乎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自己是誰,相較之下就比較沒有叼玩具要我們陪她玩。

這個長大的錯覺會有多久呢?大概三天吧,因為她又把逗貓棒叼過來了。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可以跟其他貓咪一起玩,讓她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2016年9月14日

陳阿喵破窗而出

破窗而出


阿喵不見了

「睡過頭了!」

一早起來發現睡過頭了,雖然莫蘭蒂颱風沒有經過北部,但是一早還是能感覺到溫度驟降和強烈的風勢。

因為遲到了,原本想要簡單刷牙洗臉就出門,至於阿喵的貓砂就等晚上回來再處理,幫牠補充個乾乾就好。

「奇怪,碗都已經空了,照理來說阿喵聽到乾乾的聲音應該會立刻跑過來。」

急著要出門的我沒有太多的懷疑,可能阿喵是剛剛才把乾乾吃完,最近正在換牙齒也會讓牠的食慾降低一些(想吃但是牙齒會癢),所以食物的吸引力或許沒那麼大。

等我拿好便當盒準備出門時,我覺得不太對勁,我真的沒有看到阿喵。

平常這個時候牠都會至少露個臉送我出門,今天怎麼沒有呢?


尋找陳阿喵

我尋了一下家裡平常常見的阿喵出現位置,阿喵喜歡房間的窗台、太太做的小城堡、烤箱桌子下的角落、客廳的窗台,當然還有偷溜到我們睡覺的床上。

「完全沒有!阿喵是去哪裡了。」

這時的我開始有點緊張,阿喵完全沒有出聲音的時候,就代表牠做了壞事,或是正在做壞事。

我看了一下,書桌底下沒有,書櫃最上層也沒有,小櫃子的夾層也沒有。

家裡有哪個地方是阿喵會去,但是我不知道的呢?

「如果我是陳阿喵,看到書房的門沒有關,我會想做什麼呢?」

走到窗台旁邊,將視線從地板移到到窗台,這時發現……

「紗窗竟然被打開了 10 公分寬啊!」

等等,是我昨天沒關嗎?不可能啊,我根本不會去動窗戶。


幾天前

之前客廳的窗戶好像也有被打開過,當時還和太太討論過。

「紗窗是打開的耶。」

「會不會是我們上次澆花的時候忘了關呢?」

「不會吧,那已經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難道是陳阿喵開的?」

「怎麼可能,這個新窗戶可以扣得很緊,我們開都有點辛苦。」

破窗而出

我回想到這段對話,想起之前讀《皇阿瑪的後宮日記》,裡頭有談過貓咪會在發情期時破窗逃出,只為了去尋找其他貓咪,為此我們還跟醫生討論過。

「要把紗窗抓破是有些困難,不過有些貓咪是會開窗戶的。」

阿喵的房間,紗窗上面用四個長尾夾從外頭上下卡住,就算是我們也打不開。

客廳的窗戶,結婚時新換的,新款的窗台有許多防止小孩開窗的安全裝置。就連紗窗都只要開到定位就能夠緊緊鎖住。

書房的窗戶,書房的紗窗是舊的,陳阿喵是可以打得開的……。


之前阿喵有多次趁著我們澆花企圖走到外頭的記錄,幸好都即時被攔阻,而昨天晚上是個漏洞大開的時機。

出去的話,為什麼還沒有進房子呢?該不會是逃走掉了下去吧。


找得回來嗎

我慢慢走到窗戶旁邊,沒看到什麼東西。

「該不會阿喵從這裡跳下去吧,我們家可是十幾層樓。」

前幾天才看皇阿瑪的 YouTube 頻道,分享說不要讓貓咪接近陽台,因為牠們有時候沒有危機意識就會掉了下去。

這時的我腦中開始想著待會兒該怎麼辦,該怎麼跟太太說的時候。

我感覺到底下有個視線正在看著我。


窗戶跟花台間有個二十公分寬、深五十公分的設計,從側面透視來看就像ㄩ字型一般。從室內往窗戶看出去,你是沒辦法看到這中間的空間有什麼。


而陳阿喵,此刻就很淡定地趴在窗戶和花台中間處在吹著颱風帶來的強風。


「陳阿喵!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知道是害怕沒辦法跳回書房,還是牠想出去外面吹吹風,又或者想要跟我們來玩捉迷藏,不管哪一點,陳阿喵確實就是在那個地方。

用手指在牠鼻子面前打個招呼,牠沒有怎麼反抗,很輕鬆地就被我抱了起來。


我們回家吧

當我抱著陳阿喵跟剛睡醒的太太講這件事情時,「我就說客廳窗戶我有關好吧,是陳阿喵打開的吧。」

阿喵從我懷中掙脫跳了下去,興奮地在屋子裡面到處亂竄。

昨天晚上的經驗似乎非常刺激,牠還不時回到窗台邊去看,只不過我們已經把玻璃窗給關上,牠不但很難打開,而且連跳上去都有問題。

陳阿喵不太管這些麻煩事,於是繼續在屋子裡面暴衝,這是一個很刺激的體驗。



我想起剛剛抱起牠的一瞬間,牠看我的眼神似乎在說,「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因為我們照顧你大半輩子,我也知道你想做什麼但是我們不想你做,調皮的傢伙。」

把阿喵從窗戶外頭抱進來時,有那麼一瞬間像是重新撿回來了一樣。

歡迎回家,陳阿喵,別那麼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