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終究只能得到我們想要的

  • 0
《悲慘世界》看完時,情緒應該相當激昂,那群為了理念而戰的青年,用血在歷史上畫出新的顏色。

而尚萬強,沒有那麼多的熱血,他不想參與任何爭鬥;他有慈悲的心,但不限制在法律之內。

到頭來,尚萬強雖沒像賈維想像的罪不可赦,卻也和旅舍老闆有些相似。他們無法改變時代,終究只能從動亂中盡力保留自己希望保留的寶物,一如給姪子的麵包、留給珂賽特的未來。

手段是懦弱且卑微,甚至搞臭自己的名聲。但追求幸福的方式不止一種,坐在黑板前的改革者、持著盾牌並猶豫地扣住板機的手、透過窗戶窺探並感嘆的民眾,或是爬在下水道扛著希望的老人都一樣。

無論是何種角色,我們都有義務演完這場戲,別分角色好壞,就繼續下去吧。


---

破報 - 772 期封面

在寫這一篇時,明天,太陽花學運將到凱達格蘭大道上靜坐,當我在清理書櫃時,發現了先前留下來卻沒有去看的《破報》復刊 772 號,照片是大埔案的抗議民眾。

人民的抗議永無休止,因為既要維持現狀,又要保留破舊立新,同時又能夠在期限內完成,這幾個條件最後導出來的,就是非正規的手段以及必須發出聲音的人民。

聽說最近因為學運的關係,Facebook 上的朋友們之間還吵架起來,甚至互相刪除好友,可能是媒體誇大報導。雖然舉動有些好笑(像是小朋友一般),卻讓人很感嘆。有時候並不是被打的一方就是好人,而打人的一方也未必是壞人,只是這樣子大家比較好做出抉擇。

願意貢獻力量的,相信自己認為的,不願意放棄分秒改變的機會;沒有貢獻力量的,未必是冷淡,而可能是看到了過去,懂得力量的確是把利刃,但只有劃下去之後才可能知道自己是對是錯,你能做的就是選擇是否要給予這份力量,然後不要後悔。

台灣的民眾,融合了本省與外省,外省人經歷過中國大陸的「連俄容共」、「國共內戰」,本省人也經歷過「228事變」,雙方衝突誤解幾乎把整個台灣搞得天翻地覆。如今大陸在另外一個政權下成長,台灣也在內鬥後學會包容,但改革不會因此停止。

大家不用為了今日選擇何種角色而懊悔,就算你今天做的是對的,能夠撫平現今的狀況,你也無法保證對未來會有多大的傷害。唯一能做的,也是能夠相信的,就是順著自己的想法走,聽聽所有可能會讓你停下腳步的聲音,然後做出決定不要後悔。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