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日

失落的基層勞工

小事情

今早到工地拍攝工人焊接畫面時,被工頭提醒我們盡量避免直接看他們的焊接工作,因為焊接時所發出的強光與四散的火焰對於眼角膜會造成嚴重的傷害。

拍攝的過程中不時有工人經過,跟我們提醒的內容都是重申焊接對於眼睛的傷害。考慮到我們沒有攜帶什麼防護設備,最後只好提早收工離開。

回到公司後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樣,一直感覺自己的左眼特別酸痛疲勞,想想還是去眼科掛號看一下。經過檢查發現儘管我當時眼睛向右迴避,那些我沒有感覺到的焊接火星還是燒灼到我的眼角膜造成表皮破損,幸虧醫生說滴滴眼藥水就能解決。

這時我不禁想到,如果只是在旁邊觀看就有這樣的危險。那,那些在裡頭工作十幾個小時的工人,他們的身體又怎麼承受的了。或許有人會說,是他們選擇了這份工作,但回頭想想,因為總是要有人做這些事情,只是我們不願意…


有錢只是看你想不想賺

記得 2012 年底,台灣在吵「大學生薪水 22K」與「澳洲打工」這兩個議題。

不少節目都跳出來說台灣其實缺工還是缺很多,只是社會新鮮人不願意來嘗試磨練。當時舉了不少「服務業 vs 工業」的案例,說是如果學得一技之長就可以賺到穩定的高薪,比起到大公司裡面工作還能賺得更多。

我也想過這個問題,最後問我自己為什麼不去當個工人,而是選擇在這個行業做數位化。原因很簡單,因為那份高薪的工作有太多的風險跟不確定性。職災新聞一報導出來,不是燒死在廠房、昏倒在下水道中,要不然就是跟手腳說掰掰。

不過也不是台灣人不願意做,有錢可以讓人發揮出他們的潛能,只是那份錢應該要有多少。我們可以注意到在台灣不願意殺雞種菜的小朋友,出了國之後每個人都像是新一代的棟樑一樣,什麼工作他們都願意做。只是他們不是在台灣工作,而是到了澳洲去打工,在異地做台灣需要做的工作,而台灣卻留不住他們。

失落的期許

當年那些幹過苦力的基層民眾,對於他們的小孩一定有這麼說過,「如果你不好好唸書,你以後就會作苦工。」這就是希望小孩子能夠靠著學經歷,未來可以不用過這些苦日子。

結果就在幾十年後,所有的工人孩子都具備了相當高的學經歷,大家的地位並沒有因為學業而有人突破超前,反而因為教育普及像是大家一起搭乘電梯上樓,你是大學生我也是大學生。

最後呢?搞得大家的地位都是平等,回頭來看那些苦力工作還是存在,還是要有人作,只是大家讀了書之後反而更加不願意工作。於是搞到現在,大家持著「你之所以失業就是因為你不願意努力」來解釋這個社會現象,事實上造成這個問題的,覺得不單單是年輕一代的孩子所造成,父母親的態度也是關鍵。

就我來看,這個時代滿是失落的孩子。那些父母鼓勵我們讀書的話,在我們讀書的時候的確是有效果,那時候的大學生的確是很搶手很熱門。只是等了十年,社會上已經被更多同類型的人才給攻佔,就像是 iPhone 推出後一波接著一波的智慧型手機紛紛上市一般。


敬堅持的人

父母沒有騙人,讀書的確是有好處,但是當你跟大家走同樣一條路時,你是不會有更多優勢;反觀現在大家提出來有成就的人,未必一定要是技職體系才有機會成為黑馬,而是你能夠堅持自己的理念多久,久到那個時機點成熟才會輪到你。

這時我們不妨想想看,堅持做自己的專業有多困難。

你能夠養家活口嗎?你能夠接受同時期的朋友有更好的成就嗎?環境如果改變你可能會是唯一逃過一劫的人,但有更多的機會你可能是唯一受難者。當然,你的前進過程還會被人不斷地問,「你什麼時候才打算做正經事,你看看別人。」

諸如此類的挑戰,都在問你和問這個社會,到底什麼時候遊戲規則變了這麼多。我們無法預期一個人的努力是否會在一萬小時之後得到回報,我們只能期待跟著時代潮流走下去的我們,可以在終點得到無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