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就是會迷糊,小泉指南在此擺攤兜售,為您分憂解勞找麻煩(咦?)

2013年5月28日

華山畢業展的酷卡

5月 28, 2013 Posted by 小泉 No comments
老實說我還真分不清楚明信片跟酷卡之間到底有什麼差別,我想其中最大的不同應該是明信片至少還有一面可以給你寫字寄給別人,而酷卡則是用來宣傳活動之類的。

昨天到華山畢業展看到一些有趣的展品,但是記憶力薄弱的我最後只先寫了染色體的部份,事實上也只寫下我記得也是很認真看過的作品。以下拿到的酷卡,正好可以幫助我回想一下當時看到的感動。

【聚離.CLOSE TO YOU 】

  • 台北海洋技術學院 數位遊戲與動畫設計系
  • 指導老師:曾瀚儀
  • 製作團隊:王梓樺、吳品凭、廖雅柔、李定宏、陳佳琳、黃柏維

聚離-台北海洋技術學院-數位遊戲與動畫設計系


聚離是部影片,討論現代人跟人之間透過手機或電子裝置與對方溝通聯繫,非但沒有把彼此的距離拉近,反而是離所愛的人更加遙遠,甚至忽略了對方就在身邊。

其他學校也有類似的討論主題,越是進入數位化的時代,人們也會開始思考感情的維繫是否真的需要那麼多的產品放在彼此之間。這個展覽突出的地方,就是將手機擬人化,或者說是把人「物化」,當手機變得像是兩人中間的第三者時,這樣的比喻相當巧妙。



這部影片內容最扯的一點應該就是,男生為了找手機跑遍了大街小巷,甚至從西門町跑到了淡水(你也跑太遠了吧XD)


【字久見人心 】


字久見人心 字久見人心

有些展覽則是跟其他設計團隊一起合作,甚至可以找合作單位,例如字久見人心的這場展覽。會場上讓大家動手寫信,交給郵局在未來寄出,這也可以算是一種未來信。

其實久沒有寫字,有時候提筆寫信都會感覺到痛,這時我都不禁想到朱自清....

    「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得厲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
--朱自清《背影》
雖然現代人習慣使用 Facebook、Line,正式一點的可能就只是寫個 email 通知,但手寫信件真的是一種很棒的感覺。因為你不用思考應該用哪張圖片,純粹就是使用文字來告訴對方。

由於你寫信的地方不同,也會帶給別人不同的感受,有時是餐桌上面的油漬、火車間的小通道,也可能是某個戶外森林草原,每封信其實都是一封來自於過去的信件,帶著過去的回憶跟祝福寄給未來的朋友與自己。

 

【染色體】


最後是昨天已經提過,世新大學圖傳的畢業展所發的酷卡,我在捷運站看到宣傳的廣告時看了好久好久,我對於相機的零件知識等於零,看到把攝影器材這樣子散開在面前感覺倒是挺新奇的。

世新大學_19th染色體_正面

19th染色體_封底1

19th染色體_封底2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