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

不傷眼的資訊篩選

每天都有很多資訊流入我的 Google Reader,透過觸控裝置讓我比過去更有效率地篩選文章,那些特別需要細看或是重讀的文章就利用 Instapaper 保留,最後找個空暇的時間讀完即可。

這類事情每天做雖然很熟練,卻也讓我注意到這對眼睛來說是個很大的負擔,特別是那些長篇文章,連續十分鐘閱讀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新聞偶爾會報導國人罹患白內障的年齡不斷地降低,我怕還沒有活用我所閱讀的知識前我就雙眼故障了。

所幸之前我買了 Kindle 電子書閱讀器,我能將 Instapaper 累積的文章到達一個數量後自動送到閱讀器當中,我就可以透過電子墨水的 Kindle 閱讀器來觀看文章,而不用盯著比較傷眼的 iPhone 或電腦液晶螢幕。

我的資訊篩選流程:
  1. 將訊息透過 RSS 集中到 Google Reader
  2. 透過 iOS App 連結 Google Reader(我是用 Reeder)篩選文章
  3. 篩選過的文章送到 Instapaper
  4. Instapaper 定時/定量發送文章到 Kindle
  5. 在 Kindle 舒服地看書吧

Ref.

2013年3月24日

桌面盒子Deskbox - 快速清潔我的 Windows 桌面

在家中使用 Mac 時我可以使用 Desktoday 將我桌面上的檔案通通清除乾淨,不過在 Windows 上卻缺少了這套好的軟體,因此我寫了一個批次檔案叫做「桌面盒子 Deskbox」,對於沒擺捷徑在桌面上的我來說能夠快速做到收納檔案的效果。

  • Deskbox v0.2 程式碼 [下載]

如果你是在 Windows XP 上使用,缺乏了 robocopy 的指令,因此沒辦法直接使用,需要先安裝微軟的這款軟體:

  •  Windows Server 2003 Resource Kit Tools [下載]

別把 Deskbox.bat 放在桌面上,不然他一天到晚就會跟著被封存起來,扔在 D 槽也是個不錯的選擇。Windows XP 可以使用快速啟動列來使用;Windows 7 可以使用 TaskBarPinner 將 batch 檔案釘在工作列上。


缺點:移除桌面檔案的最大問題就是無法避免的連「桌面」資料夾都會跟著被移走,一旦被移走就必須要從工作管理員內重新啟動 explorer.exe,因此有網友 WhoIsRich 想出來使用 move 跟 robocopy 兩個指令分別移走檔案跟資料夾,但缺點就是無法排除哪些檔案不要被複製,例如:捷徑。

感謝:你知道 Windows XP 的桌面的資料夾名稱就叫做「桌面」,是個中文的名稱;而 Windows 7 的桌面則是「desktop」,這是為了避免在地化之後就連最基本的「桌面資料夾」的名稱會因為各個語言版本而有數十種路徑。為了取得桌面路徑,網友 Inndy Lin 寫了從登錄檔取得桌面路徑的方式,應該在 XP 跟 Windows 7 都可以運作正常。

Ref.
  1. windows - Robocopy: How to move the content of a directory but KEEP the directory - Server Fault - http://goo.gl/HMhhq
  2. I's制空域: Batch取得桌面路徑 Get Desktop Path In Batch - http://goo.gl/5bcBj

2013年3月23日

揮手告別 Google Reader

Google Reader 是一套 RSS 彙整的網路服務,而 RSS 則是將網站內容讓使用者利用訂閱的方式不斷地取得更新內容,這樣的好處就是你不用每天造訪各個網站看看作者有沒有更新,你只需要打開 Google Reader 就會看到各個網站的文章內容湧進你的閱讀清單當中。

Google 每隔幾年會決定哪些服務會收起來,就像是 Web 2.0 時大家利用 Ajax 製作出一堆有趣的網站,最後可能因為流量的減少或者乏人問津,最後就會收拾乾淨關門大吉,這點連 Google 也不例外,只是大家沒有想到有天大刀會砍到 Google Reader 上。

There are two simple reasons for this: usage of Google Reader has declined, and as a company we’re pouring all of our energy into fewer products. We think that kind of focus will make for a better user experience.

這段文字說來還真是官腔,「聚焦」、「使用者體驗」都被拿了出來。講白一點原因也實在夠簡單:「這個服務不賺錢」。

對於 Google 來說,我們都只能算是使用者,而不算是客戶。因為 Google 沒有對 Google Reader 收錢,他就是擺在那邊讓大家申請使用。只是當服務可以隨時被終止,最後留給我們的是三個月的緩衝時間時,不禁讓人們想問一句:「我用的服務會不會隨時被終結呢?」

最近 Google 推出了新的記事服務叫做「Google Keep」,電腦玩物的網站有介紹這個工具,讀者的回應大概也跟我想得差不多:「你打算什麼時候關掉這個服務。」站長跟讀者之間的對話還挺有趣的,就服務來說是有發展的潛力,但是「對人不對事」的話,Google 現在的風評可就不是很好。




我們不斷地追求便利,從紙本跳到電腦,從電腦跳到網路,網路雲端的服務已經形成。但是別人的服務終究是他們的,什麼時候關掉倒閉決定權不在你我,不過這就是我們一開始使用網路服務時就必須接受的風險,只是我們一直裝做審判日不會有到來的一天。

2013年3月10日

民意,政府處理核四的下台階

"You don't really want to work it out. You want to be fooled." Cutter, "The Prestige"

「你並不想搞清楚真相,你只想享受被愚弄的感覺。」《頂尖對決》裡面的台詞,說明魔術手法為什麼老是會成功,觀眾應該有足夠雪亮的眼睛跟智慧,至少那麼多人當中有一兩個可以注意到。主要來說,是因為人們沉迷於當下的感覺,而故意矇蔽了自己的雙眼。

每回我都會在思考機制的時候,我就會把上面那句話重新拿出來對自己說一次。人們具有預期心理,當政府釋放出一個消息時,人們會很快地反映出對這個議題的感覺。雖然每個人都會有些許的考量,但是整理來看,人群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結構,就像是沙漏一般。

多半的人都會想著,「我該如何把沙漏顛倒過來。」這是廣告廠商或是行銷人員企圖作到的,如何將自己與民眾擺在同一邊。但對於政府來說,政府是個莊家,是個政策的制定者,他們推出一個政策不可能只看到第一個預期反應,他們期待的是你的反應對他們有什麼幫助,甚至不惜讓他們看起來像個失敗者,這是個很漂亮的連續賽局。

3月8日時民眾走上街頭,比起選擇安靜度日的民眾來說,我覺得願意上街頭是一種參與議題的表現。剛好這週看了很棒的介紹短片,網友林辰用清楚簡單的論點提出了人們為何應該要對於核四出現質疑,也釐清「反核能」跟「反核四」是不一樣的觀念,雖然同樣是在講核能發電對於環境與生命安全的威脅,但核四相較其他三座核電廠,他的施工背景就快要跟無疾而終的台北車站太極雙子星案有得比了。

如果影片論點沒錯,核四就跟一個拼裝車差不多,雖然是台灣製,卻是一個沒有人願意掛保證的台灣製,甚至一個應該從頭到尾製作的案子卻是由多家廠商以最低價提供原料,甚至因為中間的停工復工還要預算,造成材料沒有在最佳使用時間投入。而這樣出來的成品卻要求再多撥一點錢來施工並且運轉,自然會造成人們質疑。

我想政府也懂,政府也提出公投讓大家出來投。過去的政府們為什麼沒有阻止呢?問題的關鍵就在於:「錢。」每年七十億的納稅人血汗錢,投入了那麼多年後,你要用什麼理由告訴大家:「嘿,我錢花了,東西作壞了;你別叫我賠錢,東西不是不能用,只是不建議使用。」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處理?就像是誰舉手說東西壞了,他就要負最大的責任。

如果是我,我會希望反對我的對手,甚至是我主動移到跟民意相反的方向;等到民意升溫,最好就是民意成功反映在公投的參與人數與投票數,最後成功讓本案通過停止上路。

此時政府雖然像是輸了,卻是贏了。因為這時舉手說不要幹的,是人們,是繳錢的那個,也是說不要繼續做的那個;不是我(政府)不想繼續作,而是出錢的猶豫了決定認賠收手,活脫就是一個最棒的下台階。

人們做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他們上街頭抗議,他們相信自己堅持的正義,但卻讓自己想要追討的對象有了逃跑的機會,少數可以在賽局當中各取所需的雙贏局面。人民真的贏了嗎?人們都想被騙,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獲得勝利滿足的方式,莊家允許的那種。


Ref.

2013年3月9日

有天 Mac 也會老

you know your Mac is getting old when...
know my Mac is getting old when...


記得剛拿到 Mac 的時候興奮地在網路上搜尋所有能夠使用的軟體,那時正值 Mac 採用 Intel 處理器的第一年,而 iBook 系列也改換產品線名稱叫做 MacBook,而我的筆電就是 MacBook 的第一代。

走過第一代產品會出現的種種問題,「續航力不足的問題電池」、「充電器設計不良
、「風扇壞損」,這些狀況都算被我遇到了,也慶幸沒有遇到下一批筆電出現的「電池膨脹」的問題,但電腦就跟人一樣,就算沒死也只剩下半條命。

2005 年的 Web 2.0 運動開始,網路應用程式開始大量增加,每個網頁變得都比以前更具互動效果,而瀏覽器也必須要隨之變得更強;等到 Facebook 流行起來,人們開始瘋狂玩線上小遊戲,遊戲精美程度是挺不錯,但是天生就是跟 Mac 犯沖的 Flash 也表示自己需要更多效能。

整個大環境都走向一個更進步的將來,硬體的成長也帶動軟體研發的無限可能,但對於只有有限資源的 Mac 舊電腦來說,就好比要個年近六十的阿伯來打籃球一樣,雖然還是可以有個樣子,但是運作時間一長馬上就會氣喘吁吁。

Mac 最大的特色就是系統的穩定度,而這背後成功的關鍵是硬體跟軟體的配合。

每台 Mac 電腦都有個基本的原則,就是很難安裝在電腦出產前的作業系統。例如我購買小白時用的是 10.4 的系統,雖然我覺得安裝 10.3 應該可以跑得更順,但是系統當初設計時就是給新一代的硬體使用,因此它會跳出警告視窗告訴你無法安裝。這件事情是我之前幫家母的 MacMini 企圖從 10.7 降級到 10.6 時發現的。

雖然多數的軟體還是支援 2006年出產的 MacBook CoreDuo,但那些新潮的軟體,例如 DayOne,甚至我喜歡使用的軟體 MoneyWiz 都在 1.4 版時改成 64bit 的版本。


直到去年,MacBook 走入歷史,在平板裝置當道的年代,蘋果決定將筆電變成兩種生產線,加強後的輕便 MacBook Air 以及搭配 Retina 的強大處理器的 MacBook Pro,那個不高不低卻是帶我走入 Mac 領域的 MacBook 就這樣消失了,以後人們應該只會認為 「MacBook」 是個「系列」名稱而忘了當初真的有這麼一套「產品」吧!

2013年3月6日

天上人間各有難處

常見的電腦網路風險


上個禮拜真是個多事之秋,中華電信的子公司的機房燒了起來,結果全台灣的用戶有八成受到了波及。其實隔天早上就會好得差不多,只是當天晚上我剛好要上線去查幾個陌生的名詞,結果我竟然連 Google 都連不進去。原來,如果當天是要連到國外網站的話,你就會感覺到明顯的遲緩。

當我們把電腦的離線作業慢慢轉到網路上時,甚至當我們開始使用網路空間進行備份,其實我們都在默默地接受了這些管道的威脅性。

當我們在電腦上時,我們擔心會有病毒、木馬、駭客的攻擊;當你使用平板裝置時,可能偶爾會遇到惡意軟體的攻擊,甚至還有防毒軟體廠商推出了平板專用防毒軟體,看了讓我都笑出來,這不就是在拖累平板裝置的可憐效能嘛?

雲端作業讓大家感覺,或許這是一個脫離這些威脅的好機會,但想想看,其實這只不過是大家把自己電腦裡的資料備份一份到第三方的主機當中,你覺得只有你看得到,但對別人來說這卻是紮紮實實地存在伺服器的硬碟裡吧!因此儘管你存在雲端,哪天伺服器遭到駭客入侵時,甚至可能硬碟系統損毀時,你還是會蒙受部分的損失。

就在昨天早上我接收到 Evernote 寄來的信,說是要求我們進行密碼的更改,原因是因為他們遭到駭客入侵。根據說法,對方拿走了帳號、電子郵件帳號跟加密過的密碼,號稱這樣是不會有任何安全上的考量,不過這也是 Evernote 這麼說。雖然如此,我還是更改了,因為我覺得不管使用哪一種雲端服務,禍福相伴是永遠不變的道理。

我對雲端的態度是,你可以拿雲端來做備份,但只限於你隨手需要取得的資料的備份。例如說我要查一篇參考資料,我的資料來源可能來自於很多網站,而我又有很多種可以整理的平台,例如電子信箱、社群網站、雲端硬碟甚至 Evernote,多數的網站在資料搜尋管理上做得不是很好,與其如此倒不如讓 Evernote 負責彙總全部的資料,甚至搭配 IFTTT 都可以。

只是越是強大的服務,未來如果真的發生資料外洩的事件,屆時造成的影響越是強大。前些時候看到同事備份手機的資料,覺得若是能夠透過電腦同步應該會快很多,但他覺得資料還是不要存在太多地方,以免哪天資料外洩就不好了。

一個小時後我問他備份完成了嗎?他告訴我:「原來 Samsung 有線上自動備份,我的聯絡人資料都已經存在網路上了。」 聽了讓我笑了好一會兒。

一年多前我跟人們解釋 3G 與 WiFi 的不同時,人們還要花一些時間,如今大家已經很習慣使用網路來連結手機與網路。但想想看,雲端的便利性的極限是什麼,就是網路的收訊。

發生了上禮拜中華電信子公司是方電訊的失火案後,有那麼一瞬間讓我感覺,我跟我的外接大腦分離了。原來雲端再好用,沒了網路就一切枉然;電信公司知道如此,所以他們的吃到飽方案可以一直賣,而顧客也樂於續約。網路讓我們幾近全知全能,而網路斷掉的那天,我們都有點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