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0日

記得那個 2009,這個2010

腦中似乎還有個印象,那天我離開公司時已經有些晚,老實說也沒有多晚,就是按照正常的下班時間離開公司,只是那天還沒下班前就有一些謠傳說「再不離開公司就沒辦法離開台北」的說法。聽來可笑,不過還真有幾位同事趕忙結束手邊的工作,拿著包包就往捷運站衝。

習慣加班的我看了一下手錶,糟糕,七點鐘,是不是真的離不開了呢?跟櫃檯小姐道了聲再見急忙衝往巷口去牽單車。這天還真是奇怪,平常至少營業到晚上九點的五十元便當店竟然早早就要休息,服務人員拿著水杓把店門口的地板給沖洗乾淨。平常該是擺放各式菜色的位置,早已換上待會湧現的人潮最需要的礦泉水。回頭看看台北101,今日的燈光亮得可真是詭異,總覺得什麼事情就要發生。

行經光復南路跟基隆路的交叉口,那些過了兩個鐘頭就會包圍101大樓的人群出現在我的身邊。把視線往人行道望去,那種鏡頭好像宮崎駿作品《神隱少女》中的「客人」一般,時間一到就會開始慢慢現形狂歡作樂,倒是不知道他們是突然出現在那邊還是我一直忽略沒注意到。總之沒想太多,我騎著單車就是往板橋方向狂飆,我可不想在這個日子人擠人,湊什麼2010跨年煙火。

有些事情記憶如新,2009年最後一天的回憶在我腦中就像昨日一般鮮明。你倒不用特地考我,那麼一個月前的回憶是否就像幾小時前發生一樣呢?這只是種譬喻,也是對一種個人時間認知的實際描述。

總愛跟人道賀小事情的我,在今年六月時開玩笑地說聲:「今年已經過了一半。」喜歡精確數據的朋友就會告訴我,六月還不算是一年的一半,至少要等到七月一日才算是過了一半的日子。只是不管過去怎麼說,時間把我們的對話掩埋在他的足跡下,也像是被遠遠拋在後頭的一陣叫喊,因為時間總是會到達我們預期的時間點,而且來得比想像中還快。今年也快走到了年尾。

我問我自己2010年當中我做了哪些事情,想一想似乎還是跟2009是做了一樣的事,就是繼續從事我喜歡的數位化行業、寫部落格、騎單車。老實說,數位化的東西是多了更多、文章是越寫越少、單車則是沒什麼改變。沒有聯繫的同學還是沒有聯繫,該退伍的同袍也如期退伍,一切都是這麼理所當然,也就那麼輕易地讓一年這樣地過去。

察覺到半年過去的快速,也不禁讓我稍微瞥見未來十年、二十年會是什麼光景。就像是坐在兩百多公里的高鐵上,看見新竹到的時候,心中也有個底距離下一站還有多遠的距離。

過去的我沒辦法察覺到這一點,因為日子是得過且過,過一天算一天。只是距離2011年還有一個月的時候,一個小狀況讓我意識到那曾是無窮遠處的未來,像是街燈亮起一般,看得到模糊的方向,也看得到終點的位置,原來生命真的有盡頭。

把過去擺在元旦才會寫的反省文在兩個禮拜前先寫好,為的也是避免沈醉在跨年氣氛的我忽略這番感觸。年復一年,我們可以過著同樣的人生,一樣充滿著忙碌跟踏實,卻無法改變時間倒數的速度。只希望在那個曾經認為還很遠的民國一百年,能多做一些事情,為將來都準備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