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7日

煞不住,凍抹條

煞不住

上回看《華爾街 - 金錢萬歲》時看到一部相當精采的電影預告,即是《煞不住》(Unstoppable),這個片名大概是除了《飛機上有蛇》之外第二個讓人一看就明白的片名。

主演是丹佐華盛頓跟克里斯潘恩,一個擁有二十八年資歷的機師跟新進的列車長,兩人要合力阻止一台在鐵路上無人駕駛的火車,而上頭載滿了有毒物質(molten phenol acid)。你我雖然不懂這種酚酸到底有什麼可怕的地方,不過既然上頭說得那麼恐怖,我們就假設它非常危險吧!總之主角的任務就是想辦法要把火車停下來,而它的速度已經狂飆到70哩。

影片可以說是驚險刺激,鏡頭移動的方式非常快速,這一幕可能還在從側邊拍攝火車行進,下一幕就帶到前頭的一個急轉彎道,然後又把視野拉回到駕駛艙當中,這樣的鏡頭移動手法不禁讓我想起《時空線索》以視野變化塑造影片節奏。內容方面我則喜歡許多的對比方式,例如仰賴經驗所造成的失誤與正確判斷、因個人利益考量所作出的決定是否正確等。

今天看電影時遇到相當可怕的問題,就是坐在旁邊的父女倆,倆人不斷地在看電影時討論劇情發展,從火車開始出事一直到。雖然我覺得電影本來就是一種放鬆心情的娛樂,但這類的放鬆是否適合和周遭的人一起分享呢?特別在於我很喜歡看電影時有種獨處的氣氛,可以讓自己全神貫注在電影營造的氛圍與劇情發展;唯一不需要的就是有人一直在我身邊給我OS提示,告訴我接下來這台車就會撞上去或者主角會怎麼行動,縱使我事先知道也不要跟我說。

但事後我也在想,如果今天是我自己帶小孩子過去,我是否也會阻止他說話呢?多半的父母帶小孩子去看電影時,都會考慮到別人的感受而事前與孩子約定再三:「進去裡面就不可以說話喔!」但是孩子就是孩子,他們的天性就是喜歡將自己發現的事物與親近的人分享,用以證明自己的成長來獲得肯定跟寵愛。這時我們就陷入難題了,是該三不五時就對孩子「噓」個幾聲,還是鼓勵孩子自由發言呢?

我想父母親這時就該做約定,和孩子說明進去時就是安靜看電影,想要心得分享時間不妨就等到出了電影院的時候,找個蛋糕店或是餐廳坐下來討論會比較自在。雖然一開始小朋友很難理解,不過久了應該也會培養出何時該分享何時該自我控制的掌握吧!

順帶一提。第一次讓我注意到父母親會不斷對孩子進行旁白解說是在看哈利波特的時候,畢竟大部分的觀眾都是小孩子,沒有中文版的電影就只好由父母親幫忙中文提示,只是這樣會造成挺嚴重的困擾。注意到問題的關鍵嘛?「過度熱心的大人」造成孩子誤認分享心得的時機,最後默許這種行為造成大家的不快,與其說孩子還有需要學習的機會,倒不如說大人也該學習。才不會讓身旁的觀眾看個《煞不著》還需要忍住脾氣,以免凍抹條失手打了熱心的旁白人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