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2日

坐這山望那山

去年底,一個被竹科電子廠裁員的三十幾歲的工程師,經過一年的苦讀,終於考上了普考,他被分發到我的單位,結果他無法接受政府機關層層管控、難以施展的限制,毅然辭職而去。

我常在想,難道在民間公司或工廠上班,就真的沒有前途嗎?



昨日錚哥提起遇到我在軍中的同僚,對方比我早了快六個多月退伍,因緣際會和正在做保險的錚哥遇到還聊到我。這個世界真的挺小,比起臉書推薦一位多年 不見的國小同學還要驚奇。轉眼退伍已經快要屆滿一年,如浮萍一般隨波逐流,看看最後命運會把我帶到什麼地方。

聯合報刊載了這麼一篇文章,其實節錄的部份已經是後半段,幾乎就是整個文章重點部分。想當初離開軍中前的日子,我的耳朵總是聽到一致的聲音告訴我:年輕人就是應該出去闖一闖。老實說我也不怎麼想待在軍中,雖然每天固定規律循環的生活對於我的身心都有幫助,但總是想知道在規律外頭究竟是什麼樣的世界。

長官說的話很好,在軍中頂多跟二十幾萬的人去爭,出去外頭可是要跟全世界的人拼輸贏,哪個贏面比較大其實很好判斷。偶爾弟兄回來長官會出來打個招呼,但轉身回到辦公室開會的時候就會對著簽下志願役的幹部講另外一句話:「你看看他們退伍那麼久,連個工作都沒有找到。你們有些連他們的能力都沒有,成天去還是想著要退伍。」這句話在我腦海中反覆播放好幾次,每次的回顧都會心寒。坐在臺階上望著鐵絲網外的世界,我那時相信外頭就是自由,我也知道現實也在那邊等著。

人總是會有「左岸心態」,站在右岸的時候望著對面,心想對面的風景真美;等到自己跑到對岸,回頭望原來所在的地方時,怎麼剛剛沒發現周遭的環境比這裡更美呢?以為的不自由,追求不屬於的財富;等到追求到手時,卻發現只是糞土一堆,或者是此時還無法認識的黃金。

其實全球的景氣真的在復甦,一如我們畢業時對自己所說的話,短暫躲到研究所或者軍中,出來的時候經濟應該會好了些。只是當景氣回來的時候,公司和我們都有些挑嘴了。公司嫌員工自我感覺良好,我們嫌公司未來沒有發展空間。離開了公司面對帳單時,突然懷念起公司卻怎麼也不能回去。保足面子至少要找個好工作,到時回去才能「衣錦還鄉」。

我想找到「工作」跟找到「好工作」是不同的事情,工作有時是我們迫於無奈所選擇的,好工作更多時候是公司迫於無奈選擇你的。讓自己活得開心點的方法,就是每個工作都全力以赴,辛苦到了極限露出的會是笑容。當然人有追求夢想的權力,時間是多是少,就看夢想跟預期有多遠,而非夢想距離現在有多遠了。

Ref.
  1. 娟娟, “公家單位有保障/一定要當公務員嗎?,” 聯合新聞網, 五月 22, 2010, http://udn.com/NEWS/LIFE/X1/5616536.s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