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承受的禮物

  • 0
禮拜天被家姊在非出於個人意願的狀態下拉去爬山健行,同行的工會同事帶了還在讀國小的孩子一起來參加。家姊和同事之間的話題自然環繞的辦公室的一些事情,而我則跟在那孩子的旁邊聊天,聽聽看最近小學生學了些什麼。雖然我不是什麼和藹可親的大哥哥,反而更像是邁入中年的老頭子,但對方似乎也覺得比起待在大人旁邊插不了嘴,倒不如跟著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要有趣多了。

聊天聊到國小音樂課的直笛考試要考的曲子,這時聽到「瑪莉有隻小綿羊」時,我很高興地告訴他這首曲子很有名,就連愛迪生在測試留聲機的發明時也曾清唱過這首歌曲。我看到他臉上的疑惑,我想到這邊可能會有個問題,「你知道愛迪生是誰嗎?」「我好像有聽過,是開飛機的那個吧!」這個回答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帶著一些當初在補習班當老師的職業道德,我還是跟他介紹這位手上應該拿著電燈泡卻不知為何被小孩子說成在開飛機的發明家。

當我看到現在小孩子的成長過程,有許多地方讓我大為吃驚,摻雜著敬佩與畏懼的複雜感覺。例如現在小孩子接觸科技產物的年齡提早很快,像是之前新聞報導有小學生在部落格上發表自己對於八八水災的輕藐看法,眾人把著眼點看在學生說出不得體的話,應該請學校加強對於品德教育;而我則看到孩子懂得在部落格上書寫文章,將自己的看法構築成文字來表達,這個部分的能力是我小學時根本不敢想像的。當我還在認為部落格是屬於高中以上的人在使用時,其實使用者的主要年齡層卻已經下降到國小與國中的學生身上。我突然可以理解當初家長看到我們如此熟練使用電腦時所露出的表情,當我們以為這項科技有入門的門檻存在時,下一個世代的人卻可以輕易跨過,彷彿讓我們所受過的挫折如同不存在一般。

只是在「愛迪生」事件後,我也在想現在的孩子缺少什麼,感覺好像就是拼圖少了重要的一塊一樣。這點我在看還沒上小學的姪女時有想過,多年前專家提出了透過豐富的色彩與動作可以刺激小孩子的學習力與想像能力,讓父母瘋狂地去購買幼教系列的影片,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讓小宇宙提早「大爆炸」,讓同年齡的小孩望塵莫及。依據我的觀察,最後教養出的孩子的確具有高度的腦部發展,而且活潑到看起來就像是個過動兒一樣。結果為了治癒過動的情緒,又送去讀詩/經班受個四書五經教育,希望用孔老夫子的智慧來安定身心靈。當小朋友過於冷靜時又送去潛能開發中心,學學吞火等才藝來自娛娛人。

在競爭激烈的現在,我不難了解父母親的憂心,擔心自己的孩子被社會淘汰該怎麼辦。我想當初恐龍爸爸看到隕石掉落的時候也想過同樣的事情,只是牠們比較實際地回頭繼續吃飯,因為下一餐在哪邊都不太知道。其實父母的心態大家都明白,就是那句「孩子,我希望你比我還要強」。盡力給孩子自己所沒有擁有的,激發孩子所有的能力,在不確定的未來用自己的力量盡量把他推拔長大。只是您給了他們過去自己所沒有的,請問您有把自己所擁有過的給後代嗎?

孩子作在後座吹著冷氣,手裡拿著待會兒要考的書籍,心想「如果這次考試沒有考到目標的分數可能就無法擠進全校前百分之十的排名,未來在甄試時就會居於弱勢。」手裡握著的方向盤握得更緊,發誓絕對要讓孩子能夠順利進入門檻,至於未來怎麼走就靠他們自己,因為我能做的都做了。但我覺得,沒有比這個更殘忍更自私的作法。想想過去自己擁有過的童年,那些被你認為「顯然與事實不符」的童話故事,那些你認為「影響意義深遠」與「保證考試必考」的經典名著。這兩者就像是循序漸進的食物,在孩子還沒辦法大口吃東西時就餵他吃下過於營養的食物,要求他們接受可能會有幫助,就算吐出來也要吃下去的補品,這明顯就是個傷害的行為。也許你我都忘了,那些在我們成長過程中扮演最初角色的一切,是最為平凡的事物。因為我們認為理所當然會的,很輕易就會忘記給予孩子,反而拼命給他們我們所不曾擁有的。但回頭想想,他們真的需要嗎?

現在的孩子擁有很多資源,論聲光效果與科技輔助教材絕對是我們這輩在成長歷程中所沒有的。只是回頭想想,我們犧牲了多少孩子該擁有的事物,那些打鬧嬉戲的童年,在他的床邊輕聲念著一篇篇清新雋永的童話故事,無憂無慮的想像空間。我想父母親的努力更勝過於任何課程與教材,別把孩子推給陌生人或者電視照顧,因為家長的作為才是決定孩子學習的關鍵。那些我們曾經擁有過的童話故事、嬉戲打鬧、天馬行空的想法,請你們繼續留給下一代。我相信在新的時代到來時,他們會感激我們將這份禮物傳承給他們,一個安心做夢的權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