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日

無辜者

最近看到一則消息,雖然不是一個有趣的新聞倒也是讓人注意到一個現象。話說新聞的苦主騎著愛車—傑克牌(Joker)單車返家途中,不知道發生什麼問題結果車子就活生生地斷成三截,最後還是請家人過來幫忙解圍。雖然廠商一開始堅決否認是自己的疏失,疑似人為操作不當(不幸地當事人體重較重)所造成,但在數天後終於坦承是產品設計不良所造成。事情聽起來好像到此結束,廠商就會賠償家屬的損失之類作為收尾,可惜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幾天之後家屬接收到傑克牌委託寄來的東西,不是賠償的支票而是法院的存證信函,傑克牌似乎在釐清事情之前就向法院完成提告,反倒留下一頭霧水的苦主家人們思考廠商提出訴訟做什麼呢?

其實這就是現代的一種奇怪現象,人們已經無法用自己的信譽來作為擔保,這個年頭誠信二字的價值就跟總統御賜的春聯一樣,頂多拿來炫耀但卻不值幾個錢(隨著帝制的時代結束,領導人所賜與的筆墨從家傳三代變成只貼三天應景,這點也挺悲哀的)。歷史的好處就在於它不斷地見證事情的重複與其醜陋的面貌,看到政商界、演藝界裡頭的每個人面對醜聞的爆發時真情流露的模樣,多少人看到時為他們留下不捨的眼淚,喜歡外出的就出去集會遊行,不習慣曬太陽的也可以上網留言表示自己的支持之意。但說也奇怪,事後這些流言有相當大的比例會被證明不是空穴來風,而當事人則會出來低聲道歉表示「自己做了最不好的示範」之類的說詞,這不禁讓人感覺當初那些支持你的人所付出的真心真意到底是為了什麼。這時令人感覺最害怕的,就是那個你用經驗價值觀判斷是無罪之人,最後連他自己都坦承自己犯了錯,這時候才發現有些事情不是光靠表面判斷就好,更多時候你還要判斷對方跟你講話時戴上哪一款的面具、用哪一顆腦袋來記憶。

說起無辜者這個說法,在當今世上還真是一句諷刺的話。由於眾多的人消耗掉「無辜」一詞的可信度,隨著帝國的瓦解、騎士與武士精神的沒落,無辜一詞只會賜給站得住腳的一方,而非弱者。因此我們會看到,在事情還沒有真相大白之前,許多被污衊者都會講一句:「我們會保留法律追訴權。」無關乎他是否真的被冤枉,重點是在法治的時代,在一個眾人不再相信不可見之事物的時代,證明或者捏造有利證據的方式就是搶在對方之前大聲疾呼自己的無罪,最好還要主動付出行動才能獲得眾人的首肯。記得多少女性受害的案件,對於當事人傷害最深的除了加害者的罪行,還有眾人所指指點點的言語,「一定是這個人不檢點」、「這個樣子不就是要讓人得逞嗎」、「都怪他們不事前預防,活該!」這個年頭無辜者已經不再無辜,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偽君子佔據他們的位置,使輿論與他們同在。

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好與壞,當物質生活逐漸改善的時代,我們要面對的不但是環境的惡化,更要時時提防周圍所出現的人事物,不知道生活在這個時代究竟是好還是壞。在這個「事實不等於真相」的時代,把眼界放開或許是能夠看更清楚的方法,我們所聞所見如同濃霧當中的手電筒一般,除非把自己的眼界放寬放亮,不然我們以為的以為,只是另一個把自己放在懸崖上的錯誤觀念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