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7日

讓風決定方向

在西門町的街口正打算過去馬路對面去喝杯楊桃冰結束今天的路程,早上已經跑去中正紀念堂看了水墨畫,也去過明星咖啡店去買了蛋糕,就連下午回部隊看弟兄的點心-我最愛的娃娃酥都買好了,差不多就剩下喝杯清涼的飲料結束吧!




這時,一隻鴿子吸引了我的注意,正確來說應該有兩隻鴿子,不過有一隻從我騎車經過它的身旁到我回頭,竟然一直都沒有動!這隻鴿子該不會得了憂鬱症什麼的吧,拍段影片來做個紀念好呢,說著就拿起相機跟著這隻鴿子一動也不動。這讓旁邊經過的路人都好奇了,我到底在拍些什麼呢?

「請問你是學生嗎?」奇怪,這個小姐是推銷員嗎?最近因為回到無業遊民的狀態,我對外又回復到學生的身份,便回答是。「喔,是這樣的,我這邊有兩張電影票,因為我臨時要去上班沒時間去看,這張票就拿給你吧!我推薦你這部偶然與巧合,我昨天才剛看過,你找個朋友去看吧!在真善美戲院喔!」 小姐一邊說還一邊指著六號出口那家電影院,專門播出文藝片的真善美戲院。突如其來就被塞了兩張票,我就傻楞楞地握著兩張電影兌換券,看著那位小姐消失在西門町捷運站的出口,連聲謝謝都忘了說。


免費的電影票


「有兩張票,我這時要去哪邊找另一個人去看。算了,回家吧!」才剛動了想回家的念頭,這時一陣強風吹過,「咻」的一聲我就看到前一秒鐘還在手頭上的電影票被吹到中華路的公車道上一去不復返。「耶嘿,剛好只有一張票,那我去看場電影好了!」沒錯,我的想法就是如此簡單,只要稍微有一個因素改變,其實整個計畫就會跟著改。

最後我看了最近一場電影,「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雖然這已經下檔還推出DVD了,但是在電影苑裡面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我以前列舉過哪些事情一個人做是很奇怪的,像是去遊樂園玩、吃涮涮鍋,最慘的就是一個人看電影。不過今天這樣下來,我覺得有時候一個人來看場電影,暫時忘掉腦袋其他的事情,這樣似乎也不錯。

人生既然沒有規定我們前進的方向,不如就像被風吹起的落葉一般,讓它來決定我們接下來要走的方向。有時候就順著上頭的意思去走,感覺還挺有趣的。謝謝送我電影票的小姐,很感謝你讓我享受到悠閒的午後時光。

事後想想,那位小姐可能以為我是熱愛攝影的學生,在街頭上面拍攝一些畫面來取景,所以就把我可能會喜歡的電影票送給我。我後來是這樣推斷地,但答案大概只有她知道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