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就是會迷糊,小泉指南在此擺攤兜售,為您分憂解勞找麻煩(咦?)

2008年11月8日

告別過去三禮拜

11月 08, 2008 Posted by 小泉 1 comment
在禮拜五的下午,我再度把行李裝進黃埔大背包當中,準備回到原本的隊伍中生活。多半的人黃埔大背包拿出來就是準備移防到另外一個地區,而我,則是從一個隊伍跳回到另外一個隊伍。這三個禮拜,我學到了一些事情,見識到我未曾有機會遇見的事情。

事情的原點就是我們要將寢室讓給前來講習的長官,將原本就只有學員才能居住的寢室讓渡出去,而我們則被拆開分到三個隊伍當中去生活。所謂的拆夥,就是只有上課的時後會在教室裡頭聚在一起,其他時間點就由該隊伍管控。對於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改變,我們好不容易才適應了後校的生活,突然要叫我們重新接受一個新的隊伍,遵循新的規矩來生活,這無異是一大挑戰。

來到這個新的隊伍,其實事情沒有我們想像的糟糕。從成功嶺下來到後校後,我們發現適應一個新的環境大概就是一定的步驟。你首先要認識該地區的長官,你所會接觸到的長官有哪一些,他們的層級位階還有出現的次數大概有多少。接著,你會需要了解這地方對於生活的要求,包括內務、集合時間、服裝、用餐禮節、洗澡時間等,這些是自己跟息息相關的規定,絕對必須先去了解,避免自己哪天不小心就給他踩一下地雷,飛到哪個外太空都不知道。而來到新的隊伍,我們只花了一個禮拜就已經熟悉作息,下個禮拜就已經開始出現「擺老」的姿態,不再像一開始過來的害怕跟戰戰兢兢。

與我們相處的隊伍很多,每批人的受訓時間都各有不同,偶爾也會出現像我們這種空降部隊來借助這個隊伍。因為一來到這邊就是住在學員隊當中,所以我一直不知道什麼是專業士兵,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各個環境,與我們這些一路讀書上來的人究竟有何不同呢?而來到這邊,也藉此機會熟悉到這群來自各種部隊的弟兄,從他們身上嗅到一絲部隊當中的氣息,也不斷地反問自己是否有時也會有比他們不足的地方,未來該如何去引領這群部隊來為達成共同的任務。而面對這群資歷比我們資深的士兵,我們通常就是以學長來作為稱呼。軍中重視學長學弟制度,但也同樣重視階級制度,理論上我們位階高的人對於資深但位階較低的弟兄應該直呼名稱或官階,例如說李中士之類的;我們現在還沒有掛階,身份屬於軍隊當中最低階的(官>士>兵>員>生,亦有人用官>士>兵>員>狗>生來表示學生的地位卑賤),所以用學長來稱呼並無不妥。

學生隊講求的是要將基本的規矩全部傳授,包括如何整理好自己的內務,要把棉被折成四四方方,鞋子要擦得亮晶晶之類的。隊長就說過,在部隊當中你的鞋子亮度將決定你有沒有資格領導底下的人。我對於折棉被這檔子事情相當堅持,早上一定要比同學多花個五分鐘來折出棉被的稜角,讓床上看起來漂漂亮亮的。就算是離開隊上的這一天,我將只有被胎的棉被(棉被套在離開隊伍時要送洗)一如往常折出四四方方,不知情的同學就在旁邊笑說:「無聊的人到了最後還是很無聊,幹麼還要折成這樣呢?」

我覺得,如果我從平常就不認真,那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需要用認真的態度來面對事情呢?如果我連小事情都打馬虎眼,我在處理大事情時又會有什麼成就呢?的確,有時候為了在規定的時限內完成任務,我們必須學會跟自己的標準做妥協。可是,為什麼當時限不存在時,大家做事也以最低標準來要求自己,這點無關乎太過認真,而是基本的態度問題。

我們要離開隊上的前一個晚上是行車安全說明,當我們整隊好準備回去度過在這個隊伍寄宿的最後一夜時,隊長在我們後頭出現問我們是否明天就要回去,一夥人大聲回答:「是!」隊長除了一些簡單的事情交代完畢外,還對我們說了挺重要的話,至少,我認為那很重要。

「好好幹!雖然你們是義務役,但是要做得比那些志願役的還要好。」

我在網路上看過,如果不是為了這個義務,為了那些可以溫飽的薪水,有誰會想進來當兵呢?多少的志願役士兵,有多少人不是跟義務役一樣並非個人自願,而是在環境的壓力底下而被迫進來當兵呢?我在這隊上看過兩個原住民的儲備士官,在東部,一個原住民想要謀得溫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進來軍中似乎是解決事情最好的方法,畢竟國軍這個鐵飯碗怎會嫌人少呢?只是許多人在這樣的半自願進來當兵,造成的卻是辦事不努力,打混摸魚意外漏洞出現的麻煩狀況。

只進來一年不到就要離開的我們,到了最後可能還是沒辦法充分融入軍隊生活當中,無法真的去了解每個士兵的內心無奈與抱怨。有些同學說,他們絕對不要去融入這個沒有意義的生活當中;而我卻想,因為每個地方都有其特別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們可以決定自己是否要學習,但這也表示我們拒絕上天要我們去經歷體驗的事物,失去更多增進自己的機會。還記得環島時在蘇花公路上遇到的那位大叔,「你到了每個地方,都應該以全新的心情去融入。」不要帶著既有的規矩去要求環境配合自己改變,用一個新生的態度來接納,包容,最後學習到自己曾經拒絕害怕的一切,讓自己再度成長吧!

誰知道呢?三個禮拜前我們還在抱怨排斥到新的隊伍當中,拒絕變化帶來的一切,無論那會是轉機還是苦難都一併拒絕接受,而最後我竟會感謝上天安排了這次的機會讓我有個機會去學習成長。我轉頭面向被我折成四四方方的棉被,低聲說了一句:「謝謝你過去三個禮拜的照顧。」感謝這裡的一切,我將以成長後的我再度迎接所有挑戰。

1 意見:

海軍可憐的老補-信文 提到...

阿峰:

過的怎樣啊!?我大概跟你說我們海軍的狀況,我們最賽的大概就是每兩三天要站一次4個小時的更(站哨),站在船邊出入口的地方,這四個小時你可以走動,但是不能坐下,不能打電話,比較不像陸軍的衛哨兵完全不能走動,我們類似接線生的角色,有人會打電話來梯口(船邊),我們就要去轉達。校級以下(不含校級)都要值,如果值到04-08這一更的人,只有倒楣而已!三點半起床值更,七點下更之後就沒辦法再睡覺了!真的很慘!剛開始很不適應,媽的!我是少尉勒,我是官ㄟ!官ㄟ!但是我覺得海軍普遍軍階都很高,一條船艦長是中校編制耶!哪像陸軍,基層單位主官都嘛只有上尉而已!所以過的還蠻苦的!

再來就是我是管財務方面的,船上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靠預算經費去買東西,買回來發票拿給我,就要開始做結報!要備遍所有文件,每個長官蓋好章之後去送到主計科審!我們的艦隊的主計科我想嚴謹的程度應該跟審陳前總統差不多(雖然我不知道審他有沒有很嚴謹)!但是主計科長是典型的他就是先罵你一頓在回答你問的問題!你更會生氣:媽的!為什麼我爸媽繳的納稅錢要養這種,趾高氣昂,逢高拍馬屁,逢低大聲罵的人!所以每次要走去主計科的路上,感覺心跳就會加速!真的好苦!12月還沒輪休(一個月一次,一次六七天)!超慘的!有空再跟你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