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天兵學一件事

  • 0

我稍微用Google Doc紀錄一下個人的當兵日數,目前已經當兵九十二天(圖片擷取的時候在昨天),也就是整個兵役期已經到達27.58%。有人將當兵戲稱為國軍Online,我覺得這種說法相當有意思,所以就拿來當作文件標題。你可以看到我把資料的欄位名稱取用遊戲的用詞,會讓我更有一種在玩遊戲的感覺。

本週我們展開營區開放之後的生活,沒有其他需要委派公差的事情,只需要把自己的掃區完成清掃就算OK。也因為如此,所以區隊長也開始要求起我們的內務,像是床底下的盥洗用具還有鞋子的擺放方式,甚至是棉被的折疊方式。我對我自己折的棉被感覺還挺有自信的,雖然沒有以前在電影當中要求的要折成「方豆腐」,但至少看起來還算是渾圓整齊。可惜區隊長對於棉被的標準和我有極大的落差,為了讓我們了解棉被應該怎麼折的,就帶我們參觀儲備士官的寢室。雖然大家都住在同一個屋簷,但是我們鮮少會跨越各隊伍的寢室範圍,更別說是去觀看人家私密的空間。當我一進入寢室,我第一個看到的就是每個人床上擺放的棉被,真是太讓人驚訝了,每個人的棉被都有清楚的棉被折角。一般棉被無論你多用心對折,最後凹折處都會出現許多的皺痕,而這些棉被不但沒有皺痕,還能將該是圓角的折角弄成九十度的折角。光是這一點的衝擊,就足夠讓我佩服。

區隊長來到我們的寢室來交代接下來的瑣事,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我請他來實際折一次棉被看看。有時候光是知道事情怎麼作是沒用的,有些Know-How是一定要自己親眼看過才能從中參透。就像我們都會折棉被,問題是平常就是沒辦法折出這種效果,這當中一定是有一些秘訣。在觀察的過程中,我也看出了我們到底是那邊出錯了呢?答案就在折棉被時角落的部份不是用拉直或捏折的方式來折出折角,而是將棉被套多餘的皺摺往內塞。當你把被套拉起往內塞時,會自然將兩直角的棉被給拉出線條,動作就像是拉出對角線一般。其他要領如同折棉被時應該注意在一開始就應該把對折的棉被套給拉直,好讓待會兒成為豆腐邊的棉被部份有紮實的邊,而不會出現多餘的皺摺。

另外一個困擾我的事情也有了解答,那就是該如何把皮鞋擦亮呢?我之前都把擦皮鞋當作把鞋油塗上去後,用鞋刷把鞋油刷勻即可。偏偏事情就是沒有那麼簡單,這樣刷出來的鞋子多半只是「黑」,沒辦法達到隊長口中所說的「亮」。就連同學看到我的鞋子,都會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奇怪,你的鞋子怎麼會霧霧的?」要將鞋子塗黑塗亮,其實需要的就是鞋油完全附著於鞋面上,經過摩擦之後讓鞋油散發出光芒。在軍中常見的擦鞋方式,大概就有以下幾種:

  1. 快速刷法:透過鞋刷猛刷,讓鞋油產生熱度。
  2. 打火機法:將鞋油塗在鞋面,使用打火機烤過生熱,再用衛生紙擦拭發亮。
  3. 大自然法:同樣事先塗鞋油,只是把鞋子置放在外頭大太陽下,二十分鐘後拿回來擦拭發亮。
  4. 雙管齊下:將市售的液狀鞋油塗抹在鞋子上,等待二十分鐘後,再拿衛生紙沾鞋油擦拭。

第四種方法多半的人都只做到前面的步驟,因為液態鞋油塗上之後可以讓鞋面發出光芒,即時不用鞋油作第二次擦拭也可以達到相同效果,因此多半的人會當作臨時快速打光的工具。

同袍阿明就是使用第一類的方法,可是無論我的手怎麼動,似乎就是沒辦法像他一樣擦亮。我們拿同一隻鞋子來實驗,阿明擦過之後馬上發出亮光,而我擦過之後馬上又黯淡下來。為了學會阿明的方法,我在那邊苦命猛擦了三十分鐘,還讓正在打電話轉頭過來的同學嚇到,「天啊,你怎麼擦鞋擦到滿頭大汗啊?」不過我似乎沒有擦鞋的才能,或是說我的手似乎就是缺乏一些巧勁。

而這時阿揮告訴我一個方法,跟之前聽到的摩擦生熱擦鞋法正好相反,那就是使用水擦法。這種方法很簡單,就是將化妝棉沾水後把水擰乾,捲成硬硬的棉棒,沾上鞋油之後以畫圓的方式開始上油。這種擦鞋方式一開始會看到鞋油還是灰灰霧霧的,但經過反覆地畫圓之後,原本的霧面會開始發出光亮。如此方法擦出來的鞋子,果真是光打下去時會反光的那種。後來我開始嘗試將這套方法轉變為我的用法,希望會比較習慣一些。我先將鞋油如同往常塗抹上鞋子後,用鞋刷將鞋油擦勻。就跟過去一樣,鞋面這時出現的就是沒有擦亮的霧面,而跟過去不同的部份就要開始了。你可以拿擠乾後的化妝棉直接擦鞋,毋需刻意捲成圓棍狀來打磨,比起之前的方法要更為簡單容易許多。最後擦出來的鞋子,連自己都看得好驕傲;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用了水的關係,鞋子髒的速度可能會比一般擦鞋法擦出來的還要快,因此我多半在基本教練前一天才會開始擦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