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1日

為自己來付錢

手機接班

記得以前有讀過一篇文章,作者說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長大該負責的時候,是在與家人聚餐的那天。與往常一樣,他和父母親到餐廳享用了一頓豐富的晚餐;但不同的,是平常負責去結帳的父親,這次竟然沒有主動拿起帳單,而是安穩地坐在椅子上看著他。那次,他曉得了一件事情,他已經不是過去家人需要保護照顧的那個人,而是一個可以主動負責的成年人。那天他拿起了帳單,從錢包當中掏出了那一餐的費用,他付出的不只是帳單上的面額,還有那些他應該要挑起的責任。

許多人都有手機門號,但我不曉得大家是不是都由自己來付手機費用呢?以我來說,從高中開始就是泉媽負責我的手機電話費,她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能夠隨時可以聯絡到我。而我呢?因為沒有需要跟特定的人保持聯絡,只有在需要知會別人事情還有預防緊急事故時才會用到手機,所以很少看到通話超過月租費88圓。直到這次因為軍中需要,加上目前使用的BenQ M560G電池續航力已經極低,就去中華電信的服務處申購一支新手機,順帶將原本在母親名下的門號移轉到我這邊,連帶的月租費也改由我來出。泉媽對於我的決定還滿贊成,跟我確認我目前的薪水足以支付生活費後,她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自己該出的錢就讓小孩子來出也好。

我之所以想要開始自己出錢,是因為我已經有能力可以支付那筆費用。過去我都是領取家中給的零用金,雖然錢可以由自己隨意支配,但拿著家人給的錢請家人來繳電話費用,這樣感覺好像沒什麼負責。反倒是目前跑去從軍,每個月都會從軍隊那邊領到薪水,就像是在工作一樣。拿著自己工作的錢來付自己消費的帳單,這才是正確的作法吧!每個人都會花錢,從我懂事開始就知道拿著錢去交換自己想要購買的商品,但用自己賺來的錢去支付必要的費用,這點倒是頭一遭。

說穿了,我到現在還像是個小孩一樣,跟著家人出去的時候永遠都輪不到我這個最小的孩子出錢,反正上頭總有比我年紀大,經濟能力又穩定的人會付錢。只是,我能夠躲在家人的背後多久呢?當我在打著電腦聽著歌曲時,其實有許多我所看不見的費用成本正在支出當中,而這些需要付出的金額,總會由一家之主來負責繳費。我們看不見帳單,不代表那些生活必要開銷不存在;它們始終在那邊,只是我們選擇不去看,因為我們還沒有能力去負那些責任,也或者是我們還不想去負擔。

前天陪家姊去吃飯,在結帳的時候小姐念出帳單上面的數目字,轉頭看我這邊像是看我何時會將錢包掏出來一般,過了一會兒才看到我姊拿出信用卡要給她來付帳。沒錯,雖然論輩份來說,出門總是年紀較大或是經濟狀況穩定的人來出錢;但今天在餐廳用餐,小姐根本不管什麼人是年紀大的,只是感覺男方應該要主動負擔起付帳單的角色,縱使那個人是個還未掛階的窮預官也一樣。難怪有些時候家姊都會將錢拿給我要我到櫃台去結帳,原來就是這個意思,你只要是在外頭就應該要表現出男性該有的負責任態度,而不是仗著年紀或是沒錢來作推託。

要發覺自己長大,其實就該從這個小地方開始學起,學著如何去接起那份帳單,了解自己也是個能夠負責的人。這並不是說男生基於自尊心或者大男人主義,所以每次都要搶著去分擔女方的那份費用。只是當你自覺付錢所代表的意含時,或許就會主動地去接起帳單,從容地走到櫃台去跟小姐說,「麻煩,結帳。」作一個自己應該負擔的本分,從個小小的付錢動作開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