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4日

短暫罷工的腸胃

在新訓即將結束的前一個禮拜,在一個早該歸營卻因為颱風而延後的星期天,我想到那個天氣與現在完全相反的新訓日子。對於新環境,人總是需要一些適應的時間,這一點對於我來說也是同樣的。記得新訓開始遇到的種種不習慣,其實現在想起來還挺有趣的。

「各位入伍生,你們當中有誰還沒有大便的,舉個手。」

在進去的前一個禮拜,這個根本不會有人把他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取代了「吃飽沒」,成為了那段期間彼此的問候。上頭的人會如此關心這個話題,原因在於先前有一梯的某位天兵,入伍之後因為一直無法適應,結果造成了十四天沒有上廁所的這個紀錄。最後的解決方法,是班長拿起了朊腸劑來化解。而這一個宣告如同告訴我們,要是我們這群人當中有人發生類似的事情,軍方的最後解決方案為何?我們沒有太多的選擇,因為我們已經知道那個解決方案不太適合。

就這樣進入了入伍的第四天,一群坐在懇親會上頭的入伍生們互相聊天,從上午六點就苦等在椅子上頭。雖然有冷氣無限量地放送應該讓人感覺相當爽快,但大家就像是毛毛蟲一般扭來扭去。在座的人幾乎有一半的人都面臨著假性便秘的問題,光是想到軍方的最後手段,天啊!我的腸胃你是怎麼了,快點動起來啊!

在座突然有人舉起手說要去上大號,哇賽,在那個時候說要去上廁所,是一個連營長都會無條件讓你離開的說詞。對苦苦守候在馬桶邊卻怎樣也沒有感覺的我,炫耀,那些人根本就是在炫耀。看著二十分鐘之後回來的那群人,臉上帶著滿意得意的笑容,可惡啊~

我們問過了各種對於排便有效的方法,也問了藥學系的研究生說這種毛病該如何解決,最後得到的答案跟軍方的解決方式一樣。為了避免我想起那段惡夢時光,我還是不重提那個藥劑的名稱比較好。我仰著腦袋不斷地想著待會兒家人過來我要做的事情,手先就是衝到營站當中去購買AB優酪乳,或者任何說會刺激腸胃蠕動的產品,管他是廣告的宣傳手法還是真有其事,我都要嘗試看看。

一定要嘗試,你也知道人的決心在逆境當中會顯得格外地高聳,儘管為的理由有點....臭?

預官的懇親只有一次,就是入伍的第一個週末,家人只能過來卻不能帶你回家,你需要等到下一個週末才會開始週休二日。外頭的親朋好友拿證件來換取夾有你的名條的證件,用這個來「保」你出來。等到我出來的時候才看到,現場的狀況真的是相當誇張。當天我媽帶來的是三套MOS的套餐,我最愛的奶茶一杯,還有加上過了兩個月還吃不完的71%德芙巧克力,最後加上一盅的綠豆湯。有趣的一點是,我原本以為我吃過軍中的伙食之後,對於外界的食物會狂塞暴飲暴食。但是沒有,我吃完了一個套餐之後就已經滿足,我已經不想再吃其他東西。從我這邊望過去,人手一桶的肯德基,還有一戶人家誇張地拿著小瓦斯爐過來…

「守衛,守衛!有人帶瓦斯過來啊!!」

其實軍中提供的餐點,每餐當中都是營養均衡但菜色不怎樣的餐點,唯一可以誇獎的大概就是高纖維的蔬菜多得讓人驚訝。有時候我還會啃到老到不行的菜梗,讓我一邊咀嚼一邊抱怨,「真是老梗,唉。」但是腸胃為什麼沒有比平常更加運作,反而會有種在罷工的感覺呢?在我喝下一包麥香奶茶時,我突然想通了這一點。因為,這不是腸胃習慣的食物,不是它所熟悉的運作方式。

來到軍中之前,大家的生活幾乎都是過著不正常卻習以為常的日子,少吃個一兩頓都是相當稀鬆平常的事情。而今天你卻突然恢復到每隔六個小時就吃一餐的生活,這個改變讓腸胃突然無法適應,看似良好的習慣將會造成過去積習的大反擊。革命,沒錯,這應該就是一場腸胃的大革命吧!如果要讓腸胃恢復往常的運作,需要的可能就是一個平穩的轉換期,但是軍中沒有那麼長的一段時間讓你適應,所以就算只是個轉換點也可以接受。而我認為,這個轉換點就是懇親日。

吃了外界的食物,感覺腸胃也終於有了咕嚕咕嚕的聲音,跟它相處二十多年的我可以感覺得到,它終於回來工作了。對於腸胃的問題,我也有了一些認識。當你來到一個新環境時,腸胃會配合新環境而減緩它的運作,特別像是神經永遠保持緊繃的軍中。施加在身上的壓力,無論來自他人或自己,都有可能會讓它表現失常。這時候最簡單的解決方式,放輕鬆一點,吃吃平常習慣的食物或小點心,放鬆心情順其自然吧!(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