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6日

愛上文字的力量

Library - 2401


寢室的床舖上,躺著的是早上已經累到癱的同袍弟兄,大家想好好利用五十分鐘不到的時間來補充體力面對下午的挑戰。這個時間,很寶貴,因為午休時間不會有任何人吵你或要求你集合,如果真的如此還挺不人道的。而我,則拿著這禮拜則拿著被Loneliness書皮所包裝好的書籍;這回的書籍跟上回的絕對不同,因為這就是我看書的速度,一個禮拜一本剛剛好。

你問我為什麼可以在當兵後繼續維持這等的幽默感,我想原因就在於書籍幫我找到了離開軍中的道路。許多弟兄會帶著日記本和信紙進入軍中,想要紀錄這一幕幕單調重複的畫面,而內容除了累,可能就是更累。而我則覺得,在這裡雖然足夠讓我有時間思考過去沒想過的問題(反正枯燥的時間不嫌少),我仍然希望能夠繼續吸收新的想法來充實我自己。

文字,將我從內心那黑暗無光的房間當中推出,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每個人心中都有那麼一扇窗,而我們習慣視而不見,默許自己停滯在這個安全卻了無新意的禁閉室。

讀一本書有些人快有些人慢,當中的原因並非誰天賦一稟,重點應該在那本書的好看程度。每本書讀來並非都要有劇情高潮迭起,因為你這樣等於就是為難教科書,給予一個達不到的嚴苛標準。先假設你拿到的是一本好看的書籍(而非心靈勵志書,更非工具書),那麼我想你應該跟我一樣可以看到書裡頭的文字化成一幅幅畫面的模樣,主角的模樣與場景將會更加明顯而有趣,就像電影一般在你面前上演。你隨時可以用一張書籤來暫停畫面,等到下次再來繼續收看。

在書籍種類當中,我尤其偏愛小說。小說是個想像力匯集的世界,而當中更添加一些現實歷史的元素。當你為文字所傳達出來的內容而顫抖,這股害怕不為其他,而是你知道它就是事實。沒錯,事實讓小說更加虛幻,你寧可蒙蔽自己的大腦讓自己相信這只是虛構,這樣比較好,可以少面對一些事情。

在我閱讀偷書賊這本書時,我得以打開屬於我的那扇窗,從2008年的台灣飛越到1940年代的德國。我沒有穿越時空的能力(就算有我也不會說),而我的大腦卻像是見到小說中所敘述的那些畫面,一幕幕超真實的殘酷,就像我站在主述者的身旁,看著那些無法改變的故事繼續上演著。當有人從我那個年代呼喚我時,我帶著可憐的眼神回頭望了望,告訴他們我會回來的,我會陪著這個時代繼續前進著。儘管,未來已經給下定數。

我閱讀文字,從文字當中跳空時間與空間的拘束,跳離自我有限的思想進入更寬廣的領域。文字讓人得以用書寫的方式抒發個人的想法,也讓閱讀者得到另外一個暫時棲身的空間。小,就像是個戰火下頭的防空洞一般;大,也能像是另外窗戶外頭的蔚藍天空。感謝賦予我懂得文字的力量的老師與那群繼續用文字分享一切的人,他們讓我望見遼闊的景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