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8年8月31日

軍中生活簡述

剛開始來當兵的時候多少會感覺到一些不習慣,主要就是那種隨時會出現的集合命令與永遠看似不足的準備時間。而在軍中待了五個禮拜,我也逐漸了解其實時間是足夠的,就看我們是否願意用心壓縮那些發呆發愣的時間。有時軍方會舉辦一些活動,就會讓我們的生活由快速晉升到超快速;像是以提昇軍中士氣的國軍精神戰力週,原本安排一個禮拜看完的宣傳短片,在既定課程的壓力下硬是被擠壓到兩天的晚自習時間(7:00-9:00)給完成。原本這段時間是拿給大家作運動、盥洗或是在寢室發呆,而現在則是需要在半個小時之內讓超過六十人的弟兄完成盥洗動作並且集合完畢,最後也真的達成了。

話說在浴室

班長:可以的話就兩個人一起洗啊,這樣可以節省時間,當兵就這段時間啦

大家:(如果要我在男性自尊跟洗不乾淨中選一個,我寧可沖掉泡沫就出去)

班長:反正大家的東西都一樣,沒有人比對方少什麼東西吧,為什麼不一起洗呢

我:(如果忽略同性的比較過程,我可能會接受)


通常室內課程都是在餐廳當中舉行,平常吃飯時那些電視是拿來播放新聞或卡通之類,而正式課程時就是拿來統一播放錄影帶或是莒光日節目。坐在餐廳裡頭,有時候還可以聞到來自廚房當中傳來令人作噁的清洗味道,那是極度沸點產生出來的油煙味與成本壓力下不能多加的洗潔精所產生出來的味道,挺噁的。當電視播放節目時,會要求大家都轉頭面向電視機,跨坐在板凳上頭來確保你有看電視。但真的有人再看嗎,這點挺有趣的。

莒光日多半挺無趣,但是因為它安排在禮拜五的下午。明確一點描述,它的播放結束時間過後四十分鐘,我們就會拿著背包換上便服回家,因此大家多半打著哈欠帶著微笑看著電視中官方文宣的內容。我其實還滿喜歡裡頭宣傳的單元劇,裡頭的人多半會請到明星或是有經驗的老演員,所以演起來不會感覺對白生疏或者不自然,比起時下的偶像句來說算是質感不錯的戲劇小品。儘管如此,當你轉頭看看大家時,其實大家都會拿著自己所攜帶進來的書籍開始看,有些人看英文報告有人些則看小說,對於時間的運用其實大家都有自己一套哲學。

我習慣每個禮拜回家時,攜帶兩本書籍到軍中去看。之前攜帶的就是挑一本之前看完但有點想回味的書籍帶過去,另外挑一本新書當作這週閱讀的新讀物。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人會說,「你在軍中被操成這樣,你哪有力氣看書,睡覺都來不及了。」而事實上,我還真的有體力和性志趣翻開每一頁,閱讀那些文字所形成的一景一幕,這是我在單調重複的固定生活中的額外興趣。像是傷心咖啡店之歌,就是上週帶過去的書籍,在每天中午撥出二十分鐘時間還有偶爾看電視的時候翻呀翻,還真的拜讀完這部小說。或許這是因為連上的生活並沒有對我們太嚴格操練的緣故,但就算真是如此,我還是會保留固定的體力來讓我維持這點小興趣。讀書,是我僅次於電腦的快樂。

Aug 26, 2008 閱讀傷心咖啡店之歌

書,替我找到回家的路。

說是家,這說法倒也不那麼貼切,只能說我回到那熟悉的地方。

安靜,卻不失去熱鬧人聲。

孤立,但寂寞總不報到。

這是再親切不過的地方,而我優遊自得。


體能訓練班是為了像我這樣的人所設計,只要你無法拉上單槓一下,或是投手榴彈沒有到達二十五公尺標準的人,都會有這個體能訓練班。根據友人建宏的回報,他們率先開始的打靶射擊課程也有這種類似的補救課程,給那些打靶不準的人作為補強之用。如果你把軍中的訓練當成學校課程,那麼他們還有提供相當完善的補習班制度,全程免費,只是你唯一離開的方式就是你通過測試。

每天的早中晚吃飯前和晚自習的時間,我們都會被叫出去作體能訓練。畢竟這裡是大專兵,一群外強中乾的人為數不多,大概有五十人被列為體能加強的對象。但也有那些看似外型瘦弱,結果拉單槓時手臂上那緊繃的肌肉與不願謙虛的青筋一一冒出,那個模樣會讓你認命跑去體能訓練班,邊走你還邊會念著,見鬼了。在這個訓練班之下,我的體力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同學們會互相誇讚對方的身材似乎有些改變。的確,那些太瘦或太胖的人都會回到自己應該有的標準體位,這是軍中均衡飲食與運動的結果。而在這邊練習,我感覺相當有趣,雖然每次練習完都會猛抱怨,但人生有幾回可以跟著這麼一大群人一起作運動呢?邊運動邊聊天,還可以互相鼓勵跟讚嘆某人終於可以往上拉幾下單槓,這樣的生活真的還滿不錯的。


這週的課城市完成單兵戰鬥訓練,也就是練習在戰場上面遇到任何狀況該做什麼處置。其實就是念念標準的作業準則,然後在地上做出動作。這種練習的辛苦之處在於,你的迷彩服是放到長袖,而成功嶺上頭的天氣則永遠是這麼陽光普照,所以結束的時候你的迷彩服早就濕成一片,更別談黏上衣袖上拍不掉的黃色沙土。而匍匐前進和反覆的臥倒動作,更是讓我們的手肘和膝蓋上頭多了幾塊黑青。有遠見和聽從別人建議的同學會早早買好護肘與護膝,而我們這些肉身上場的人則被稱之為真男人,不過這群真男人在趴到地上的時候無不暗自對自己說,出去一定要買個護具。

當午休的時間結束,我闔上已經看超過一半的小說,伸伸懶腰拿起掛在床頭多了土黃色圖案的迷彩服,稍微用手摸摸聞聞。嗯,看起來裡頭應該乾了,就穿上去吧!話說不管你有沒有在午間跑去沖一次澡,也不論你午休時如何努力休息,當你穿上那件迷彩服的時候,那股疲勞悶熱的感覺立刻又會讓你回到早上趴在火熱的地上,被尖銳的石頭刮出不太嚴重卻很痛的傷痕那種狀態。

呼!又要上場了,好好加油吧。

2008年8月17日

軍中生活

今年度的預官新兵訓練安排是在成功嶺上,而預士則被安排在嘉義大坑、台南還有些不知名的地方。

既然要去當兵,我想應該不要對自己太刻薄,要好好慰勞自己一下。反正都是要搭車到台中,為什麼我不搭個高鐵過去呢?我挑選了一班早上八點九分的高鐵列車從板橋通往高鐵台中站,因為是直達車所以中徒不會停靠在其他的車站,大概四十分鐘就可以到。在車上我開始抄錄了些同學的電話,有多久的時間人沒有用紙本來紀錄電話了呢?因為進入軍中就會被班長沒收手機保管,還是先抄一下到時候可以打電話跟人訴苦。

預官普遍學歷是台清交政這四個學校的碩士,有一些則是博士生,所以相對輔仁大學畢業的學士就顯得學歷低而年輕。由於我到達軍中的時間最早,大約是整個連上第三個去排隊領取軍用品的人,就在我換裝成運動服之後,連行李都來不及收拾就被叫下去出公差,教導大家如何填寫新兵資料。當兵的前幾天是適應期,讓你習慣軍中比較快速的生活節奏和不怎樣的生活品質,所以這段時間你能做的就是填寫一些繁瑣的基本資料然後學著如何把衣服穿整齊之類的。網友對於這種生活的評論相當正確,「當你讀完了大學、研究所、博士班,結果又回到小學重讀一次。」你的所有權利幾乎被收回,做什麼事情都需要徵球同意,畢竟這不是你熟悉的環境,更糟糕的是這裡不是外頭的世界。

早上大約五點半鐘會要求起床開始進行內務打掃跟盥洗,大約十五分鐘之後會喊集合口令,所以你的動作要快。第一天睡在軍中根本沒有睡好,我幾乎每個小時會爬起來看個手錶,然後等待何時可以爬起來。在軍中,不是你想起來就起來。從就寢之後到早上宣告五點半之前,除非你是負責搬器材或是打飯班,不然你都要在寢室裡面待命。如果你打算起來,那還得跟在外頭守夜的安全官報備。由於時間緊迫,所以多半的人會五點就先爬起來,然後開始折蚊帳、棉被,然後換好衣服準備好盥洗用具準備出來放風。不會真有人睡到五點半,除了忙到凌晨的班長們之外會躺在床上趕緊補眠,其他人普遍都會早起作準備。

早上的晨間運動的就是暖身操、仰臥起坐跟三千公尺。仰臥起坐每個禮拜都會增加一些,但我的體力永遠只能讓我支撐到十下,而這禮拜要求的三十五下則在用雙手撐在那邊而結束。雖然軍中要求體能,但是視情況會允許你不用太勉強。對於營長來說,能夠讓這群非軍校出身的預官安安全全整梯結業,那就是最好的狀況。至於體能還有那些專業要求,如果能夠做到那就最後,做不到也只能說你盡力了。

在軍中吃飯就是一班一班帶過去餐廳,然後由一員(軍中的人數單位)喊口令,「第一班,一路進餐廳,起步走。(到達餐桌)舉板凳,好,就座,坐下。」前頭的口令動作在五天過後被路過的營長看到,說為了加快用餐的速度,這些可以省去,為此班長還被批得滿頭包。而軍中用完餐之後,是兩兩比肩回到連上的集合地去洗餐盤,打飯班會準備三個以上的塑膠大水槽,分別是讓你把盤子過水、淋上泡末水還有最後的清水桶來沖洗盤子。這種洗碗方式的乾淨程度,僅次於路邊攤的洗碗方式。碗筷是自己保留,而餐盤洗完之後會送回餐廳等待下一餐來使用。你永遠沒辦法確定你會不會吃到自己洗的餐盤,但大部分的人都會衷心期盼別人洗得比自己乾淨,真的。

軍中的課程跟學校上課一樣,上午三節、下午三節,中間還有附上外掃區打掃還有午休時間。上課分成室內課跟室外課,服裝則分成甲種服裝、乙種服裝。甲種服裝包括了穿迷彩服、綁S腰帶、攜帶武器之類。腰帶可以分成綁在褲子上的腰帶還有S腰帶,S腰帶是屬於土黃色的粗皮帶,上頭有多數的金屬圓孔,你可以在上頭綁在上課的準則講義、水壺還有板凳,幾乎你認為該拿在手上的都可以綁在上頭。每堂課程都會有休息時間,十分鐘到二十分鐘不等,班長可以按照需要來調整休息時間。

因為害怕有學員會昏倒,所以軍中發下了一張飲水紀錄卡。每個人都要去買一罐1750cc的礦泉水,然後綁上水壺背帶(這回兒變成跟幼稚園生一樣),戶外課喝水500cc、室內課喝水300cc,還有一些起床、運動之後應該的建議喝水量,總共一天至少有4000cc,最多可以到達5650cc,但每個人對於飲水的需求並不一樣,一天能喝到3000cc就算是不錯,所以紀錄卡也只是填給偶爾來軍中督導的長官看的而已。

你可能每喝完一瓶礦泉水就去買一瓶吧!這當中有兩個不可能,第一個你沒有那麼多閒錢、另外一個就是新兵不可以在沒有班長的帶領下獨自前往福利社。所以軍中會提供RO逆滲透的水來提供你裝。跟你熟悉的RO水有點差異的地方在,通常你會看到一個高科技金屬質感的飲水機,然後按一下會跑出清徹無比還有殺菌過後的天然好水,喝下去你會大喊一聲人生不過如此之類的。我第一次看到RO水的出水口,我整個人傻在那頭。那是三個長得跟洗手台水龍頭沒分別的水龍頭,簡稱就是水龍頭。上頭沒有任何明顯的標示,你沒辦法確認他是RO水,除了那些拿著寶特瓶去裝水的弟兄還有似乎跟洗手台水龍頭是兩條不同的管線可以讓你分辨那應該是可以飲用的水,不然大部分的時候RO水下方的水溝潺潺的流水聲都會讓你認為自己沒找到正確的加水口。

高中讀男校有個好處,就是你已經習慣男生相處在一起時的模樣。大家午睡的時候因為天氣太熱,所以會把上衣汗衫給脫掉,有些則會只穿著一件四角褲就睡著。整間寢室的味道,大概就是五十多件穿了兩天沒洗,汗水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迷彩服所散發出來的酸臭味。經過電風扇吹過之後,除了味道比較淡了之外,味道只有更加地「有深度」。

在國片當中常常可以看到大家在大澡堂洗戰鬥澡的畫面,這點可能因為設備改建而慢慢減少,但成功嶺上頭的確還有。我們的寢室比較老舊,一樓的大樓還是屬於大澡堂,而我們則是像公共游泳池的那種淋浴間。有次二樓因為馬達故障沒有辦法打出水時,我們就跑去一樓借浴室來洗。進入大澡堂每個人當然就是全身赤裸,我原先還在腦中模擬我該把目光放在哪裡之類的,我的衣服又該如何遮掩才能洗得有隱私。後來發現這些都是多慮,你進去之後大家都是面對大澡堂,除了一些洗好澡的人是正面面對你,不然大家都不會直接看到對方的全裸畫面。當然將心比心,每個人洗澡都是拿了臉盆就趕緊舀水來洗,只想趕緊把身上的泡沫給沖乾淨離開,沒有人會花費心思去欣賞別人的身材順便看看誰是雄壯威武的那種人,感覺其實大家一起洗澡也沒有太多的不便或什麼,就是訓練自己的平常心吧!

晚間時段通常為七點到九點這段時間,除了盥洗、擦槍之外,幾乎沒有太多的事情要作,這就是你的自由時間。通常我們洗完澡會擦個鞋子之類的,有時也會有班長進來要求作個調查或者出公差之類。體能較差如我者,可能會在洗澡之前被叫去作個體能訓練之類的活動,舉舉啞鈴拉拉單槓之類,等待你渾身是汗的時候再回來。也因為班上多半都是讀書人,晚上空閒時間大家就是拿來看書。多半的人是在看由家長帶來的英文報紙和雜誌來練習英文,他們通常都有打算出國,所以想來趕快把役期服完好出國安心唸書作研究。而我呢?我通常會帶本自己最喜歡的書籍,讓我在各種狀況下都能讀得下去的書籍。但因為擔任本班的班頭(一班的第一員),我通常必須去負責作班長交代下來的調查,自己的時間其實也少得可憐些,但我總是能撥出時間休息。

當預官跟當一般兵差不多,同樣都是要經過新訓然後接受專科訓練最後才分派到各個部門。但跟一般兵不太一樣的一點,甚至也跟預士不一樣的一點。我們受訓的時間大約為兩個月,預士則為五個禮拜,也因此我們放假的方式也不同。我們是每週都有週休二日,也就是每個禮拜都可以回家一趟。其他的兵則是挑選一個日期,然後放比較長的假期來休,但休的次數相對比較少。這樣的放假方式可以讓我每個禮拜能都回家,吃吃自己喜歡的東西,過著和平常沒有兩樣的生活,偶爾處理一些小事情之類的。

放假回家其實對荷包很傷,原因可能出在我都是坐高鐵通勤。我對於通風不良還有劇烈搖晃的車子會暈車,所以我多半都是騎乘單車通勤或者就是乾脆不出遠門。而新訓放假也不能留在營區,你一定要回家,既然是個難得的假期又是不想浪費時間在通勤的上頭,不如就來坐個高鐵吧!當預官的新訓薪水只有七千八;搭高鐵因為每次回來都是星期五,所以搭車選自由座最低也要六百,一個月來回下來也要四千八。算算,時間是無價的,為了我的身體還有時間,就當新訓沒有賺錢就好吧!

在軍中因為生活比較累了些,雖然大家都會有看書寫日記的習慣,我卻怎樣也寫不下手。我很久前就養成用電腦打文章的習慣,拿起筆來則會整個思路堵塞住,因此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想法硬生生記在腦子裡,回來再跟大家分享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