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日

左眼受傷

泉四連拍

照片沒翻轉過,所以會左右相反


原因起於兩天前感覺左眼不太舒服,感覺眼睛裡面好像有沙子跑進去一樣,只是這個不舒服的狀況一直沒有解除,所以跑去附近的小診所看眼科醫生。

醫生一看到我的情形,檢查個半天都沒有什麼結果,只說了一句:「你的案例比較特別」。這一句話應該不是什麼好事情,這可能代表的是你的症狀超乎他的能力範圍,而不是代表你擁有的是上天祝福的雙眼之類。總而言之,最後得到的結果就是,我的眼睛裡面沒有任何髒東西,不像過去的空氣污染造成的雙眼過敏。


「你需要到大醫院去檢查一下」

「阿?(不安)」

「因為你可能是因為長了疱疹的緣故?」

「喔!(疑惑,這是性病的一種嗎?)」


「我們這邊沒有藥,你要去大醫院才能拿到。」

「我了解了。」

「我幫你轉診到馬偕醫院」

「板橋亞東不行嗎?」

「也可以,不過馬偕比較好」

「了解」


「我不開給你藥沒關係吧!」

「恩(你不是沒有藥可以給我嗎XD)」

「因為大醫院才有藥,隨便開給你不好」

「我了解(你說了第二遍了吧)」


反正一大早就跑去馬偕醫院,眼科從九點開始看起,門診外頭出現一堆看起來體弱多病的人。他的叫號方式比較特別,我原本以為樓下的掛號台會把排隊看病順序傳上去,但似乎是以投遞病歷表的順序為準。正確也是普遍的插隊方式就是把病歷表交給診間的小姐,因為我是轉診的關係,幾乎一投遞進去就可以進去看,早知道我就不用在外頭老實苦苦等了。

除了基本的視力檢測外,醫生就跟我閒哈拉了兩句,問問我現在還有沒有讀書。然後把我交給一旁的實習醫生去作眼睛敏感度測試,就是拿著一根類似螢光棒的細絲戳一下眼球表面,看看你的感覺是否靈敏;聽到的結果是一切正常,這一點我還滿驕傲的。

因為不是眼睛病變的緣故,醫生就幫我去作眼球染色,拿出名叫「佛羅斯」或是「佛斯樂」的眼藥水搭配染色試紙一樣的東西,在眼球刷阿刷。診間還為了我一人而關上電燈接近一分鐘,讓我備受禮遇。

「你之前有沒有揉眼睛?」

「有啊~」

「你揉得太大力,結果把左眼球下方給弄破皮。你讀什麼系的」

「經濟」

「那你大概電腦用得很兇吧」

「呵呵(苦笑),幾乎十二小時吧!」

所以我目前就是被包住紗布,讓左眼好好休息二十四小時,然後塗塗藥膏讓眼睛恢復正常。這一次真的被泉媽料中,說我電腦打太多。雖然我覺得這樣不公平,每次眼睛有問題就說是打電腦打太久,偶爾就被碰對這麼一次八成會被唸得更久了。

好吧,雖然光靠右眼打字沒什麼問題,不過一隻眼睛被遮住竟然會讓我好想睡。也許眼睛用得太多,為了長久的寫部落格生涯,還是好好休息吧!



後記:

去醫院讓我有個感觸,跟其他病人相較起來,我真的是很健康的人。有些人的病歷表後到大約五、六工分有,而我的則是薄薄一層。有些人走進去醫院就是一輩子走不出來,而我則能進去一小時就跑出來繼續過我的快樂生活,相較起來真的幸福很多。


今天去看醫生

一個媽媽帶著女兒和兒子來看

女兒坐在我這邊的椅子

母:你還看不到嗎?

女:(點頭)

母:你死定了,一輩子都看不到了

我:(驚)

母:你也一樣(指著兒子),再看電視嘛!你也一樣


雖然我講得好像眼睛只要休息就能恢復,但誰知道幾十年之後我的身體狀況是否允許我繼續這樣揮霍,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所以如果你是電腦成癮者,那就好好照顧自己的靈魂之窗吧,哪天壞了要送修也沒得修,畢竟這不是單純的VGA接頭的問題:P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