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生,更生

  • 0
陳總統對些犯行並非重大的受刑人進行大赦,給予他們新的社會地位,稱為「更生人」。字義上可以知道希望他們能夠將過去拋下,開啟自己嶄新的人生。

只是,就算自己有意改變,但塑造他們過去人格特質的社會並沒有改變,豈能祈求他們會與過去的自己有截然不同。離開受困多時的鐵牢,回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社會,對更生人來說是新的機會也是新的挑戰。監獄是一種囚禁也是一種保護,困住那顆不拘於社會法規的心,卻可保護他們不受到外界的誘惑而更加墮落。突然之間,這層保護的玻璃罩被掀開,新鮮的空氣過了不久也就沒有那麼新鮮,取而代之的是過去將自己拉下罪惡泥沼的力量又再度環繞全身。有些人受不了改變,最後將自己的生命交回管束,只是回到的是閻羅王的手上。

面對部份更生人的犯案,這種預料當中的事情似乎滿足大家的「期望」,有點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看著事情的發展。從第一天有第一位更生人吸毒暴斃,我想大家恐怕在舉手叫好,認為這是活該。直到昨日台大的謝副教授被打死,一命換一命的可怕想法突然冒上心頭。若以基於法律的立法原則,不可因為少數人而犧牲大多數人的權益;那我也該用比較利益的原則來請教陳總統:「這個打死人的更生人豈比一個副教授更有活下去的價值?」

一個更生人要付出的代價絕對不是刑期可以衡量,但卻在一個人的一個決定當中而草草了解。今天死的是一個煙毒犯或副教授,就生命的價值來說都是無法衡量,根本不是國賠就可以補償。與其談如何賠償,倒不如好好想想這些生命為何會犧牲;再去好好想想如果沒有大赦的話,這些犯人又會如何?這時候你可能會發現有個人作了很錯誤的事情,他當初大概也不知道會發生這些事情,沒有人會在知道這種結果後還會做出相同的決定。

很痛心也很消極的說法就是「不希望再看到同樣的事情發生」,一個矯情干譽的大赦已經被歐陽脩批評過,但似乎後人就是沒有記憶,所以才會堅持要作同樣的事情吧!真的很討厭看到一個影響重大的決定,看起來卻像是某個紀念日的超值大放送一般,如此廉價的感情不要也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