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或是

  • 0
這麼久以來,你都一直待在那個角落,你不發一語讓我感覺到生氣。

並非真的希望你能夠說出讓我感到高興的話,也不會要求你能夠處處挑出我話語的缺陷;只希望你能夠告訴我下一步可以怎麼走,繼續走下去可能會遇到甚麼危險,又可能讓生命有多轉機。只是這些都不是你的,你所擁有的是沉默,而我對你所能回應也是如此的。

我試著引起你注意,故意在周圍大肆喧鬧,製造出沒有你也能很開心的假象。我似乎成功讓你多看了我一眼,我就知道這個方法會成功,黑暗處的蠍子也有走向光的渴望。但你的那一眼,就如同那致命的蜇,先是讓我感到一陣由背脊而來的寒冷,接著是完全不同的血液流速,讓我害怕起來。

你就是如此可惡,根本不打算讓我靠近你。當我以為彼此都陌生時,你的眼神永遠告訴我一個事實,「你以為這樣有甚麼改變嗎?」為甚麼知道最多的永遠是你,而我卻得認命等待你的下一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