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7年3月28日

天阿!四個版本的Ayumi



在精選集 A Best 2 推出了四個版本,不同於我們國內的換湯不換藥,這幾種還真的是差別定價。


以顏色區分,可分為黑白兩色,兩種顏色都收錄 濱崎 步小姐的不同選取。以「內容物」來分,又可以分為CD only與CD+DVD,當然DVD收錄過去所拍攝過的MV。

今天我才看了step You的MV,感覺還真是超現實主義, 濱崎步扮演成展示櫃的微縮模特兒,讓人看了真是相當心動。(小泉危險貌)

不過這也讓我想到,張韶涵的幾支MV似乎也是用同樣的方式,也都是採用超現實的拍攝手法。不過拍攝的細心度,我覺得步姐的MV還是比較具有感染力,讓人印象深刻。




不過你可能會好奇,要如何分辨CD的內容物呢?讓Ayumi的表情告訴你:

斜眼:唉,只買得起CD嗎?真是可憐

正眼:唷,懂得買DVD嗎?挺有錢的喔!

2007年3月25日

Othello


有一件事情是我覺得非開PC不可的,就是要玩黑白棋。

對我來說,撲克牌太困難了,圍棋又需要去理解規則,因此我偷懶地玩黑白棋。從國中時候在哈電族第三代(黑色機),開始隨便擺棋子,玩了兩個月才弄懂。後來又開始在(同學的)快譯通上不斷挑戰紀錄,根據同學的說法,班上有太多人玩那台機器,結果前三名的紀錄都是64吃子。

Windows的遊樂場讓我有機會上網去玩,初級的人比較以吃子為重、中級的人以佈局為目標、而專家級的人以控制對方的節奏為主。我只能玩到中級吧,因為我很難看出對方到底在想些甚麼。


最近在Google上找到由Yudayu所寫的黑白棋遊戲 Othello,是一套Universal的軟體,在Mac上也可以玩到我朝思暮想的黑白棋。這幾天都在拼命玩這套遊戲,不斷地修改自己的棋路。但是遊戲畢竟都有一個極限,他們是追尋一個固定的模式,只是我們對於那套規則並不熟悉,造成我們對機器產生了莫名的佩服。不過,當作磨練自己的下棋模式也是不錯的選擇。

2007年3月16日

傳說逆光的MV

姊:孫燕姿不是被地陪威脅,還是有拍完MV喔?

我:如果你看完MV的話,還可以看到地陪拿著槍從遠方走過來....

有甚麼仇阿!

八大戲劇台新的戲劇<朱蒙>,其中有一個人物名叫


金蛙....金蛙...




天阿!是多麼大的仇恨,才讓一個父親替自己孩子取這種難聽的名字



父親:「我就叫你金蛙吧!」

金蛙:「我跟你有甚麼仇阿!」

複製想法

這不是科幻小說的情節,這是我對網路的期望。

面對遲早有一天會回歸大地的軀體,我覺得最可惜的不是對財富與感情的執著,而是,不捨放棄經年累月所累積下來的想法。也許我的想法稱不上傑出或可洞見觀瞻,卻是證明自己存在的證明。

我所寫的文字,構築的畫面,都是希望能夠留下自己的足跡。不是走給其他人看,所以我不用昂首闊步,也不必多優雅的向前。希望未來,當我逐漸對事物失去熱情,限於其他泥沼時,我可以撿到漂流自過去的記憶浮木。

2007年3月14日

聽誰在唱歌

婦女新知基金會提出了所謂的「聽A罩杯在唱歌」,主要是希望改變對女性的價值觀。聽飛碟電台的討論,男女聽眾的想法很顯然有很大的差異。


男生:「我們絕不挑剔」(翻譯:如果能夠大一點會更好)

女生:「希望還可以更好」(翻譯:你如果敢說我平,我一定當場翻臉)



常聽人家說:「好羨慕那對老夫婦,能夠結婚數十年如一日,哪像現代人,不時鬧離婚」

那是因為當時電視不普及,所以只能聽應別人說說哪個女藝人美若天仙。

等到黑白電視出來的時候,看看那個只有陰影深淺的女人,還不如隔壁的黃臉婆。

等到彩色電視出來的時候,這時後悔想要外遇也實在來不及,沒魚蝦也好。

終於到了網路成功普及時,老人家邊動滑鼠,看著年少時不敢奢求的夢想,留著雙淚痕。


在資訊散播快速的狀況下,要能夠擺脫社會的價值觀,實在不太容易。男性不是傻子,儘管他們不常到菜市場,也知道貨比三家不吃虧,因此外遇不斷。女性不是聖人,看到美好的事物也會想要擁有,所以整形事業永遠興盛。

關於高雄中正文化中心

文化局長:「為了考慮各個族群的感受,銅像不會熔鑄成藝術品。」


也許有些人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我來說明一下。


話說,2007/3/13,高雄市議會通過拆除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的蔣公銅像。想當然爾,有「中正」二字必當「正名」,所以改名為「高雄市立文化中心」


提供一個資訊:全台灣最大的蔣公銅像是在哪裡呢?滴答滴答...鈴!就是這裡,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的蔣公銅像高達8公尺(話說,紀念堂的只有6.3m)。當初組合時是分成八塊組合,拆除時抑是如此(大卸八塊就是這個由來吧!)

原本計畫將這個銅像熔化,不過根據局長的一席話而改變了用途(可惜,最近銅價挺高)。不過局長又講出了一個不該說的事實,就是台灣沒有所謂的族群融合,至少現在還在分立。


根據某政黨的決策綱領:「一切交給民主機制去解決。」

亞當斯密也講過類似的話:「市場有隻看不見的手。」

我的同學對此評論說:「屁啦!」


沒錯,統計學教授說過什麼話:「老師說話,你有沒有在聽?沒有嘛!」


我們把鏡頭交給民眾作評斷,看看這些與蔣公銅像長年相處的歐巴桑有什麼深入見解:

歐巴桑甲:拆掉也好,反正就是死人的東西

歐巴桑乙:拆掉神祖牌(蔣公銅像)嗎?沒關係啦,反正從日治時期開始就這樣
(聽起來還真逆來順受。)

新聞主播:我們可以從民眾的口中,聽到有許多的不捨。

我:(噴飯)這在說瞎話嗎?

2007年3月2日

孩子,去當官吧

蘇貞昌:「將中正紀念堂的圍牆拆掉,一想到那個視野,就感覺心情暢快!」

九十六年度,政府行政效率積極運作的一年。2月6日,國防部部長李傑說出:「誰執政聽誰的」的驚人之語後,迅速地將先總統 蔣公的銅像撤離軍方。2月11日,中華郵政突然想要改名為台灣郵政,短短兩天之內馬上正名成功,可稱得上是行政效率最快的官方持股(交通部)的民營組織。前線陸續傳回捷報,教育部長杜正勝也不惶多讓,馬上提出對於成績水準較低的20%學校,提供課後輔導;並且預計十二年國教在民國九十八年實施。


「未來明星高中將變成菁英高中。」 -- 教育部 2007/ 3/ 1
「根本沒有菁英高中職一詞。」-- 教育部 2007/ 3/2


想起當年建中校長吳武雄不顧台下學生興致缺缺的反應, 一人在講台上大談憂建中轉型為社區高中的問題,表示已經積極力挽狂瀾挽救這個未來。2007年的3月2日,我得到兩個結論:一、吳武雄還挺有遠見;二、在杜正勝的超凡邏輯前,最後也只剩下一張嘴。

Q. 明星高中變成社區高中的好處是...?

Ans.
  • 教育普及化,恩。
  • 貧窮的人也可以上明星高中,恩。
  • 切開蘋果卻發現裡面是橘子,啥?

「一流的學生,二流的師資,三流的設備。」,是建中不變的真理,但是開放社區學校之後,學生不再優秀(至少優劣百分比會變動),年長的老師趕緊辦退休(好處是,說不定有漂亮年輕的新女老師)。我先請問一個問題,如果有機會進明星高中,家長願不願意去搬到附近的學區,但貧窮的人搬得進去嗎?大家一窩風衝進中正區,造成房價大漲,連學費都負擔不起的家庭又豈能搬家。

為甚麼會有聯考?就是因為每個人的智慧不同,因此用考試制度來篩選,達到選賢與能;最好的例子就是證照制度與全民英檢。如今篩選標準不再,說是這樣才會公平,那麼為甚麼不把證照制度拿掉,有甚麼權利要求學生都要通過全民英檢。在書本面前,沒有人有高低之分。卻在教育部的政策之下,讓書本有了優劣,讓富裕與貧窮的階級變得更難跨越。


「未來舉行公聽會時,我們會表達自己的意見。」-- 周韞維 ,北一女校長(94學年度接任)

聽到這句話,我不禁笑了出來。因為在歷史課本應不應該保留南京大屠殺與中國歷史部份,與去年文言文佔國文課本的比例方面,從來不缺少專業的教授。再次提出,「在杜正勝的超凡邏輯前」,所有的專業意見都會消音,更何況只是幾個教育部底下的機關。



有人說在建造之前,必須要破壞。問題是,為甚麼我看到的都只有破壞的部份,卻沒有看到成果。無論是蘇貞昌、杜正勝、李傑,他們講的話是否正確,可能都要用時間去証明。可惜我們在之前的建構式數學當中,就見到了甚麼是證明之後的結果。在九年一貫的制度底下,教育部長使用了一貫的教材。教材與老師的教學經驗出現衝突時,最好的方式就是將那部份的教材刪除。由於建構式數學不適用台灣,出現了一群算術白痴。為了讓大家不要發現這群果人的存在,所以把公正的測定機器,「聯考」,給拆除了。

老一輩勸我們多讀書,要有能力去明辨是非。為甚麼當我可以看到是非之時,才注意到那些滿嘴仁義道德、正義公平的傢伙,其實根本都在說謊呢?新聞的熱度不過幾天,到時候大家又會忘記。圍牆拆了又如何、考不考試又如何,只要今日講出口,只要等到輿論平息後又可以順利執行。我們不可以人廢言,因為杜正勝也有不錯的想法,像是幫助弱勢族群。只是他的過錯根本無法用將功贖罪來彌補。

這幾年我發現一點,就是每個人的身份都是一種加權,而不是依照個人才智加權。根本沒有人管你會作多少事,你的能力又是如何,是否公平正義。人們都喜歡攀榮附貴,自然就會聽你的。未來真想改變社會,我們還是立定一個目標給孩子,就是叫他們去當官。不然他們的聲音將會淹沒在無能者的支持者底下,永遠聽不到聲音。

2007年3月1日

Duty of 228 in Taiwan

當始終追求同一目標的一系列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的行為表明政府企圖把人民至於專制暴政之下時,人民就有權也有義務去推翻這樣的政府,並為其未來的安全提供新的保障。

...when a long train of abuses and usurpations, pursuing invariably the same Object evinces a design to reduce them under absolute Despotism, it is their right, it is their duty, to throw off such Government, and to provide new Guards for their future security.
---The Declaration of Indenpendence


二二八事件發生至今已經六十年,每次的紀念日都不斷地提醒我們這個歷史的傷痛。台灣的兩個黨派也不斷進行「澄清事實」與「加深印象」的動作,家屬的涕淚是他們共通的證據。昨日,一名政治評論家以著台語的口音訴說當年的情況,提醒各位觀眾不要忘記二二八的教訓。

甚麼是二二八的教訓?

我見到的回答幾乎都是不要重複這個悲劇,一群可悲的人。不管是歷史學家、政治人物、受難者家屬,大家都在做同一件事,就是尋找自己最有價值的時刻。企圖否認過去,想要提起過去,想要轉賣悲劇,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利益作最大考量。回頭想想,整個事件帶給我們最大的影響,不是背後付出的代價有多少。縱使是一人,也有反省之處,不會因為千倍的代價就換來深刻的省思。我留下我的答案,你去思考你的。

「任何一個政府,如果一昧為所欲為。在傷及到他所立誓保護的對象時,就應該有人出面阻止。」


子貢曰:“有美玉于斯,問韞櫝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 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I have a pure jade, should treasure in a box or sell it when worth." said Zi Gong, one of Confucius' student.

Confucius think for a while and answer the question. " Selling Out! Selling Out! Just like me, I'll go to working when the job comes, no matter what it is."

這句話是最不像孔子的一段敘述,正如同二二八的相關人表現出來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