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場詞

  • 0
「你從南海路來嗎?」高統老師這樣問。

許多人跟小泉熟識後會這樣問的,今天老師也問到這個問題,讓我想起福爾摩斯當中也有類似的構句(「你從阿富汗來嗎?」)

在考試兩科敗北之後,聽到老師這樣問,心裡的感覺相當複雜。主要在於,高中的背景在大學依舊會擔在肩膀上。

「為甚麼不穿班服上學呢?」我這樣問高中同學。同學的理由讓我印象深刻。

「如果考試考得好,那穿班服是種榮譽;但考不好,那將很不榮譽。」

大學,我們跟所有的學長與學弟,繼續為了證明自己與保護學校的名聲。過去是自己不懂事,經過了三年,也該長大了吧!只是討厭自己無所謂的態度,希望可以從現在開始改變。

「那就繼續努力,重新回到南海路吧!」我笑說怎麼可以回去讀高中,心裡卻很明白的告訴自己,未來不可能有休息的時候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