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4日

相信誰

我剛剛稍微瀏覽了一些關於馬英九以及其愛犬為名之部落格,因緣際會之下觀看幾個影片,多半適用諷刺的態度來評論馬英九。

事實上,如果大家還記得馬英九父親過世的那段時間,記者作的特別報導。當時我才知道,原來馬英九的父親是以非常嚴格的管理來教育馬英九,有點類似以前的儒生一般。如果用一個比較簡單的說法,我會說那是一個書香門第的家族。

我並不會說陳總統的家中沒有同樣的環境可以灌輸,但是一個灌輸三四十年的自我高標準,這是絕對沒有人能夠否認的。現在的家庭有多少人能夠塑造可以供小孩學習的模樣,又有多少小孩能夠以自我審視的心來管理自己。如果這兩個問題,得到都是只有少數人,那我就相信這個人。

世界上不會有所有人都喜歡的人,如果有這種人,那這種人才叫做可怕。在我們可以規範住自己時,才會真正看到更多問題,就是不一定所有人都跟你相同,因此才會出現質疑人或是辱罵別人的事情發生,但我們有豈能強求別人應該嚴以律己呢?

我之前有提過,一位國文老師說過:「儘管他們聽不進去,但不說不行,因為他們會更容易走歪。」也許在我的想法被眾人了解前,我還是需要寫許多文章,說許多話才能讓大家了解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