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2日

台灣人,麻煩有點公德心

台灣人有些罹患一些後天疾病,耳聾盲眼

相信我,這是真的


話說上次跑去大安森林公園觀看布蘭詩歌

現場正在表演

主辦單位:為了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大家不要攝影拍照

某個老兄:(手機)喀擦(手機拍照攝影中)

我:天阿!你們是聽不懂國語嗎?

最常的狀況是在電影院吧

精心設計的廣告:請觀眾將手機鈴聲關閉

就算這麼講,電影上映到一半,總會出現兩種狀況

一、毫不在意型

某甲:(鈴鈴)「喂,我在看電影啦,真是的,幹麼這時候打電話來」

我:天阿!你們是聽...(以下省略)


二、裝作無辜型


(鈴鈴)連續響了三十秒

(安靜)

(鈴鈴)又連續響了三十秒

(安靜)

重複以上步驟,直到你想開罵為止

直到電影結束,就聽到有個人很無辜的抱怨

某乙:「他幹麼沒事一直打電話來,就是不想接他的電話阿」

我:小姐!你是聽不懂...(以下省略)


另外一些人,可以說是瞎子,或者說是先知

我分不清楚這兩種人有何差別,可能在於看不看你都可以說瞎話

有人說,這些人很難得遇到,但我發現,只要騎上腳踏車

你就會特別容易看得見,而且會讓你印象深刻


輔大正門的紅綠燈口,號稱肇事率最高

前頭雖然有派出所,但是警察總是在事情處理差不多的時候才出現

出現的時間巧合到讓你感覺上帝剛剛在打盹


紅綠燈介紹一下,這裡的路口是一種T字路口

直向是輔大出口,橫向是有分隔島兩條的單向車道

由於捷運施工,所以任何輔大出來的車子,都必須乖乖等上兩分鐘

大約一分半鐘,眼前由左向右的車道進入紅燈

這時最遠的由右至左的車道可以進行左轉,進入輔大停車場

所以等到兩旁的紅綠燈都紅燈時,才是我們的時間


由於長期騎腳踏車,雖然屬於機慢車當中的慢車

但能夠生存下來,有賴於天生的直覺

當有車子意圖不軌時(例如,紅燈不煞車),潛意識會停下來

果不然,已經輪到輔大直線通行時,這時候就看到有機車往這邊來


天阿!她沒看到紅燈嗎?沒看到我們在直行嗎?

第一個答案:有看到;第二個答案:有與沒有

因為,汽機車已經先行離開,只剩下腳踏車還在準備啟動

此時不闖,更待何時,於是就從我面前毫不煞車的橫向衝去

那位騎士(歐巴桑),騎過去時,臉上帶著一抹微笑


所以當我聽到有人說機車或汽車能夠開得多快時,我心中總是不以為意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自己認為的無心之過,可以造成別人痛苦一輩子

大部份的人都還太年輕不能了解,因此要時間來告訴他們

可惜等到他們見到痛苦時,他們已經決口不提這件事情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