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0日

本日的月亮是玉兔搗藥

mabbit
本日的月亮是玉兔搗藥


和同學跑到泰山高中旁的辭修公園烤肉,通往公園的路程是兩段式階台,每階台各三個階層,每個階層約二十格階梯的道路,共一百二十階(我不想再去驗證這數字,如果你有再去的話,幫我數數看,感激。)

買的肉似乎太多了,錚兄避而舉頭望月,察覺異狀,大喊一聲:「玉兔搗藥耶!」

沒錯,今天的月亮多了幾些斑點,而樣貌便像一隻兔子正在杵著木樁搗藥;身旁無人有帶相機,就算有帶也非能完整紀錄這個畫面。

我細細觀看,心想,當年說出玉兔搗藥的人,是否也跟我們一樣看到如此的畫面。就算是,他大概也不會有相機可以證明自己的見聞。

正如我,至今也二十年足以,方一回見此景,更何況是他人。下次再見到這個畫面,身旁的人又會是誰,這點不禁讓我有點感觸。古往今來,有誰能與時間共存,忘國家之衰亡,遺親友之凋零,持杯與月共享此時此景。

雖然我不會是這個時代的代表,卻有幸與月娘更進一杯,若有古人也同我一般,那我也等同有幸與他們共席,忘時代之隔閡,再進一杯吧!

沒有留言: